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岁月的窗,静静等春来,春,会拂开花香满襟,会携来明媚满怀。


春天,就在我们的心里,在我们的生活细节里。春天,就是一种拥有,一种对生活的审视和发现。春天,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花开,同时也要备份迎接苦雨腥风的骁勇。


——题记

再一次因消化道出血的父亲,终于安然无恙出院回了家。孩子的感冒也已痊愈,肺上彻底干净,于昨晚顺利返校。忙碌疲惫,沉重无奈的这一段心路历程,暂且告一段落。


难得的休假,久违的明媚阳光。奢侈的清闲时光里,轻轻开启尘封已久的音乐收藏夹,循环一曲曲心怡的纯音乐,心,随之袅袅生香,思绪,继而轻盈,柔旖,世界仿佛变得简单,旷阔,情怀如水般纯澈,愉悦。

悠扬的旋律声中,思绪不禁又回到了那个惊慌失措,忐忑不安的夜晚。轩周日晚因感冒带药返校,估摸着口服药在周四已经服完,于是下班忙碌完便匆匆去学校送药。


宁静的校园,走路都得小心翼翼,生怕脚步声影响了快要高考的孩子们。倒春寒里,细雨绵绵的夜,静静站在轩所在教室门外的走廊里等待下课。没有老师的自习课里,同学们依然很安静,各自埋头看书写作业,虽隔着一道门,但我还是依稀听到了轩偶尔咳嗽的声音,心里暗自揪心紧张着。


果然,下课铃声响后,从教室跑出来的轩说,上午跑操后就感觉气紧,也觉得有明显的哮踹声了。于是,赶紧带上轩去了学校对面的诊所,医生戴上听诊器细细听完,说轩肺上有杂音,要不输液要不就加上止踹的药。为了不耽误学习,只好停了之前的所有口服药,让医生重新开了药。

送轩返回学校,匆忙赶去父母家。多年来,父亲每晚都得注射胰岛素,看时间不早了,赶紧电话给老人家。父亲说,大哥已经帮他打了针,让我不急,路上慢点,注意安全。随后跟大哥通了电话,大哥说老爸老妈已经睡下,让我直接回家,别再去打扰父母休息。


忙碌了一天,意识中也想早些睡,头晚夜班的病人不断,确实熬人。本已上楼,心里总觉得不放心,于是索性返回爸妈家门口,轻轻开门后,却意外发现父亲坐在地上。那一刹那,惊慌失措中扶起父亲,得知父亲又出现黑血,而且头晕心紧。扶父亲坐在椅子上,赶紧通知了大哥和二哥。有了年前那次的大出血,父亲的这一次发病,我们三兄妹都相对要冷静理智得多。


大哥二哥协助医生将父亲抬上了担架,我们三兄妹随救护车迅速去了医院,留下孩子爸守着吃药后熟睡的母亲。一路上,急诊科医生不断询问了老爸的病史,并做了详细的记录。到了医院,大哥二哥将父亲送去了重症监护室,我匆忙中办理了入院手续后也飞奔进了ICU。

失血后的父亲脸色苍白,全身发冷。头两天才复查的血红蛋白数据从109陡然下降到了83,血小板也低到了12,其它各项指标都不断在下降。所幸父亲意识清醒,且入院后没有再出现明显出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精神奕奕,却不断安慰着自己的子女,说自己无碍,让各自回家休息。


为了让主治医生第一时间知晓父亲的所有病史,我不断在手机里找寻父亲之前的病历和检查报告,并和谢医生详细交流。当晚九点半入院,一直到夜里一点半,安顿好一切,我和大哥才忐忑不安的离开了医院。


回到爸妈的家,看到熟睡中毫无知觉的母亲,鼻头酸酸的,眼泪禁不住不断的滑下。母亲患病前,是一个多么精明聪慧的女人啊。如今,连枕边人夜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依然如婴儿般沉睡着。抑郁症的药物大多都是镇静催眠的,副作用便是大脑会慢慢萎缩。所以,这几年来,母亲的动作渐渐缓慢,意识逐渐模糊,翻年后,自理能力也渐渐丧失。

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一晚。凌晨五点醒来,微信里问了主治医生父亲是否平安?医生说八点交班后,让家属陪同病人一起做床旁CT和彩超及心电图。母亲在七点过就醒了,不能自理的母亲叫了一声父亲的名字,听见我回话才知道父亲又入院了。帮母亲穿衣服,洗漱,哄着她吃下早餐,再带她一起去医院看望父亲。


母亲走几步路便要摔倒,一只手举伞,一只手扶着她,原本几分钟的路程,我俩走了近二十分钟。到了ICU门口,母亲不停在门口张望,想要进去看看。值班医生认出了我,叫着我的名字,抬头一看,原来是曾经的同事。有了熟人,对于父亲的病情,便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


检查结束,对于父亲的病情,只要不再继续出血,便是最好的状态。想进一步检查,出现的风险不可想象,经过多当面考虑,以及我们三兄妹的综合意见,最终决定父亲进行保守治疗。

父亲每天输着止血的药物,由于不能进食,所以每天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着生命。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了五天,在各项指标平稳后,医生决定将父亲转入普通病房。为了更好的照顾母亲,大哥二哥将老家的姑姑接回家中。父亲转入普通病房后,我们三兄妹轮流在医院守护着,姑姑则全心陪伴着妈妈。


那段时间,我除了工作和守护老爸,夜里还要去学校接轩回家雾化。每天夜里一点左右入睡,清晨六点前起床,如陀螺一般周而复始,疲惫,沉重,心苦。严重的睡眠不足后,神经性皮炎越发厉害,给本就烦躁不安的心绪更添一抹愁。每到心情低谷,感觉快支撑不住时,我便会想起海伦的那句话:我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哭我没有鞋穿,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有人没有脚……


是啊,谁没经历过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大家不都好好的走过来了吗?相比那些境况比我更糟糕的人,我已经算幸福的了。至少,父亲母亲还在,每天能和父母说说话,一起吃吃饭,给老人家洗洗脚,安顿他们睡下,关门离开的那一瞬,心里是无比踏实,无比温暖,无比幸福的。


其实,春天就在我们的心里,在我们的生活细节里。春天,就是一种拥有,一种对生活的审视和发现。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春天,很多时候,春天就在我们的手中,只是我们没发觉没在意。

我心目中最美的春天,便是家的完整,父母的安康,亦如此刻,阳光暖暖的洒在窗外,父亲母亲安然的午休着,看着清晨晾在阳台上,此时在阳光下随风起舞的衣物,闻着一粥一蔬的琐碎平常香,心里,是丝丝的欣慰和明媚。


是的,我已经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仿佛看到了柳稍正有心绿发芽,仿佛听到了耳畔有溪水融冰的潺潺声。倚在岁月的窗前,静静的等春来,我相信,这沫春,会拂开花香满襟,会携来明媚满怀。春天来了,我看到的不仅仅是花开,同时也备份了迎接苦雨腥风的骁勇。


愿,这世间所有的波澜都能像春风化雨,月剪清影般干净温柔。若是不能,就让行行小字牵着心,一步步,靠近美好。让春天,在字里行间缓缓舒展,一缕缕的心绪,婉婉转转的情愫,绣一朵蓓蕾的光阴。

文字:莫非

配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