[新安江随笔] /原创游记散文

作者/沙誠俊子

(序文:黄山归来,未了烟霞之癖,闻此地不远歙县新城,东临吴越,北望西宏,控三乡而括五镇,慕歙砚徽墨之名,为骚人墨客韵酬雅聚之地,千年古镇,文风昌盛,可临江摆渡观古坝之宏伟,赏三江之迤逦。

时惟三月,细雨徽州,顿生摇曳之情,韶华已过,心怀惆怅,放飞心灵,惟烟雨江南眷顾我心。只要山水有情,天涯又何遥。) 

三月徽州,烟雨迷蒙,好似梨花入春的少女掩面含羞,虽然没见春日清丽的明媚,却多了一丝朦朦胧胧欲说还休的韵味。站在江岭雾霭层峦的山巅深呼吸,那味道是潮湿的,新鲜的,对于北方来客更是久违的,西部风大,把曲调撕扯得很长,让人听得喘不过气,而夜间听来,就更添几分凄清了。借一方宝地,大力吸入肺部,多储存些。这样的空气吸多了,脉搏加快,大量唾液涌出,身体逐渐变的透明。洗涤所有郁结于心间的浮躁、孤独、倦怠……

春日里赶上连绵的细雨,看来那浓浓的绿是怎么也化不开了,滴翠的河水镶着绿色的神晕,尽管自顾自恋的散淡侵染,云雾绕山缠水醉倒踏访的游人。

一川清幽,满江画境。精华所在,当属新安江的十里山水画廊,徽派文化与自然风光及徽州古村落的自然融合,柔情、古朴、烟火气一味地飘渺开来,演绎着什么叫峰回路转,缥缥欲仙。

江南也是最让人握不住心旌,一梦醒来,我怕一脚悬空,掉进了小桥流水人家。

轻手轻脚的来了,趁你还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你的面前,你何以把自己躲藏在烟雾之中,顺着仙雾仙踪,寻找的眼神一步一步向思想的远方渗透,跌跌撞撞迷失在山水长卷里,尽情的享受在清山绿水,春雨如酥,白雾缠绵之中。


新安江源于徽州休宁境内,东入浙西与兰江汇合,转身东北汇入钱塘大潮。江水流入富阳境内叫富春江,流入萧山的闻家堰,又叫钱塘江,绝妙处在于水分三河,河梨一湾,弯如弦月、月藏清渠。而这一江三名,又各有千秋,"水入新安清,富春山居静,二水汇钱塘,三江烟雨梦"。

新安江是古徽商的黄金通道,是连接苏、杭、杨这些“天堂”之地的纽带,古时无数徽州商甲就是从歙县渔梁古埠码头起航,通过这条江直下苏杭,创下徽商三百年不倒的传奇基业。

劳顿一路,终于到了昔日繁华的古渡码头。这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确是很美,都如宣纸上淡淡洇出的墨迹,渲染着明清的怀旧及静雅,留得原貌奉故知。可能是周围的色彩太过明亮,似乎让人把本质的渔梁淡化了。或许对于这样一个古朴的地方真的不需要太多的色彩,也不需要太多的喧嚣,她可能更适合安静和水的清韵。

当你走进渔梁古街,就有一种沉淀淀的感觉“厚重”。她的文化底蕴确实太浓,浓厚得让我有些怯退,生怕自己知识肤浅欣赏不了渔梁的内韵。

相比于繁闹的西子, 渔梁多了一份静谧,走在少有行人的巷子里,每一寸都是清新脱俗的静好风光。虽离县城只有咫尺之远,但它始终不愿趋势于那些时尚的潮流,它执着地不施粉黛,木板青砖古朴依旧,尽管看上去多有几分风尘倦意,但它的水墨本色终究是保存下来了。

在这样一个诗意的季节来渔梁,生活里许多的不平与浮躁便会顿时消失在老街的静逸里,当你穿行于渔梁古镇时你就是这幅水墨长卷里最美的点缀。

落日,独往湖心一亭,听船鸣雨落,观江水苍茫,赏玩着自已的渺小寂寞,其痴若此。

放缓脚步,心也就可以静下来了,身处喧嚣尘世,不如改变心境,多一些闲情,不流俗,方不负此生。拥有一种心境,在激荡的人生中,找寻生命的闲情。美景浩瀚,空山寂寂,寻找幽境,也是寻找心中的一方净土,亦可多一些闲情,能讲究,也能将就。

漫漫欣赏被誉为“东南都江堰”的水利工程,它无愧为“国宝”称号。

随时欣赏沿途的风景,说到底,学会欣赏是一个人善于发现,丰满内心的前提。让思想和灵魂清醒独行,身体在物质的世界里穿行,心灵需要在思想的世界里高蹈。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生活方式,就像身边新安江水一样,谈不上大江河的涛澜之势,却都有自己向前的走向。

青山绿水旁是散落在人间千年的村落,静静的有些炊烟,两岸田垅上那绿、那黄,水嫩的让人垂涎欲滴,满山遍野生长的油菜花,毫无管束,阵阵花香随风而入沁人心脾,花能开成这样,倒觉得奢侈。

看着日出日落的开阖,月盈月亏的更替,经历了太多人聚人散的必然,古渡虽奢华已尽,但有种繁华落尽后的清爽,它由激越走向安详,由绚丽归于平淡。落日的余晖,依旧把新安江上的点点船只和岸边悠然自得的村民,点缀的别有一番风韵。

山水依旧,世事无常,古渡一如怀春少女,期待着你的爱恋。

一路走来,幸好你没有早一步,我不曾晚一时,恰恰在江南,三月不期而遇,一见便倾心、一见便钟情!.

晨起,这个古老村落弥散着挥之不去的茶茗馨香。有浣纱女子走过石桥下到溪边,隐入柳岸桃花中,流水间隐约传来细碎而又委婉的笑语。

三月的徽州婉约、清丽。熬过了冬日的沉闷,终于期待到了与春天的约定。

小船从歙县深渡码头出发,江面蒙蒙的落着细雨,淡淡的如丝如烟,涤尘荡肺。

船行走在江面像飘摇在山水画卷中,若隐若现。江水深黛而明澈,近岸浅波、荇草摇曳、桃花流水,这一湾的江水吸纳了多少两岸的幽谷兰露。

春游新安江,阴雨并没有因为我的执著而一点点退去。虽不是江南"入梅"的季节,却恰逢连绵细雨,也许这就是我的幸运,江南细雨本身就很诗意,而如此诗意的雨落在渔梁,落到新安江上就更有韵味了。那滴答滴答的雨声,不仅是乐曲,更是一种寻觅。

人在生命的旅程中也应该建立一种效法自然,顺其自然的生活哲学,估计很多人和我一样,有一颗隐居的心,却有一副贪恋尘世的皮囊,说到底还是俗物,也许是我们双脚粘着太多、太沉重的泥土,终究还是无法轻盈,无法空灵。

以最本真的姿态恣意舒展,在阡陌之间,自在洒脱,生活随性,随缘。



站在小船的甲板上,放下雨伞在雨中放肆一回,感受、细味,或喜或忧,一任雨疾雨疏。温润的细雨换醒我童年沉睡的记忆,过往就如清流倒影中的风景,清晰而又恍惚。两岸青山在缓缓地向后退去,像留不住的时光,留不住的梦,心不由自主靠近,飘然忘我,与谪仙同醉,和苏子共游。

江南三月,雨中行船最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坐船不像坐车,感觉是不一样的,汽车是赶路工具,赶路赶得人要麻木,对世界的移动变化没有知觉,船给人的感觉是漫长的,它的功能不仅在于赶路,还在于向人类提供一种视野,这种视野像是缓缓地展开一个个卷轴。坐船适合观看与沉思。当然,雨雾行船也有落寞,这未必就是伤怀之事,只身单影,无牵无挂,天地皆为我纵横,在春风春雨里,放纵自己的思想,驰骋天地之每一个角落。

眼中有雨,心中有情、雨中有景。缥缈的雾悠悠地浮在眼前,蒙蒙的有些醉意,全然没有"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稍不留神就醉入唐诗宋词里。把心放静腾出一角的空地,伫进山光水色的明媚与恬然,洗净一路的风尘疲惫。

船行半程,雾尽云开,突然眼前惊诧,两岸群山连绵,毓林繁茂、霞光潋滟,可谓山无俗态、水无媚音,山点着水、水绕着山,云飘着情、雾掩着月。记得白居易有首忆江南的词:“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到底是古代饱学儒雅之士,言语平实,分寸得体,不伤和气。我看江南,只能看出些琐屑意思,这就显出了我的小家子气,奈何不得的。 两岸依山势而建的白墙黛瓦村居,构思精巧、自然得体、雕镂精湛,或在山下错落有致的排列,或悬挂山间,给人已仙居的感觉,徽派建筑之秀美,婉约入画。一遛层层绽放的田梗,一方小桥流水的烟雨江南,羁伴住我心灵的脚步,也缠绵着我爱意的眷恋! 我的惊讶远远没有中止,千姿百态的画面继续出现在我眼前,目力所及的景物,都被涂上一层淡淡的雨雾,像天堂里的倒影。

沿岸山川青翠,虽无大的气势,但有层次。金黄色的油菜花在山岭之上一幕幕的蔓延,轻盈的铺展在篮天白云之下,它映衬着白墙灰瓦,陪伴着碧波游船。满怀心绪,久藏的落寞一下子得到了舒展。

三月的新安江,让你置身于灵秀中,或宁静,或喧嚣,或尺幅玲珑、或无远弗届。水从流飘荡,山从无东西,沿途茶烟袅袅、山市嚣然,心中的江南,总是一幅常读常新的水墨。只有被小船撕开的山与水的倒影,留在了烟波深处,留在了多情江南的水墨画卷中。

远方出现一艘小船,行进在山峦逶迤、岛屿隐现、青碧如烟,水天一色里。左摇右荡,不多时,已经在烟波里消隐得无影无踪,一切可以追溯的踪迹尽被波涛抚平,从你的眼睛里、心头上、身体里向无垠处延展,恍若感觉已无自我。

万般柔情涌动的诱惑,盈满了烟雨江南的风流。曾一度让我恍惚,是船在水中行,还是水在画中流。

我是江南遗落在塞北的游子,故乡成了他乡,那一抹浅浅的思念,一直挂在心头不曾忘却。 问春夏秋冬我巳不再是归人,只是江南家乡的过客,一世的乡愁,只能是拣尽所有情愫装入行裹,让这份缠绵装满我生命之树的每一个枝桠。

新安江承载过多少文骚商甲的风流,又送走了多少黄山的茶叶,徽州的纸墨,我一笔淡墨,又何以解妳一世的风雨情愁!

看不尽的波光潋滟,读不完的山色空蒙,听不厌的水哗风吟,品不完的人生百味。也只能记住两岸青山的翠绿和一湾江水的清波,及缓缓流淌让人眷恋的時光!

流水如斯、沧桑若雲,挣脱一切羁绊,如果你的人生还想有梦,这是一個好的去处。

经过三个多小时航行,午时船至千岛湖,看远近错落之岛屿,谁又知千岛之数。比之承载过大汉湍流盛唐烟雨的新安江,千岛湖也太过年轻,几十度的春花秋月,它甚至还没到天命之年。然而,这并不妨碍它成为江南水墨中的神来之笔。新安江流淌到千岛湖,不是一段美丽的终结,而是新的开始。

经历了沿途的美丽,上了千岛湖最先看到的是飘浮的红丝巾和一把把生锈的铁锁,它像千千只手,在撷取你的信仰。把自已的生命意义投射其上,收获取安宁?看到这两眼已经淡淡的,许多时候期待中的结果往往还不如经历,它能让你久久的回味,在心里慢慢的拉动。

徜徉于春天的画卷, 云卷云舒已是天外之事,落花流水亦成擦身而失的过客,此间,或观山望水、闻鸟鸣自在,或问茶读人、沐禅音清幽。那份惬意,已是近乎洒脱人生的极致了,成为挥不去的记忆。

趁夜色阑珊,炒几个小菜,烫一壶老酒,听一曲评弹,醉在这吴音黏腻里,故事就在渐渐清晰的往事中慢慢流淌开来,酒入微醺,感情直欲涨破纸面,终于明白,江南于我,有着怎样的魂牵梦绕,一种烙印、一份记忆、一些牵挂,都在这个雨夜里随风而入我的故事中。

也许,我想的太多了,不会在江南老去,只是来看看江南。其实选择一个人,选择一方地域,就等于选择了一种文化,选择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故乡是一床温柔的羽被,能将伤痕累累的心房,轻轻地包裹起来,直到它在暗夜勾连好断裂,跳动如初。年少种下的相思,伴我相醉流年。

遗憾的是,走马观花式的参观,无法精见它的内韵和写意,更无法寻找山水气息的来路和轨迹,日后,也不知有无机缘再来细读?到那时,但若不开发,我们生活中原本存在的诗情画意就不会变成利益集团圈售的商品。清风明月不用钱买,这是何等自然的生活,可是在注重GDP的时代,这反而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我庆幸我的故乡,还有一方纯净的山水。

江南的梦即真切又遥远,一次次扣响老式的门环,那殷切地探望,只为寻回失落的亲情,了却一个关于童年老家遥远的记忆罢了。时间的荒涯,搁浅了谁的絮语?日子的涟漪,泼乱了谁的心弦?可谓"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可这份情愫在夕阳下又能洗出多大的一方新绿!

走笔至此,我努力把一个个干瘪的文字排成队,也不过是读了新安江文化的一个"腰封"。新安江的水到底有多深,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感叹:小小一湾清波,无限江山!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清风执笔,细雨泼墨,我的烟雨江南梦,又要在笔尖驻留,绽放……

一生恋山水,无梦到徽州,这一湾多情的新安江水,是可读的!


(全文完)

2018年3月15日初稿写于歙县深渡镇

图:网络。

(注:西宏;即西地、宏村。三江;即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

(欢迎转发、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