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柬埔寨行程的第五天,有项500元的自费项目,其中有观看洞里萨湖的日落,客服提前通知可以自愿决定是否参与,姐妹们都说既然这么远来了肯定是参加。


我乘坐大巴车前往,同车的共有十几人,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红土,绿树,大约过了有二三十分钟,车子停在目的地洞里萨湖的岸边。


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上了游船,船轰隆隆开往湖中央,湖水是浑浊的黄色,周围分别有大小不同的船只,有捕鱼的,有同样来旅游观光的,热闹非凡,是另一翻景象。


洞里萨湖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也是柬埔寨最穷的湖泊,从西北到东南,横穿柬埔寨,大金边市与湄公河交汇,是柬埔寨人的“生命之湖”。

导游向我们介绍,前面有数十万人常年在水上居住,吃喝拉撒都是在水上,条件好的人家会用桶装的矿泉水饮用,没有钱的只好喝湖里的有排泄物的黄色脏水。


看到左边有四五个船连在一起的大船,导游介绍那是美国人捐助的水上学校,有小学,中学。船上还有加油站,寺庙,有售卖水果零食等各种食物。


很快船停在人群集中的一处,走出去这才让我看到更惊奇的事,许多七八岁的小孩子,划着小木舟急忙忙地靠近我们,他们的脖子上还缠绕着又粗又大的蛇。

这就是所谓的“水上人家”。他们其实是越南后裔,因历史遗留问题,这几十万人没有国籍,没有户口,也就是所谓的“黑人”,他们不管男女老少,都是不被允许上岸的人。


他们靠捕鱼为生,祖祖辈辈子都这样,湖水就是他们的陆地,一只船就是他们的全世界。

这些孩子皮肤黝黑,衣衫褴褛,脸上挂着卑微的微笑,看到我们游客在拍照,他们会说着蹩脚的中文:“拍照给钱,拍照给钱,一美金,一美金。”


我掏出包里的2000瑞尔,分别给了几个船里的孩子,他们露出开心的笑容。让我触目惊心的是另一个小船里,坐着位约30岁的孕妇,船里共有4个孩子,有坐着、有躺着的,最小的大概才2岁,右手骨折用竹子绑在那,赤着胳膊睡得正沉。

我们在小船上买了椰子,坐在桌子边喝,看到有个大眼睛漂亮的小女孩划着泡沫盒来到我们身边,同伴掏出手机拍她,她喊着不给钱就不准拍,或许是因为长得漂亮的原因,她说话的口气比其他孩子要霸气。


由于我兑换的瑞尔花完,递过去2元硬币(人民币),她似乎不满意的收下,他们喜欢当地钱币和美元。


这种乞讨方式,并没有让人感到讨厌,只是让人觉得难过,本以为前几天在景点门前卖明星片的孩子就是很可怜了,哪知道竞还有这样的人群,这是平生第一次知道。


柬埔寨本来就是世界最落后贫穷国家级之一,这里却有群更穷、更无奈的人。相比我们是多么幸福,我们的孩子是多么幸福。


他们在水上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的生活到哪一代,哪一年会结束。这些孩子会有怎样的内心世界。仅能填饱肚子就是他们最大的奢望,为能好好活下去就会耗尽其所有。

据说这里的孩子在6岁前,平均每6人会死一个,他们在出生几周后就会在湖里游泳,这是他们必须要从小锻炼的生存本能。


如果能选择谁愿意出生在这里。


我发了条空间说说: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区域,决定着不同的命运走向。


我随口轻声自言自语:为什么周边的几个国家不把这些人分点,让他们上岸过正常人的生活?


边上有位游客答道,这牵扯很多大的问题,哪国家会要这么多难民呢,这不影响当地其他人的福利?何况是历史战争遗留问题,他们的祖籍越南都不管,越境就是子弹伺候……


对于历史我所知甚少。只愿世界永远和平,人民安居乐业。


面前各种简陋破烂的船屋、浮楼,许多赤身裸体的孩子在船头用祈求盼望的眼神等游客施舍,心头始终是沉重压抑的。

这些孩子出生就与水打交道,在这里繁衍生息,被动地接受命运,演绎着他们自己的悲观喜乐。


下午五点半,太阳即将下落,游客们纷纷上到大船的二楼和三楼,看着无边无际的洞里萨湖,水面波光粼粼,游客们靠在船栏边拍照,红红的日落突然显现,大家一片欢呼,用照相机,用手机,咔嚓咔嚓声不断,定格了这惊艳的一幕。


低头看向船下,依然有孩子们在那等候游客的施舍,大部分人都会扔下小费或者随身所带的零食。


绝美的日落,可怜的孩子们,船上船下犹如是两个世界。

作者:齐帆齐。池州市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自媒体人,自由写作者。公众号(齐帆齐微刊)后台回复:投稿 写作 电子书均有惊喜。

掌阅、微博认证作者,新华网签约作者。多平台人气作者。文章曾发《人民网》《哲思》《皖江在线》《女友》杂志报刊等。新书《追梦路上,让灵魂发光》已经全国上市热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