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8

“平静的水面下往往暗流涌动。”你越读《红楼梦》,就越对这句话会有深切的体会。贾府“赫赫扬扬”之盛势来之不易,那高挂于荣国府正堂的那块题着“荣禧堂”三个大字的“赤金九龙青地大匾”,默默地见证着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一路走来的贾家发展史。


但,走过了数十载风云变幻的贾家,那看上去子孙满堂、融融乐乐的平静表象下,其实危机四伏。这种危机,既有来自于外部的权贵派系之争,又有来自于内部的兄弟妯娌主仆间的争权夺势之斗。不用说那忠顺府长史官的上门问罪,不用说中山狼孙绍祖对贾家的满嘴不屑,也不用说那因绣春囊而起的大观园连夜抄捡,就连第47回邢夫人来见贾母这样的小事,我们都可以从宁静的空气中嗅到那隐隐的杀气:


“话说王夫人听见邢夫人来了,连忙迎了出去。邢夫人犹不知贾母已知鸳鸯之事,正还要来打听信息,进了院门,早有几个婆子悄悄的回了他,他方知道。待要回去,里面已知,又见王夫人接了出来,少不得进来,先与贾母请安,贾母一声儿不言语,自己也觉得愧悔。凤姐儿早指一事回避了。鸳鸯也自回房去生气。薛姨妈王夫人等恐碍着邢夫人的脸面,也都渐渐的退了。邢夫人且不敢出去。”

其一,婆子的密告显示派系之争。


贾母得知自己的混账儿子要娶鸳鸯为妾,大发了雷霆之怒,其怒气刚刚被探春、宝玉、凤姐的合力相劝而消除,还不知情的邢夫人便到贾母这边来“打听消息”了。


值得注意的是,邢夫人前脚刚“进了院门”,就“早有几个婆子”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悄悄的回了他”。这话看上去最平常不过,但,如果你想一想那悄悄密告的婆子是在谁身边、应为谁服务的人,就可以顿悟原来贾母的身边也有潜伏的“内奸”。她们不可能不清楚贾母的喜怒哀乐,她们也不可能不知道贾母对王夫人和邢夫人的厚此薄彼,而此时,她们则将那么重要的信息第一时间悄悄告诉了邢夫人,至少可以说明一点,她们并没有站在王夫人的一边。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们的行为,比那两个在贾琏偷情时“站岗放哨”的丫头更为主动、站队也更为清晰。

其二,王夫人的忙迎隐示貌合神离。


第46回结束时,在凤姐与贾母的相互戏谑中,突然有个丫头报了一句“大太太来了”。然后,出现在第46回末与第47回始的是王夫人,曹公的描写只是寥寥数字:王夫人“忙迎了出去”。


这短短的一句,这很平常的一个动作,看上去是二房夫人对长房夫人的尊重之礼,但她并没有将贾母已知情且极其愤怒的情况告诉邢夫人。如果再深一层,你会发现,王夫人的主动出迎,让已从婆子嘴里得知情况不妙而准备退身回去的邢夫人,没有办法再悄悄撤退,只能“少不得进来”,厚着脸皮“与贾母请安”,然后从贾母那里讨得了一顿使自己“满脸通红”、颜面顿失的冷嘲热讽。

其三,众人的回避昭示风暴将临。


尴尬的人最不缺的就是尴尬。邢夫人硬着头皮向贾母“请安”,结果享受的礼遇是“贾母一声儿不言语”。曹公的高人之处在于,没有给贾母和邢夫人来个特写镜头,而是将镜头摇到了众人的身上。


众人见此情景,都作出了“撤退回避”的同样举动:凤姐回避时找了个“事由”,鸳鸯是顾自“回房去生气”,而薛姨妈王夫人等则都是“恐碍着邢夫人的脸面”而“渐渐的退了”。短短的时间,风云突变,满屋子的人只剩下了两个,满屋的欢笑突然变成了死一般的寂静。这样的死寂所昭示的是:暴风雨真的就要来临。


(图片引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