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雪落无声

图片/网络

音乐/陈瑞• 父亲



父亲年纪大了
已迈不动田间的路
还放不下肩上的锄头
每天赶着最后一颗晨星出门
放下一句话 ——
中午我不回来
给我把饭送到地头



就这样
父亲的中午饭
被父亲自己摊派到地头
太阳给撒点儿盐
风儿给加点儿醋
要是有一天忘了拿筷子
折两根蒿草梗儿
舌尖上麻酥酥的苦



父亲的地头饭

省去了一趟山路上步履的颤抖

多出一大把时间
多抛一大截垄沟
垄沟里有玉米棒儿的影子在笑
可父亲的额头上

汗水一溜又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