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幺婶的称呼在我的心中比妈妈还要亲切听幺婶说,我大姐出生时因八字与不和,为了好养育,亲生改口叫婶我爸又排行老幺,所以就叫“幺婶”。谁知我们后面的几姊妹都跟着大姐这么叫上了,因此,幺婶她就是我的妈妈。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幺婶离开我们已经八年了!八年来,每当我遇到困难或心情郁闷时,一想起我亲爱的幺婶,她老人家一定在天上慈祥的注视着我,为我鼓劲加油,浑身就满了力量,此时的愁苦和不快便一扫而空,幺婶生前的情景也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

        她是贤惠的母亲。幺婶姓郑,农历正月初八是她的生日,属马,如果健在的话,今年已是快90岁的高龄了。幺婶生了九个女儿,农村医疗条件差,夭折了两个,养大成人了我们姊妹七个。那个年代,缺衣少吃,农村苦的连饭都吃不饱,别说营养了。尤其是生小孩时,没时间休息,不到三天就下地干活,这还在其次,特别是精神方面压力就更大了,农村重男轻女,生一个是女孩,再生一个还是女孩子,连续九个都是女孩,在别人眼里是,生那么多女花花又不能当劳动力挣工分,有啥用啊!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幺婶把困苦埋在心里,并没有嫌弃我们,而是用母亲的挚爱,和父亲一起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们养大成人,供我们上学读书,接受良好的教育

      她是勤劳的母亲。我们家七个姑娘,一大家吃饭只有我父亲一个满劳动力(每天10个工分),所以幺婶除了料理家务外,还要时不时到生产队去挣工分那时生产队分粮食细粮按工分分,因为我们家工分少,分的细粮就少,每次就我父亲一个就带回家了(他是队上保管)分粗粮按人口分,差点全家出动,尤其是分土豆或者红薯,背的我们腰酸背痛。记得我们吃饭每次一大锅都是土豆或红薯,面上只有一层薄薄的米饭。开饭之前,为了大家都能吃上米饭,幺婶用铲子均匀翻开,确保每人碗里都有点米饭。幺婶是最后盛,她碗里的米就更少了,每次把土豆或红薯拣着吃了,剩下来的几粒米就倒给最小的一个妹妹碗里。我看她几乎都没吃过米但是她的劳动强度是我家最重的一个我记忆里是,我早上眼睁开,就听到灶屋锅里煮的猪咕咕咚咚的冒着白蒸气晚上每次都是半夜三更才睡,有时侯我们小孩睡的早,一觉醒来,还听得到我家推磨的声音,(那时候玉米面,豆腐,麦粉等都是用磨子推的)那就是幺婶还没睡,她一推,一喂,就是再苦再累,也没有让我们不睡觉帮忙做。就这样苦苦的支撑着,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躺下休息过,有时候连饭都没吃,照样起早贪黑的做家务。后来,我长大了问过她说:幺婶,你在我们小时候咋那么有精神啊?每天几乎只睡了四,五个小时,饭也吃得少,但一直不停的做事,从来没有病倒过。她说:那时候你们这些娃儿就是我的支柱,这一大家人,不仅要吃要喝,还要读书(我记得时有四个人读书)我不识字,不能让你们和我一样,成为睁眼瞎(农村对没文化人的俗称)。你老爸身体又不好,的人少,我再不辛苦,把家里料理好,别说读书,吃饭都成问题。

      这就是我的幺婶,她虽然是个农村普通妇女,我觉得我家的一天,以培养和教育好子女为她的精神支柱,用自己的贤惠和辛劳,撑起了这个虽不富裕温暖和谐的家。

      她是孝顺的儿媳。我们家全是女孩子,底子薄、条件差,我爷爷奶奶就没有跟着我们过生活,但我们家只要是做点好吃的,幺婶就把爷爷奶奶接过来吃。记得有一次,我奶奶病重时,幺婶床前守了一天一夜,累的差点晕倒,幺婶从没有表现出不情愿的表情。至到奶奶过世时,幺婶给她洗澡,换衣服。奶奶过世后,爷爷就是一个人了(伯母经常出去,不在家),幺婶就常常叫爷爷到我们家吃饭,因为我们家有上学的人,家里一天三顿都吃。后来爷爷岁数大了,有次不小心把腿摔破了,烂了一个大洞,幺婶就每天用盐水轻轻擦洗,上药,到伤口愈合。这也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我们姊妹七个,没有一个是胡搅蛮缠的嫁人后,都是相夫教子、孝敬公婆的好儿媳。

     她是温柔贤惠的妻子,她和我爸是一对恩爱夫妻。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她和我爸吵架,脸的少,两老相敬如宾几十年。我的爸爸身体不好,有个头疼的毛病,疼痛起来就是好几天,床都下不了。那时候条件差,家里又只有父亲一个劳动力,在这种时候母亲就得顶上,插秧䒵草挖地等,啥都干。后来我们才知道老爸这种病是先天性的偏头痛,只有心情好,病情就好些。幸亏幺婶照顾的好,记得那时候隔三差五的早上,幺婶两个荷包蛋给老爸吃,我们心想幺婶真是偏心,看着水都流出来了幺婶这时就对我们说:听话,你爸爸要支撑这个家,他病了,你们不但上不起学,连饭都没吃的,后来我们慢慢就懂了,不再眼馋了。在我老爸81岁时得了严重老年痴呆后,幺婶更辛苦,我们虽然请了保姆,但是爸爸就认得我幺婶,一切料都要做,那时候幺婶也将近80岁的人了,因为年轻时太劳累,月子时没有休息,营养又跟不上,导致了内风湿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病缠身就是这样,她还是精心照顾我爸,毫无怨言。由于幺婶不离不弃、无微不至的悉心照料,使我爸生命又延续了三年,享年84岁。    


 她是当地有名的善良人。不仅对家人好,对需要帮助的人,总是慷慨解囊,左邻右舍都称赞她是好人家里无论有多困难,她都好客,对人热心快肠,无论是她娘家的亲戚,还是我们村里的邻居,不管是饭点,不是饭点,只要我们家,她就赶紧问吃饭没,给别人做饭吃,所以我的印象是,我们家里客人特别多,几乎每天吃饭都有客,甚至讨厌来客怕客人把我们的饭吃了。这时幺婶就开导我们说,你对别人好,别人才会对你好,敬人一尺,人还你一丈。就这样,我们家人缘特好,若家里有需要帮忙的事,大家都乐于相助。她从不计效个人得失,幺婶是她们妯娌最苦的人,另外三个伯母都有儿子,家里最多只有三个娃而我们家不但没有儿子,娃儿又生的多。在那重男轻女的时代,不用说肯定是受欺负的,可她从来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平时照样尊敬她们,到后来,我们都大了,伯母家里的孩子都在外面忙,伯母在家病了都没人照顾,幺婶毫不犹豫去端茶倒水,喂饭喂药精心照顾。甚至伯母去世都是我妈给她洗澡,换衣服。左邻右舍不停地夸我幺婶,心真宽,不计前嫌,宽宏大量。


      幺婶,总是处处为儿女着想,从不麻烦儿女,现在记起来都有点内疚,我们总是借工作忙,很少陪二老,可她总是说,你们忙你们的,你们过得好就行了,直到最后要走的那一天,还是这句话记得在他生命弥留之际,我和老公从十堰赶到竹溪县人民医院看她,看着幺婶满身都是插的管子,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可她却忍着疼痛撑着笑脸对我们说 “你们都忙回来干啥呢?我没事。”就在这天晚上11点多她就走了。姐妹们对我:幺婶是想看你们最后一眼。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幺婶,您生前,我没有喊您妈妈,此时此刻,我要郑重地您一声:“妈妈!您辛苦了!”用贤惠和勤劳教我们勤俭持家,您用孝顺和恩爱教我们孝老悌亲,您用大度和善良教我们做人做事。幺婶是我们心中最伟大的母亲,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作您的女儿是我的福分愿来世我还要做您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