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摄影原创:sinacowboy, mindy

背景音乐:我不想说那件事(I Dond’t Want to Talk About It),原唱:罗德·史都华(Rod Stewart)


2019年冬末重返西雅图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们从未在冬季造访。西雅图,阳光明媚的爱情之都,寒冷阴雨的断肠之乡。汤姆·汉克斯主演的电影《西雅图夜未眠》做了经典的诠释。


夜幕低垂,灯光璀璨。西雅图的生活节奏开始放慢。冬季寒风中仿佛听到萨克斯风管🎷优雅地吹奏《我不想说那件事》,情感在美丽夜空里流动。

「你的眼睛似乎一直在哭泣,

夜空的繁星对你来说并非虚无,

就像一面明镜。

我不想说那件事,有关你曾经让我心碎💔...」

华盛顿州的西雅图是通往太平洋西北地区、加拿大和阿拉斯加的门户,雄伟壮丽的雪山下是郁郁葱葱的雨林和崎岖的海岸线。世界上不乏巍峨的雪山和辽阔的大海,但两者同框则不多见。

人杰地灵,西雅图孕育了诸多的世界顶级企业。它是电商亚马逊、计算机巨擘微软、波音飞机、咖啡大王星巴克的故乡。西雅图是距离中国最近城市,每天多达六班的直达航班往返北京和上海。有人开玩笑,往返北京可在一天之内达成。西雅图也是历任中国领导人访美的首站。

2018年落成的亚马逊生态体验圈。由三个连体玻璃球组成,种植了来自全球400多个品种,合计4万多株植物。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将室温和湿度分别恒定在22摄氏度和60%。是将都市办公室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对工作场所重新思考的创新建筑。

西雅图的地标建筑Mark Seattle和哥伦比亚中心。

西雅图公共图书馆。

西雅图街头也能见到共享单车。

安妮皇后区(Queen Anne)的科瑞公园(Kerry Park)无疑是拍摄西雅图夜景的最佳地点。

日落之前一小时,光线变得柔和,人们在此占据有利位置,架设机器。

远眺西雅图港⚓️。

坐落在西雅图中心的著名的观光景点太空针(Space Needle)。这一建筑最初被用作1962年世界博览会的举办地。选在夜幕降临后登上飞碟形观景台,无边无际闪烁的城市灯火足以大开眼界。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人们屏住呼吸,不断按动快门。

蓝调时段,被璀璨灯光点亮的西雅图开始了又一个不眠夜。

选择入住Premiere的理由除了要善待已有一把年纪的我们,更为40层顶楼Penthouse的无敌景观所吸引。有时会为摄影的代价而纠结。

俗话说,站得高看得远。

在Penthouse的露台上俯览西雅图的夜景,赏心悦目。

与五彩缤纷的世界相比,或许生活在黑白分明的基调中让故事变得更简单。

Premiere底层有一家不错的日式料理。Mindy生日快乐。

美味的蓝鳍金枪鱼(Bluefin Tuna),绵滑的口感绝无夸张。

在Penthouse观看日出🌅同样惊心动魄。

星巴克咖啡的第一家门店是1971年开张的。不曾想,这家街头小店快速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咖啡品牌。如今,每15小时在世界某地就会有一家新的星巴克咖啡店诞生。

这座城市平均每1000人就有2.5个咖啡店,堪称美国之最。

难道他也陶醉在《我不想说那件事》的故事意境之中?

西雅图市区海滨公园。

太平洋沿岸的印第安人图腾往往将海兽作为崇拜象征。

俯瞰艾略特湾(Elliott Bay)海滨胜景的派克市场(Pike Place Market)是西雅图超过一个世纪的农夫市场。农民出售农产品、叫卖特产奶酪等食品、卖花人和鱼贩也出没其中。

鱼贩将客人选购的鲑鱼、大比目鱼等从空中准确地抛掷给包装工;事实上派克市场的“飞鱼”表演是最受欢迎的一道风景线。

北太平洋的珍宝蟹(Dungeness Crab)和阿拉斯加的长脚帝王蟹(King Crab)。

除了贩卖新鲜海产、肉类、水果、蔬菜、鲜花之外,还有许多手工艺品摊位和多家餐厅。

美国也有“心里美”萝卜。

今年是中国农历猪年,派克市场将这只猪精心装扮。

著名的“泡泡糖”巷子就在派克市场附近。老美认为将吃过的口香糖黏在墙上是一件很酷的事。

有时艺术与涂鸦只在一念之间。出于卫生考量,市政部门会定期用高压蒸汽清洗墙上的“作品”。不久之后,新的创意“作品”又诞生了。

西雅图市区最有特色的地方要算开拓者广场(Pioneer Square)了。这里是西雅图的发源地。100多年前,开拓者广场是最热闹的商业中心。大多数的建筑在1949年的地震中损毁,且街道不断加高后,部分店面沉入地下,多已荒废。幸好后人推动保留历史建筑,才得以重建之后成为观光景点。

1889年兴建的开拓者大厦(Pioneer Building)与印第安图腾如今成为经典画面。

开拓者广场有许多色彩鲜明的街头壁画。有些看似涂鸦,实则艺术家对政治、社会和人生的态度。

开拓者广场聚集了不少无家可归露宿街头的流浪者。有几条街道十分肮脏,流浪者会向行人乞讨。华盛顿州是全美国10个娱乐大麻合法化的州,所以吸食者肆无忌惮,空气中弥漫着吸食大麻的气味。与城市的繁华形成巨大的反差,让来自中国的游客感到困惑与不解。其实流浪者和毒品是美国的真实写照。

对于大多数摄友而言,没有比在阿尔基角(Alki Point)拍摄西雅图海滨夜景更惊心动魄了。阿尔基角与西雅图海滨隔海相望。如果在日落之前,你还无法赶到阿尔基角的轮渡码头,就不必大费周章了。

耳边再次响起那缠绵悱恻的歌词:

夜空的繁星对你来说并非虚无,

就像一面明镜。

西雅图无疑是中国人的最爱之一。除了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多元化的饮食文化也是原因之一。著名的鼎泰丰在这里一口气开了四家餐厅,供应味道鲜美的小笼汤包。

科瑞公园不只来了一次而是三次。当黎明破晓时分,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雄伟的瑞尼尔山国家公园(Mount Rainier National Park)。西雅图本地居民常说,“那山出来了”,意思是看到了城南160公里、海拔4392米、终年积雪的瑞尼尔山。对于天无三日晴的西雅图来说,看到瑞尼尔山多少需要一点运气。

看到奥林匹克山(Olympic Mountian)的日出也同样需要一点运气。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亮了西雅图南区的摩天楼。

奥林匹克半岛位于华盛顿州的西北边陲,隔普吉特湾(Puget Sound)与西雅图遥遥相望。坐落在半岛上的奥林匹克国家公园是美国西部最著名的国家公园之一。面积广袤辽阔,在半岛的正中央巍然耸立着奥林匹克山脉,60余座雪山绵延不绝,光芒耀眼。

奥林匹克国家公园中大多数的道路因厚厚的积雪会在冬季关闭。通往飓风岭(Hurricane Ridge)的路是仅在周末开放的道路之一。

飓风岭上的游客中心海拔1600米。在游客中心的后面观景台, 可以环看围绕四周的奥林匹克山脉。

趁着周末,许多年轻人带着宠物来这里滑雪游玩。

从奥林匹克国家公园返回西雅图的捷径是搭乘轮渡。让摄友有机会拍摄西雅图码头的夜景和海中五光十色的美丽倒影。

西雅图,又是一个不眠夜。

安妮皇后区除了有科瑞公园之外,也是遥望奥林匹克山脉的理想之地。

安妮皇后区也是众多经典住宅的所在地。

煤气厂公园(Gas Works Park)是在原西雅图煤气电灯公司造气厂旧址上改建而成的。这家煤气厂从1906年至1956年为西雅图市提供煤气。是美国现存唯一燃煤造气厂。

1975年煤气厂被改建为公园免费开放。部分厂房变成儿童游乐设施,试想孩子们在锅炉、管道和机器齿轮之间玩耍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多雨的西雅图,人们享受阳光☀️。

西雅图南区有一座黎刹桥(Rizal Bridge)。这里是拍摄西雅图南区摩天楼与车轨的绝佳地点。因为5号高速和90号高速在此交汇形成一条优美的弧线。

其实最佳的拍摄位置不在桥上,而是透过一处围网上的破洞。这是谁干的好事?


我不会披露具体位置,因为那里十分狭窄且地面坑洼,勉强架设一部机器。但是这个位置无疑产生最佳照片构图。

冬季残阳,萨克斯风管🎷继续优雅地吹奏着《我不想说那件事》,情感与车河在美丽夜空里继续流动。

塔科马-西雅图机场(Tacoma-Seattle Airport)附近的塔科马市有一座Point Defiance公园。在离开西雅图之际在此驻足。

漫长的冬天即将结束。春江水暖鸭先知。

再会,巍峨的奥林匹克山。

再会,白雪皑皑的瑞尼尔山。

再会,不眠的西雅图。

感谢🙏各位读者的垂爱。转发与分享无任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