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的格林威治(Greenwich,又译格林尼治)天文台建于1675年。当时,英国的航海事业发展很快。为解决在海上测定经度的需要,英国当局决定在伦敦东南郊距市中心约20多千米,泰晤士河畔的皇家格林威治花园中建立天文台。1835年以后,格林威治天文台在杰出的天文学家埃里的领导下,得到扩充并更新了设备。他首创利用“子午环”测定格林威治平太阳时。该台成为当时世界上测时手段较先进的天文台。   

图一: “格林威治码头”。乘船前往英格兰大伦敦地区的古镇——格林威治。

上图二:沿格林威治公园里的一条林荫大道前往格林威治天文台。格林威治天文台位于格林威治公园的坡顶,周围是绿意盎然的大草坪,环境清幽。

  随着世界航海事业的发展,许多国家先后建立天文台来测定地方时。国际上为了协调时间的计量和确定地理经度,1884年在华盛顿召开国际经度会议。会议决定以通过当时格林尼治天文台埃里中星仪所在的经线,作为全球时间和经度计量的标准参考经线,称为0°经线或本初子午线。此后,不仅各国出版的地图以这条线作为地理经度的起点,而且也都以格林尼治天文台作为“世界时区”的起点,用格林尼治的计时仪器来校准时间。   

  

图左上角: 是英国皇家格林威治博物馆LG。

“ 欢迎来到皇家天文台子午线之家”

“可提供音频导游服务”。

图左:票子上已经包含了免费的音频导游。有七种语言。

图右:弗兰斯蒂德的房子。

约翰·佛兰斯蒂德 FRS(John Flamsteed,1646年8月19日-1719年12月31日)是一位英国天文学家,也是首任皇家天文学家。著名的佛兰斯蒂德命名法即是由约翰·佛兰斯蒂德所发明的;

天文学家皇家公寓八边形房间;

格林威治时间和经度。

图右下文提示你:没有食物和饮料。

(意即 :馆内不能吃食物和饮料)

请把你的童车放在童车公园里。

( 意即:童车不能 推进博物馆。)

现场有简约中文资料。内容不多。

“约翰·佛兰斯蒂德的房子”。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伦敦市已发展成为世界著名的工业城市。战后,格林威治地区人口剧增,工厂增加,空气污染日趋严重,尤其是夜间灯光的干扰,对星空观测极为不利。这样就迫使天文台于1948年迁往英国东南沿海的苏塞克斯郡的赫斯特蒙苏堡。这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观测条件好。迁到新址后的天文台仍叫英国皇家格林威治天文台。但是,现在的格林威治天文台并不在0°经线上,地球上的0°经线通过的仍是格林威治天文台旧址。 格林威治天文台旧址后来成为英国航海部和全国海洋博物馆天文站。里面陈列着早期使用的天文仪器,尤其是子午馆里镶嵌在地面上的铜线———0°经线,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参观者。到这里的游人都喜欢双脚跨在0°经线的两侧摄影留念,象征着自己同时脚踏东经和西经两种经度。   

  门口墙上镶嵌的时钟叫谢泼德门钟(Stepherd Gate Clock),1852年由查尔斯-谢泼德(Charles Shepherd)建造并安装于此。此钟是早期的电子钟范本,由主建筑内的一个主钟传送电子脉冲到这个钟,以控制它机械地运转。钟面是24小时制刻度盘,可能是第一个向公众展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的时钟


  人们首先会看到在天文台院子的大门旁边,有一座24小时不停走动的大钟镶嵌在砖墙上,这就是著名的牧羊人大钟(谢泼德门钟),它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最牛的大钟。

  房顶上的红球是天文学家约翰·庞德在1833年安装的报时球,在整年中的每一天都准时的在下午一点落下。据说是受牛顿红苹果启发。

这个信号球使泰晤士河上的水手能够在出海之前检查他们的计时器。

  格林威治天文台院子里保留着一条混凝土嵌着铜条的线,旁边的大理石上刻着醒目的大字“格林威治子午线”,表示地球在这里被分为东经和西经。本初子午线除了是格林威治标准时间制定的依据,同时也将地球划分成东西两半——东西半球的分割线。站在这里两只脚分别踏在本初子午线两侧,寓意同时踏在了地球的东和西。我站在世界著名的本初子午线上。

  感觉很是神奇。自小到大,“格林威治时间”、“子午线”如雷贯耳,考试时必背的“名词解释”。而几十年后的如今,子午线就在我的眼前,我脚踏东西两半球。真是感慨万千!

图中经度显示所在的城市从上到下依次是:

罗马——12度30分

伊斯坦布尔——28度57分

北京——116度25分

雅典——23度44分

汉城(首尔)—127度

东京——139度45分

德黑兰——51度26分

左边是铜条的“本初子午线”。即0°经线,通过英国格林尼治博物馆,又称“首子午线”或“零子午线”,是地球上计算经度的起算经线。

  我们的脚所在的是北京的经度。眼前,我还是有点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从小到大,在书本上,在课堂上,这个地方是那么的神圣,没有想到老年会来到这里。难以名状的心情。

  每位游客都在急切地寻找自己国家的经度,找到后就会开心地合影留念。

北京处于国际时区划分中的东八区,同格林威治时间(世界时)整整相差8小时(即北京时间=世界时+8小时),故命名为“北京时间”。本初子午线,即0°经线,通过英国格林尼治博物馆,又称“首子午线”或“零子午线”,是地球上计算经度的起算经线。

  皇家天文台的楼房虽然简朴,却见证了天文史上的许多重大发现,地球的本初子午线就位于此。1997年,天文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现在这里已经不再是天文台了,而是一个旅游景点。

  这个凌日圆是1851年定义新格林威治子午线的望远镜。1884年它成为。仍然是世界时区系统的基础。整个装置是由乔治·艾里设计的,他在34岁时成为第七个皇家天文学家。他从诺森伯兰一个贫穷的农家家庭成长为剑桥大学的最高学术职位,并赢得了数学天才的名声。

千分尺微显微镜。大约在1850年

这些显微镜是用来观察在通风的中天圆上刻下的度量衡。它们允许观测者读出望远镜指向的精确角度。Pointer-microscope P读取。6个大功率显微镜a - f的读数可以达到1/ 1000分之一分钟的精度。然后对这六个读数进行平均,以提高准确度。还有附加的安装点tor辅助,测试显微镜。

  从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小山坡上看格林威治公园,山下是绿意盎然的大草坪,环境十分清幽。

  站在格林威治天文台一个高处,可以看到“千禧巨蛋”醒目的白色圆顶,搭配着四周的钢骨支柱。

  坐落在泰晤士河畔的“千禧巨蛋”曾被誉为英国最成功的收费观光景点,也曾是英国“庆祝2000年”活动最高潮的地点。2001年,千禧巨蛋被《福布斯》杂志列为全球最丑陋建筑排行榜的首位。这座建筑仍然是伦敦的标志性建筑物,并成为许多重大事件的举办场所

在一个炮塔内的时钟。

  打开木门可以看到炮塔内的钟。

这是一个机械时钟,推动手在有照明的大角落拨号。满是灰尘的炮塔上的钟常常是高高耸立的,通风良好,在教堂或公共建筑上。大多数需要手工缠绕,一周一次,尽管这个是由电机自动缠绕。


当时,大型的天文测量设备。

影像资料:如何理解找到经度的理论。

    1950年皇家天文台迁往新址后,该天文台划归国家海洋博物馆,设有天文站、天文仪器馆等,主要供展览用。

地球仪。图中电子显示的是即时格林威治时间。

图右:卡罗琳·赫舍尔

这位发现了8颗彗星及星云的伟大天文学家出生在德国汉诺威。她的父亲是一位自学成才的音乐家,精心于对子女的文化和音乐教育,但卡罗琳却是个例外。卡罗琳表现出对学习的极大兴趣,她曾与父亲一起观察星座和天体。

由于家庭中有爱好天文学的传统,加之哥哥威廉成为英国乔治三世的宫廷天文学家,并自己制作了一架望远镜,通过它曾观测到天王星。作为哥哥的助手,卡罗琳经常帮他磨制和抛光镜面,并为这些观测做记录。

卡罗琳积累了丰富的数学和几何知识,甚至获得了国王颁发的作为天文学家助手的津贴。卡罗琳每晚都端坐在那架可以观测遥远天外星空的望远镜前。1786年8月的一个夜晚,卡罗琳独自观测到了第一颗彗星,在接下来的11年里她又陆续发现了7颗彗星。她的发现为后来天体学的研究提供了最可信赖的资料。1798年,卡罗琳将自己的所有发现制成弗拉姆斯蒂德星表呈交给英国皇家学会,并附上了一份《不列颠天图》中忽略的560颗星的目录以及该出版物的勘误表。

哥哥威廉去世后,卡罗琳又搬回到汉诺威继续研究,不久完成了2500个星云和许多星团的记录工作。

对英国天文事业做出贡献的名人画像。

图左上。埃德蒙·哈雷 ,1656年11月8日—1742年1月14日),出生于英国伦敦,英国天文学家、地理学家、数学家、气象学家和物理学家,曾任牛津大学几何学教授,第二任格林尼治天文台台长。他把牛顿定律应用到彗星运动上,并正确预言了那颗现被称为哈雷的彗星作回归运动的事实,他还发现了天狼星、南河三和大角这三颗星的自行,以及月球长期加速现象。

图右上纳撒尼尔·布利斯 Nathaniel Bliss (1700.11.28-1764.) 英国著名天文学家。他于1742年继任哈雷成为牛津大学的几何学教授,并任萨维尔讲座教授,同年当选为皇家学会会士。他在1762年至1764年期间,出任第四任英国皇家天文官。

图下左:约翰·佛兰斯蒂德 FRS(John Flamsteed,1646年8月19日-1719年12月31日)是一位英国天文学家,也是首任皇家天文学家。著名的佛兰斯蒂德命名法即是由约翰·佛兰斯蒂德所发明的。

图下中 : 英国天文学家詹姆斯·布拉德利

图下右: 皇家天文学家内维尔·马斯基林。马斯基林(Maskelyne,Nevil)英国天文学家。1732年10月6日生于伦敦;1811年2月9日卒于伦敦格林威治。 马斯基林出生于一个上层家庭,1754年毕业于剑桥大学,1755被委任为牧师。但是他擅长于数学和科学,1748年他观看了一次日食,这使他对天文学产生了永恒的兴趣。 当时需要有人带领一支远征队到圣赫勒拿去观测1761年的金星凌日,布雷德利推荐马斯基林去。观测金星凌日是测定金星距离---因而又可确定太阳系其它天体距离的一种方法,但是由于其它一些问题,这次凌日观测失败了。然而,马斯基林在那里研究了用观测月球来测定经度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与使用哈里森发明的时计的方法相匹敌。 哈里森赢得了政府提供的奖金就退场了,但是马斯基林却继续编制月球表和《航海历书》,它在死后一个多世纪内,依然是航海的得力助手。1765年,他继纳撤尼尔·布利斯(Nathanie Bliss)而受命为第五任皇家天文学家。 马斯基林是最先使时间测量精确到十分之一秒的人。



3、左下图 乔治·比德尔·艾里爵士,FRS(英文:SirGeorge Biddell Airy,1801年7月27日-1892年1月2日 ),英格兰数学家与天文学家,于1835年至1881年之间担任皇家天文学家(Astronomer Royal)。他许多的贡献包括在行星轨道、测量地球的平均密度、固体力学中二维问题的解题方法等研究,而且还包括在他担任皇家天文学家时,确立格林威治于本初子午线上的贡献。但他的声望被遭到指控所污蔑。其指控认为由于他的迟钝,英国失去发现海王星的先机。

右下图:弗兰克·沃森·戴森爵士Sir Frank Watson Dyson(1868 1938)英国天文学家,曾入剑桥大学学习数学,1889年从事重力研究,1894 年在格林威治天文台工作,1910 年任该台台长。1928--1932 年任第三届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主席。主要贡献有改进恒星照相定位方法。

上中图: 威廉·克里斯蒂 1881年——1911年皇家天文学家


皇家天文學家(Astronomer Royal)是英國一個高級職位,設置兩人。第一位皇家天文學家設置於1675年6月22日,第二位是1834年起的蘇格蘭皇家天文學家。

查理二世在1675年成立格林尼治天文台,並任命首位皇家天文學家約翰·佛蘭斯蒂德。直到1972年皇家天文學家都是格林尼治天文台台長。皇家天文學家每年可從英國皇室皇家事務官獲得100英鎊的津貼。現在皇家天文學家雖然不再是台長,但仍是高級榮譽職位,仍然可以對天文以及相關科學提供建議,並且有極高的聲望。

另外愛爾蘭獨立以前也曾有愛爾蘭皇家天文學家。

  展出的天文历史资料中有早期的天文望远镜、各国早期设计的时钟、地球仪、浑天仪(其中不少是当时中国的制品,和很多天象发现的经过(如哈雷慧星等)。

  院中的这个青铜雕塑是造型优美的海豚日晷,每十分钟一小格,半小时一大格。

  日晷,本义是指太阳的影子。现代的“日晷”指的是人类古代利用日影测得时刻的一种计时仪器,又称“日规”。其原理就是利用太阳的投影方向来测定并划分时刻,通常由晷针(表)和晷面(带刻度的表座)组成。利用日晷计时的方法是人类在天文计时领域的重大发明,这项发明被人类沿用达几千年之久。

青铜雕塑海豚日晷。

依据雕塑边上的说明大意是 太阳线的圭表,或称指针,是由海豚尾巴的尖部连接而成的。它的尾巴在表盘上投下了一个阴影,表盘上刻着代表时间的厚厚的弯曲线条。较薄的细线表示每小时间隔10分钟。

海豚日晷是由国家海事博物馆在1977年委托建造的,以纪念女王伊丽莎白11世的银禧。它于1978年6月5日由博物馆的伯克男爵夫人揭幕。在2009年6月在重新美化这个花园时搬到这里的,后为博物馆所有。

  博物馆大门外立着一尊詹姆斯·沃尔夫(James Wolfe)的雕像。很奇怪,詹姆斯·沃尔夫和格林威治天文台一点关系都没有。 

姆斯·沃尔夫(1727-1759年),18世纪中叶英国陆军名将。1759年,英国对加拿大的远征开始了。英军主力,目标直指法军军事指挥中心所在地--魁北克。陆军9200人,由詹姆斯·沃尔夫少将指挥。从7月开始,英法双方展开了3个月之久的拉锯战,称为亚伯拉罕平原会战(又称为魁北克之战)。就在英军获得全面胜利之时,沃尔夫却不幸被3颗子弹击中,摔落马下,随后气绝身亡。年仅32岁。名画《沃尔夫将军之死》,再现了他战死时的场面。这尊雕像1930年就矗立在此,詹姆斯从此始终面向旧皇家海军学院和格林威治码头,神情专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