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或神父们的职业据说就是拯救‘’失散的灵魂‘’。牧师或神父通常说的话是:天下都是罪人,一个义人也没有(牧师或神父往往觉得自己才是义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我所接触的和尚都会说:放下!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者也。

不管是和尚还是牧师或神父都说类似的话:现在是末法时期或世界末日快到了(两千年前就差不多这么说)。

在下觉得:不管信什么宗教,要么是灵魂不能自主者,要么就是找不到北了。所谓:人的尽头,神的起头;亦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一个站在海岸遥望东方犹如红日初升的灵魂,你让他放下?他能放下什么呢。

只有功成名就者或灵魂不能自主者乃至斗败了的灵魂才会放下。

许多所谓的修行者,除了心中的神、真主、佛往往是一些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而把幸福与不幸托付给宗教的灵魂;无论任何意义上的宗教都喜欢接纳这样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