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总觉得离我们十分遥远,普通人根本无法抵达,想去南极,简直就是梦想。但是,在今年2月,这一梦想终于成了我和一群南极迷的现实。


2019年2月13日晚,我和一群来自祖国各地的伙伴们从北半球的上海出发,飞向离南极较近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经过30多小时的云里雾里穿行,两天两夜的腾云驾雾,经历了阿联酋迪拜转机、里约热内卢着陆加油,几番周转,在当地时间14日晚,降落在南半球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机场,几十个小时的时空大转移,季节急速变换,从天寒地冻的冬天一下子来到了炎热的夏天。绕了地球半个圈,太阳重新灼热了伙伴们的情绪,唤起对南极探险的憧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休整和观光两天之后,2月16日我们继续向地球的更南端城市—乌斯怀亚飞去。

乌斯怀亚(Ushuaia),这个被人们称作“世界尽头”的小镇。是一个别致、美丽的港口城镇。我们即将在这里登上前往南极的探险游轮。

步出乌斯怀亚机场,呈现在眼前的是蓝天飘着白云,山脉连绵不断,海水波光粼粼,一下子心情大好。

离登船尚有几个钟头时间,不能错过这大好时光和乌斯怀亚的美丽风景,抓紧到镇里和码头附近逛逛。

乌斯怀亚的大街小巷干净整洁,饭馆店铺栉比相连,墙面粉饰得色彩斑斓,十分夺人眼球。

码头附近,童话般的小屋造型别致,小巧玲珑,很受人们喜爱。

下午4:50,我们揣着兴奋和期待的心情,井然有序地登上了南极探险游轮“午夜阳光号”。傍晚,游轮准时启航,南极探险之旅从这刻真正开始。

“午夜阳光号”是一艘挪威籍海运客轮,满员500人左右,根据南极公约有关规定:在南极登陆的船舶满员不能超过500人。“午夜阳光号”刚好符合规定,在有资格赴南极的游轮中“午夜阳光号”应该是顶级游轮,仅“午夜阳光”这船名听起来就感觉十分浪漫,游轮上的设施和服务更几近完美,登上邮轮就能享受到极地探险旅游的专业服务。

晩上,游轮公司举行欢迎酒会,游轮员工、专业探险队员和飞猪服务人员等三大团队登台亮象。这三大团队将为我们南极探险保驾护航,“午夜阳光号”已然成了我们探密南极的大本营。

轮船员工团队

专业探险团队

飞猪服务团队

南极探险游轮,有别于其他游轮,游轮上的设施配备、服务团队、活动安排等是其他类型的游轮所无法比拟的。仅各类服务人员就配备了200人左右,占全船人员的五分之二。各类讲座每天安排得满满当当,从上午一直安排到晚上,只要愿意所有人员都有机会听讲学习。

从乌斯怀亚启航前往南极,德雷克海峡是必经捷径。它位于南美洲最南端和南极洲南设得兰群岛之间,是人居大陆和冰冻南极的分界线;是沟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重要通道,东西长300公里,南北宽900~950公里,最窄处宽度645公里,最大深度5248米,最小深度80米。海峡上空盛产西风,因此就有了“德雷克海峡西风带”之说,当游轮驶入西风带时,无论是轮船还是旅客,十有八九须经受一场惊涛骇浪的考验,所以人们把德雷克海峡称为“魔鬼的走廊”。不过,艰难险阻才具挑战性,穿越德雷克海峡,本身就是一次有意义的探险和挑战,也是南极之旅的重要组成部分。

穿越海峡一般需要二天航行。如果无情的西风有意施虐,那就难以逾越,航行时间也无法预料。我们还算幸运,西风没有完全阻止我们前进,游轮摇摇摆摆地艰难前行,少数旅友经受不住船体摇荡,一路狂吐、一路昏睡。大部分旅友相安无事,这算是西风给了我们最大面子。

经过两天两夜的日夜兼程,终于突破了“魔鬼走廊”西风带,于2019年2月18日中午抵达南设德兰群岛,停泊在格林尼治岛西南部的扬基港(Yankee Harbour)附近。这时,游轮四周目光所到之处,除了冰山雪峰之外,还有无计其数的浮冰。

黑背鸥在轮船上空自由翱翔,显然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

旅友们登上甲板,对着四周的美景噼里啪啦拍个不停。

第一次南极登陆活动就要从“扬基港”开始。千辛万苦来到南极,马上就要登上极地,实现梦想,伙伴们着实兴奋无比。大家按专业探险队的统一要求,身穿红色防风衣和背带式救生衣,脚蹬黑色长筒防滑靴,臂佩个人专属标识牌(相当于身份证),全副武装,列队待发。

调度终于发出出舱指示,伙伴们井井有序地从游轮出舱口登上了橡皮冲锋舟。

坐上小舟,南极之寒风掠过脸颊,感觉有如利刃划过了肌肤,但内心却依然炙热。

冲锋舟在浮冰间蛇形穿梭,终于靠近扬基港岸边。伙伴们依次离舟登岸,踏上南设德兰群岛的格林尼治岛这片尽土。

扬基港周围冰川和峭壁环绕,景色无比壮美。陆上聚集着大量白眉企鹅,据科学家统计,数量最少有4000多对,说扬基港是企鹅王国毫不为过,还有威德尔海豹和毛皮海豹也常与企鹅作伴。

有生以来,首次与南极企鹅亲密接触,企鹅宝宝肯定也是第一次见到来自远方的人类,完全不知道来者何物,或许从未受过人类的伤害,所以对我们的到来无动于衷,没有丝毫惧怕的感觉。

2月19日,到达南极的第二天,我们来到依若拉水道南端、格兰汉姆地西海岸线的一个小岛:丹科岛(Danco Island)。该岛长1.6公里,岛上有超过1700对白眉企鹅繁殖,还有可能看到白鞘嘴鸟、黑背鸥和蓝眼鸬鹚。



今天下午,我们还是像第一次登陆那样全副武装,走出游轮,坐上冲锋舟,然后在若拉水道上展开海上巡游。

冲锋舟在一块块浮冰间绕来绕去,好让我们多角度欣赏南极的海上风光和浮冰上的极地动物。

毛皮海豹在浮冰上对我们的到来视若罔闻,自顾懒睡。

远处冰架上有一只帝企鹅,这只帝企鹅是从别的地方来到这里的,估计是迷失了方向,或路过此地暂作歇息。不管怎样,见到它算是我们幸运。

海上巡游之后,回游轮上稍作休息,便继续展开丹科岛的登陆活动。这次登陆与扬基港的登陆完全不同,扬基港的登陆主要是欣赏企鹅王国的壮观场面,并与企鹅宝宝近距离接触。而这次登陆主要是体验南极的雪地行走。

清一色的红衣伙伴们,成纵队行走在白色雪地上,就像一条火龙穿行在这白色世界上。

环视四周,莽莽雪原,上连蓝天,下接碧海,蓝白相间,是那么纯洁,那么宁静。

这时的我,才真正意识到南极就在自己脚下。

2月20日,到达南极的第三天,我们来到了天堂湾,听到“天堂湾”这个名字,已经把大家深深吸引,天堂湾美的无法形容,不是天堂胜似天堂。

在天堂湾的活动只有海上巡游。

整个港湾被冰川环绕。

海面上漂浮着许多千奇百怪的浮冰。伙伴们从海面上捞起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犹如一块大钻石。专业探险队员说,这冰块的冰龄至少千岁,大家如获至宝,可惜不能带回家中珍藏, 只能拍拍照过个瘾。

智利冈萨雷斯·戴维拉科考站就在天堂湾的一个小岛上。小小岛屿已经被数不清的白眉企鹅全部占领。为了不打扰它们,我们取消了登岛参观的计划。

对企鹅、海豹和鲸鱼来说,天堂湾就是它们的天堂。


海豹们常常在浮冰上睡觉晒太阳,享受它们的幸福“人生”。

鲸鱼从我们的附近游过,时而翘起尾巴,时而拱起脊背,给恬静的天堂湾增添了几分活力。

2月20日傍晚,游轮来到南极的利马水道入口处。利马水道是南极大陆和岛屿之间的狭窄海域,被公认是南极洲最壮观的海峡,风景如梦如幻。但因常有巨大浮冰堵塞水道,所以少有探险船只通过。我们这艘游轮也从未驶过,今天船长决定碰碰运气。


现在已是傍晚8点,利马水道入口处风景十分迷人,前后左右都是一幅幅山水画卷。

太阳缓缓落下,霞光把整个天空和水面染得通红。


游轮生怕触碰冰山,不敢过快行驶,如同蜗牛一般慢慢前行,正好给大家拍摄美景留足了时间。

晚上九点多,船长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游轮已顺利通过了利马水道,正在向下一个目的地夏克港航行,旅友们高兴得欢呼雀跃。

 2月21日,来到南极第四天。早晨一觉醒来,船已到达夏克港附近,手机上显示我们位于南纬65度18分,西经64度17分。今天阳光灿烂,晴空万里,四周风景如画,游客们兴奋之态无以言表,个个走出船仓,登上甲板,拉起各式横幅,展开五星红旗,摆出各种姿势拍照留念。大家赏景、拍照,热闹非凡。

趁此机会,摄影师给我们这群南极探险的勇士们拍下了最珍贵的一张全家福。

游轮四周风景如画。

2月21日中午,轮船到达夏克港。进行了第三次登陆活动。

陆地一派雪国风光,企鹅或成群结对的在岩石上嬉戏打闹,或自由自在地在它们的专用步道上行走。海狗们也早早的在岸上等候我们的到来。美丽的风景使我们忘记了归航的时间,在专业探险队员一再催促,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这片美得无与伦比的雪地。

夏克港海域极为壮观,海面波光闪烁,浮冰晶莹剔透、千姿百态地遍布水面,不夸张的说,夏克港就是一个天然冰雕博物馆。在阳光作用下,各式浮冰如同宝石一般熠熠发光,让人赞叹不已。

2月22日,来到南极第五天的早晨,游轮抵达另一个登陆地:尼科港。经过几次的登陆,我们已有足够经验。但新的登陆点却又有新的风景,等着我们去光顾欣赏。

今天的天格外的蓝,地格外的白,蓝白之间夹着我们的红色队伍,显得格外靓丽抢眼。

可爱的企鹅站在山头上,交头接耳,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好像是在议论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尼科港是鲸鱼出没较频繁的海域,此次海面巡游主要是寻找鲸鱼,运气好的话还可亲手触摸一下鲸鱼身体。

本人运气欠佳,在海上转了半天,连鲸鱼的影子都没看见,但探险队员则非常幸运,不仅看到了,而且还与鲸鱼玩了起来。

既然看不到鲸鱼,那就看冰看景吧。瞧!这里的冰和景不亚于夏克港,另有特色,堪称奇观。

2月23日,到南极第六天。今天到达著名的达摩依角。

达摩依角是在1903年到1905年被一位叫夏洛特的探险家发现的,位于南纬64度49分,西经63度31分。

在水岸旁,有两座小屋子,一红一蓝,红的是以前阿根廷探险队修建的,现在已经废弃不用了。蓝的被称为达摩小屋,是英国人建造的,曾经在1975年到1993年之间用作停机坪操作中心,现在作为探险家紧急供需之用。达摩小屋2009年被确定为南极第83号历史遗迹,并对外开放。

蓝屋里的物品

行走在无垠的雪地上,感觉自己无比渺小。

 2月24日,到达南极第七天,今天是最激动的一天,我们来到自己国家的南极长城站。

长城站是我国第一个建在南极的站点,离智利站约2.5公里。位于南极洲南设得兰群岛乔治王岛的南端,站区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1.26公里,占地面积2.52平方公里。有各种建筑25座,其中包括主体建筑7座(办公栋、宿舍栋、医务文体栋、气象栋、通讯栋、科研栋)以及若干科学用房和后勤用房。站点建在无永久冰雪的岩层上,海拔约10米,于1985年2月20日投入使用。

这是长城站所建的第一栋房舍,现在已成为长城站博物馆。

这是指向我国各主要城市的方向和距离指示牌。

这是博物馆展示的科考队员的寝室。

这是博物馆展示的科研仪器。我们为祖国已进入极地科考强国而感到自豪,为所有科考队员们感到钦佩!

24日晚,我们结束了在南极巡游和登陆全部探险活动。船长为庆祝我们在南极的各项活动取得圆满成功,专门设晏招待和祝贺。与此同时,游轮开始向乌斯怀亚返航。

       

       

  游轮再次穿越德雷克海峡,这次西风不像前次那么客气,它大耍威风,兴风作浪,掀起一个个巨浪,使游轮不得不前伏后仰,左右摇晃,航行时间比去的时候多花了一个晚上,共两昼三夜,于27日早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才回到乌斯怀亚,来回总里程1673海里。


回到了乌斯怀亚,此次南极探险之旅则圆满收关。

南极之行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南极之美很难用言语形容。南极是勇敢者的彼岸,南极是探险者的天堂。去南极一次令我终身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