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德克萨斯:Big Bend 国家公园

2019.03.11 阅读 3979

自从1872年Yellow Stone NP成为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国家公园,迄今美国国家公园已达61座,其中加利福尼亚州有9座,独占鳌头,甚至超越原始而广袤的阿拉斯加。德克萨斯作为大州只有2座,不能说是鲜为人熟知,只因地处偏远游客不多,既使2017年迎来破纪录的45万人次,比起第一名大烟山Great Smoky Mountains NP的1100万,和大峡谷Grand Canyon NP的600万,是微乎其微了。德州的另一个国家公园Guadalupe Mountains NP,更加边远,去的人更少。不过对于环保来说,游客少倒是好事。

Santa Elena Canyon的Bluebonnet(州花)

【公园简史与地理位置】


这块1848年美墨战争之前无人问津的3242平方公里荒地,1933年成为德州州立公园,二年后升级为国家公园,目前是美国面积最大的国家公园之一。源于科罗拉多的Rio Grande河在流经新墨西哥州后,接近下游时突然来了个90度的大转弯,这一段的美墨边境便是以蜿蜒的Rio Grande为分界线。不过,写这篇游记时我决定不把“Big Bend”译成什么“大弯曲”,还是英文原文听起来响亮而有气势,何况从国内特意来此一游的人凤毛菱角。

Big Bend取名于Rio Grande河的90度大弯道
美国和墨西哥以Rio Grande河为界(下端蓝线)

Big Bend NP座落在德州西南与墨西哥交界处的荒漠Chihuahuan Desert,最近的机场是El Paso, 也得5个多小时,距离Austin是6个多小时,还算可行。但是从休欺顿过去将近10小时,以至于说来惭愧,我这还是第一次去。有朋友说德州真大,开十个小时还是德州。我查了一下州的直线距离:从东到西773英里,从南到北801英里,所以单向穿越的话15小时也开不成,若是在欧洲就是路经好几个国家了。所不同的是一路除了平展展的农田还是农田,往西进入荒漠后,大概上帝怕人迷路才突然开恩,用鬼斧神功打造出高低错落的Chisos Mountains(奇瑟斯山脉)。

Chisos Mountains
Mule Ears
Volcanic ash 火山灰

【徒步天堂】


Chisos Mountains(奇瑟斯山)是Big Bend NP的心脏,这是美国大陆最南端的山脉,也是美国唯一完整座落在国家公园内的山脉,主峰Emory Peak高7825英尺,你也许小看这2385米,但它至少证明咱们德州并非一马平川。从州地图来看,这一西南尖角当年若是划分给几乎正方形版块的新墨西哥州,德州就连一个国家公园都没有了。

Trails map 徒步路线

这里是徒步天堂hikers’ paradise, 有着150多英里的trail走道。欧洲许多国家为冬季滑雪而建的索道,使其他季节的高山景观成为游客的一步之遥。然而Big Bend NP最美的景色只有徒步才能看到。从Rio Grande河附近1800英尺的低坡到7832英尺的Emory Peak,高地不一,长短各异,可以走几小时,也有的需要几天,还有个别几处可行轮椅,可谓老少皆宜。女儿来这里徏步过多次,这次带我来熟门熟路。她的下一个目标是12迈行程的South Rim via Pinnacle Trail,据说最难爬的部分是流纹岩的Pinnacle Pass (7100 feet), 但那里无限风光!途中有primitive campsite可以过夜(没有厕所和水源),所以得背上吃的睡的, 十几个小时至少分二天。

【西南:Santa Elena Canyon


根据人类考古,大约1.35亿年前,这一带都在海水底下,大约1亿年前海岸线退到后来的墨西哥湾,留下海产尤其贝壳类的化石,也留下石灰石层的地貌。经酸雨侵蚀的石壁在表层上产生了氧化铁,即我们现在看到的铁锈色。


Santa Elena Canyon与墨西哥接壤,深受年轻人喜爱的划船canoe或漂流raft需二三天时间才能完成20英里的水上行程。水位低时划船容易漂流难,因为raft易搁浅。水位高时漂流相对容易,但划船得有非常好的技术。

难以用照片拍出Santa Elena Canton的壮阔
我在Santa Elena Canyon Trail入口
女儿峡谷起舞

Santa Elena Canyon Trail来回只有1.7英里,短而耐看,但多处狭窄只能单行,若是旺季得一大早去免得等。两侧的巨大石壁使我联想起锡安国家公园的溯溪Zion Narrows,进入峡谷走道后,我发现里面却有着犹他州所没有的植被,品种之丰富令人惊讶。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大片的芦苇和竹子,沿着河道郁郁葱葱地延伸(下图)。稍往上则是荒漠景观,从石缝里探出的各种仙人掌比比皆是。河谷这一片红岩绿州对于曾经在犹他州住过十多年的我来说是莫大的安慰,当年搬到德州后有水没山的郁闷,现在想来只是距离而已,用脚去丈量的话大自然还是会给予丰厚的回报。

值得一提的是,从Santa Elena Canton附近的的FM170号公路往西,便是Big Bend Ranch State Park,这段公路也被称为Texas Mountain Trail, 是北美最美的风景线路之一。从Lajitas到Presido这段因为紧贴着河Rio Grande,也叫River Road。国家公园和州立公园的南边是墨西哥的Santa Elena Canyon Protected Area (圣埃伦娜峡谷保护区)。

从Sotol Vista眺望Santa Elena Canyon晚霞
(背景里的一小缺口就是之前徒步的峡谷)

【东南:Boquillas Canyon


Boquillas Canyon是Big Bend NP最长、也是最深的峡谷,河床深7000英尺,比大峡谷还深。从公园东面的Rio Grande Village也有走道去河边划船或漂流(见地图),Boquillas Canyon长33英里,可以分二到三天完成,夜宿河床营地,最后在Hearh Canyon收工。


持美国和加国护照的游客可以从公园这边摆渡去对岸的墨西哥村庄Boquillas,夏季周五到周一9am-6am,冬季周三到周日8am-5am可以通行,来回只需$5,水位低时甚至可以在Boquillas Crossing步行过边镜,如果在对岸过夜则必须在Port of entry入境时申请临时墨西哥签证。Big Bend NP公园这边的Rio Grande Village有很大的停车场,若去对岸一游的话车里不能留任何贵重物品。

从Rio Grande Village眺望对岸墨西哥

Boquillas Canyon和Santa Elena Canyon一东一西,相隔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还有一个Mariscal Canyon, 因为路难开而很少游客,从摄影角度来说也许那里还没有被拍滥,值得今后去探索一番,附近还有San Vicente Canyon和Hot Springs Canyon。


如果有四驱,可以从Boquillas Canyon上一条5迈的土路Old Ore Road去Ernst Tinaja, 然后徙步去峡谷看石层中的天然水井,来回才1.9迈(地图见下)。人多的话可以考虑在附近的Camp de Leon扎营(有熊不建议独行)。这个primitive campsite可容二车十人,但事先需申请许可permit。无论露宿与否,去之前最好问过Boquillas Canyon Visitor Center游客中心工作人员有关当天路况,以及你的车型是否可行。北面的Balacing Rock也是土路上去。我们这次没开四轮车,时间上也来不及,只好等下次机会了。

用“一衣带水”来形容美墨之间Rio Grande河道的狭窄颇为贴切,但若是比喻近无障碍,那就大错特错了。仅Big Bend NP与墨西哥就有118英哩的边界,因是以河为界,又称open border,不过绝对不能译成“开放边界”,实为开而不放。川普上台后坚持筑墙,“open”即将成为历史。由于总统与国会在这一点上相持不下,从2018年12月22日至2019年的1月25日,美国政府有史以来最长的35天闭门造成至少11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其间Big Bend虽然大门仍然畅开,连门票也免了,但是包括厕所在内的设施全部关闭,垃圾无人处理。当我在这之后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来到这里,已经看不出什么后遗症,惟有Rio Grande仍躺在那里静静流淌。

【沙漠野花】

Big Bend NP共有1200种植物。此行我是冲着州花去的,今年雨水多,Bluebonnet在二月底、三月初已经盛开(上图)。德州南方夏天很热,春天是最美的季节,野花盛开,但花季上与学校春假几乎同时,各个停车场以及路边本来就已经很少的车位更加难觅。

Torrey yucca
Ocotillo (尚未开花)

沙滩里最常见的是仙人掌,因为根浅,稍有雨水便可以耐旱。一些平时并不引人注目的小花往仙人掌那儿一站,便也仙了起来,刚柔相济,素艳相衬,地道的沙漠风光。

Prickly pear cactus

最惊艳的是一种叫Prickly pear cactus的刺梨仙人掌,也叫仙人掌梨,掌果甜美多汁,是困于沙漠者的救命植物。没花果时普通得没人会多看一眼,但到了早春却长出与尖刺大相径庭的花朵,从炽热的粉红到浓艳的桔红,激情四射,可谓不鸣则已, 一鸣惊人。

【Lost Mine Trail】


Lost Mine(7535ft) 是Chisos第二高,这条走道紧贴在Lost Mine Peak,难度适中(moderate),单程2.3英里,从5600英尺出发到山顶是6850,因而爬升只有1250英尺。如果基本不停,一般3小时可以来回,像我走走停停拍拍则需4个小时。拾阶而上,步步登高,最上面部分的走道迂迴呈之字形(switchbacks), 将难度大大降低,可谓峰回路转,几步一景。

真是个好天!阳光明媚,不冷不热。我们晨6点天亮前出发,在晨光中走了Santa Elena Canyon, 体验了与Zion不一样的溯溪,而下午登上这个Lost Mine后的360度景观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顶上奇石崚峋,底下峡谷深渊,可望而不可及的西南方更是蔚为壮观:Juniper Canyon横空绝壁,Casa Grande (7325ft) 异峰突起,二山间隙中,还隐约可见著名景点“窗”。沿途松柏苍翠,虽不如黄山松那么千姿百态,却以黄山所没有的红岩背景相得益彰。

有个笑话让我回想起来忍俊不禁:在山顶上我用手机拍了几个横幅的pano,兴奋地递给女儿看,video也是拍完了自己看后再给她看,她觉得不可思议,问我why? 她说这360度的实景明明摆在眼前,哪用得着看什么照片!呵呵,我已习惯从镜头里看世界,忘了正置身其间呢。

我想留在顶上拍日落,女儿说早被人家拍滥了,所以才3:30我们就开始往回撤。下山时为节省时间,也为行动方便,我听从她的建议把相机放入背包里,其实见到好的景色手机版也能凑合(见下)。不知不觉中,一天下来我居然走了22000多步。

下去比较轻松,一路聊天。女儿担心我今后会一个人来这里拍日出或日落,特别关照说,这一带是bear country有熊,既便有头灯也不能天黑时上山下山。有一天傍晚她遇上一对夫妇,说十分钟前见到一对黑熊母子,当时她很紧张,因为知道母熊出于保护会比往常更有攻击性。正出于这个原因,我们没有在顶上久留,因为下来得一个半小时。

【住宿及其他】


公园内的Chisos Mountains Lodge旺季很贵,在$220-270之间,看上去像motel, 完全不是想像中的黄石或优胜美地内的那种住宿。公园外的旅馆倒是有不少,路远却不便宜。这么暖和的地方完全可以露宿,但公园里的Chisos Basin和Rio Grande Village两大营地得提早半年预订。前者有60个位子,只有25个留给预订,其余先到先得,$14一晚。后者有100个。我们去的这个周末正好是春假的开始,由于没有事先订,周四晚上和周五在营地绕了几圈都没有空位。


结果我们找到外面一个叫Rancho Topanga的私人营地,出了公园后从170公路往西一小时,在Big Bend NP和Big Bend Ranch State Park之间, $10一人,设施齐全,有公共洗澡间,夫妻经营管理很到位。与Big Bend NP公园内RV、trailor和帐蓬挤一起的营地比,这里的环境宽松了许多。当然如果可能,还是应该就近在公园内驻扎,像Chisos Basin营地这样的近水楼台,摄影爱好者可以省去早晚的诸多不便。

此行匆匆,两天在路上,公园里只有两天,而且一阴一晴,以上多数照片是阳光明媚的周六拍的。那天抵达公园时云很厚,我忍不住说了一句:“可惜光不好”。也许女儿开长途累了,她立马抗议道:“请不要总是从你的摄影角度来评价大自然”(Please don’t always judge nature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your photography)。言之有理,不料过了一会儿她心软了,说心里可以这么想,就是别说出来扫兴。当然了,我也知道有些摄影行话是不能在家人面前说的,比如“这个地方不出片”之类的狂言。君不见,人的急功近利,对大自然来说是多么的不公平。

难得和女儿同帐共枕
(凌晨三点拍星空就算了吧)

这次和女儿同行收益非浅,她教我用眼睛去看,用心去欣赏,摄影不是第一,也不是唯一。于是我对自己说:不管你来还是不来,有光还是没光,大自然总是在那里。哪怕你拍了一张所谓的大片,大自然会说,还有比这光、这云更美的时候。


所以,在大自然面前,人应该永远谦卑。

© C. Mei 梅慈敏 版权所有 

【关于作者】 

梅慈敏,自由摄影师兼撰稿人,《中国国家旅遊杂志》特约作者。出生于中國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1985年赴美留学,1992年开始学习摄影。近年來聚焦世界各地人的传承故事和鸟的湿地故事,因为两者皆在日渐減少。 2018年3月《鹤之旅》摄影个展由美國休斯敦美术学院举办(2018 国际摄影双年展分会场)。著有《手工匠人》摄影故事专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