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里山炮台位于厦门岛东南突出部,毗邻厦门大学校园。


      这里三面环海,地势十分险要,其总面积7万多平方米,城堡面积1.3万平方米,分为战坪区、兵营区和后山区,炮台结构为半地堡式、半城垣式,被称为“八闽门户、天南锁钥”。现在该景区已被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4A级旅游景区。


      胡里山炮台始建于清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三月初八,竣工于1896年十一月初八。炮台用花岗石条建造,并以乌樟树汁和石炭、糯米拌泥沙夯筑而成,异常坚固。


      目前参观炮台,能看到不同年代的大大小小各类火炮。


      这里最吸引我的是一门1893年购自德国克虏伯兵工厂的二八生(口径280mm)巨型大炮,据说当时购买两门这样的大炮花了约20万两白银。

      一部克虏伯大炮的历史,可以说是近百年来中华儿女期待国富兵强的历史。自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列强仰仗着坚船利炮,敲开了中国海岸的大门。建立强大的海防,将外敌抵御在国门之外,是那个时代多少志士仁人的梦想啊!1874年,在洋务运动的推动下,清廷拟在胡里山位置建造新型近代化的炮台,但“约需三十万两”白银,朝廷无法拨款,需由地方衙门自行解决。从当时的闽浙总督卞宝第到继任者谭钟麟都为购买克虏伯大炮,殚精竭虑,筹措经费。此事一波三折,历尽艰难,历经22年才得以建成。


      在参观克虏伯大炮弹药展示区时,我听到一个游客说:“怎么这个炮弹分成了两截,是假的吧。”看来很多群众对军事科普知识了解的并不多,更谈不上知道大炮是如何工作的。再此,作为军迷,简单介绍一下其工作原理:过去这种大口径火炮的弹药,并不像我们看到的弹头和弹壳连在一起的枪弹那样,它的弹头和火药筒(没有弹壳)是分开的,而且整个大炮的运转需要指挥员、射击手、装填手、瞄准手等诸多炮手协同操作方可。射击时,装填手先将弹头(弹丸)装入炮膛,再装填火药筒(图中蜂巢状的长筒)入膛,射击手在发火机上安装底火,关闭炮膛后门(称为炮闩),瞄准手按给定的数据调好火炮的方位角和高低角,这样就完成了射击前的准备。发射时,指挥员下令后,射击手拉动击发绳(像电影《甲午风云》中的炮手王国成那样,并非像开枪那样扣动扳机),击发底火点燃火药筒,强大的火药推力将弹丸射出炮筒,飞向目标。克虏伯大炮的弹丸有两种:开花爆破弹和穿甲爆破弹。顾名思义,开花爆破弹碰到物体立即爆炸;而穿甲爆破弹击中目标(如军舰)并不马上爆炸,而是钻进钢板装甲后再爆炸,以增强杀伤力。


      这门克虏伯大炮重约50吨,有效射程19760米,每分钟可发射两发炮弹。在没有飞机导弹的19世纪末,它的威力是巨大的,对保护厦门口岸免受敌舰侵犯,起到了重要作用。


      有两个历史事件足以证明克虏伯大炮的威力:一是1900年8月间,日本军队制造了火灾,并以东本愿寺被焚为借口,公然派兵登陆厦门,妄图独占厦门。消息传到胡里山炮台,炮台官兵立即脱去炮衣,掉转炮口,对准鼓浪屿海面的日舰和日本领事馆。日军慑于大炮的威力,不得不于8月31日撤兵回舰。第二个事件是在1937年9月3日,3艘日本军舰闯入厦门外港,炮击白石头、胡里山炮台和曾厝垵海军机场。胡里山炮台及其它炮台开炮还击,克虏伯大炮以威力巨大的火力,击沉日军“箬竹”型13号舰。使日舰队不得不退避三舍。

      大口径火炮在那个时代,被誉为“战争之神”。抗战时期,日军一个团的大炮火力就超过国军一个军的火力,致使国军节节败退。解放战争中,粟裕将军在淮海战役后认为胜利来自于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和大连的炮弹,这说明了大炮在大兵团作战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胡里山炮台的东西两个炮台上,原本各有一门克虏伯大炮,互为犄角。可是在1958年疯狂大跃进的“大炼钢铁运动”中,西炮台大炮被拆毁,被用做炼钢的材料,十分可惜!就在东炮台大炮也要被拆毁时,这种愚蠢的行动被厦门市领导发现并及时制止,才使这门克虏伯大炮得以保存至今。


      失去了大炮的西炮台,被改造成解放军福州军区厦门对敌有线广播站,用于那个年代对金门蒋军的心理战。


      现存的这门巨型大炮曾被鉴定为“世界现存原址上最古老最大的19世纪海岸炮” ,被列入《2000大世界吉尼斯记录大全》。据说近年来德国克虏伯公司得知厦门炮台有一门百年前他们公司生产的二八生大炮,欲用极昂贵的价格回购它。其结果当然是无果而终。


      时光荏苒,百年流逝。在拥有飞机、导弹的当今世界,大口径火炮早已失去了岸防武器的霸主地位。胡里山炮台的硝烟早已散去,身躯庞大的克虏伯大炮也不可能再发出“怒吼”,但是它作为一尊无价国宝,静静地诉说着中华民族从屈辱到崛起的百年沧桑,让历史告诉未来。


撰文:北极蓝光

摄影:北极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