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世界第七大陆

人类最后的净土

它位于地球的最底端

那是人类最洁净的土地

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前往这个世界的尽头

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愿望

抵达南极本身就是一场人生的修行

因为这里无可取代

也是我俩多年的梦想!

我们于2019年2月11号下午参观完火烈岛及乌斯怀小镇,前往阿根廷的乌斯怀亚市港口,乘亚特兰蒂号邮轮前往南极十天巡游。

我们终于登上了亚特兰蒂号邮轮向南极半岛出发啦!

傍晚16.40时,我们乘亚特兰蒂号邮轮从乌斯怀亚港口迎着夕阳启航,缓缓航经美丽壮观的比格尔水道,拉开了南极摄影巡游序幕。


2019.02.12一13日

行程安排是巡游德雷克海峡,南设特兰群岛、南极半岛。亚特兰蒂号乘风破浪朝南航行,通过位于南美洲大陆及南极半岛间著名的德雷克海峽。(风浪大不大,看照片上船、水、天空三者的斜度差就知晓了)

德雷克海峡以其狂涛巨浪闻名于世——由于太平洋、大西洋在这里交汇,加之处于南半球高纬度,因此风暴成为德雷克海峡的主宰。海峡内似乎聚集了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所有飓风狂浪,一年365天,风力都在八级以上。被人称之为“杀人的西风带”,“暴风走廊”,“魔鬼海峡”,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死之走廊”。这是条从南美洲进入南极的最近海峡路、众多国家赴南极科考的必经之路,也是我们摄影巡游必走之路!该海峡以其发现者——一英国的弗朗西斯.德雷克命名。雷麦瑞海峡(LemaireChannel)


摄影巡游团,在通往一千四百平方公里南极洲的德雷克海峡的邮轮上要经受去和返程的各48小时(既要经受狂风巨浪的颠覆,又要避开滑落下来的冰山)航行中的考验。

2月12日凌晨二点左右开始过德雷克海峡,让我们真真切切领教了这个号称魔鬼海峡和死亡走廊的。据说船上有200多人,几乎80%的人都有晕船反应,严重的平躺不敢下床,我俩状况良好。

2月12号,从摇晃中醒来、己是清晨六点左右,窗外东面的冰山缝中己披上红光。当我们踏上甲板眺望比格尔水道两则,远处群山冰雪消融了许多,裸露出成片的黑色岩石,如同进入梦幻的水墨画廊中。除此以外,唯有白茫茫一片大地,日撒一片天空。

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冰雪覆盖着山脉,我想、那怕地球的容貌已经改变了,这里也许还是原貌。

迷眼迷心的雪山倒影,天空暗淡的彩色,让我陶醉在天然的油墨画中。我想,这可能就是人们称之南极最为最壮观的柯达水道吧!

眼前大量的浮冰,让人感觉到了真正的南极寂静的峡湾里。

这里是西南极,太阳斜斜地贴在这处的地平线上,空气里弥漫着纯净的寒风味道,阳光美得如梦如幻。

雷麦瑞海峡(LemaireChannel)

又经常被翻译成利马水道,这条仅有1万1千米长,1千6百米宽的航道却是在南极洲最漂亮的航道之一。这里的景色和赋予它这个荣誉称位的原因不是用语言就可以描述出。

航行一千四百平方公里南极的寂静,是寒极,也是风极。为放松大家心情,2月12号上午专家用中文给我们介绍如何缓解晕船、南大洋的海鸟等讲座,并组织我们与鸟类学家一起到船尾外围甲板一起“观鸟”。

为了让我们更直觉感受到海洋生物的身体的大小长度,生物专家用绳套做解说,深受大家欢迎😊。

这是生物专家按1比1尺寸设计出来的艺术品,让我们体验鱼的长度。

与鸟类学家一起到船尾外围甲板一起“观鸟“拍摄。

午休后,德国摄影师给我们做如何拍摄冰与冰川的讲座。晚饭后还放映有关南极的记录片和电影片。

2月13号上午,特聘探险队,深态旅游和海洋生物学专家学者们举办讲座,介绍南极的地理、生物和历史,以及安全等注意事项。

2月13下午全体船上人员都要参加强制性的冲锋艇安全说明会,由探险队对巡游者进行安全讲座。(不到场者取消登陆资格)

图解要求:先穿好救生衣,扣环扣好才能把背包背上。统一穿按个人尺码发的防水胶鞋,必须穿防水裤才给上冲锋舟登陆。巡游回来按箱号摆放登陆用品。

傍晚,探险队为登陆者统一发放登岛的救生衣和防水鞋。相信我们是最棒的登陆者!

登陆是有要求的,对登岛的衣、裤、帽、背包都要进行强制性的生物装备吸尘。(避免携带细菌和其它物种入岛)

2月13号傍晚,船上还为我们准备大餐及庆祝活动,与船长及船上工作人员见面并合影。(船长是俄罗斯人)

这三位是船长的助手,也是这次安全通过德雷克海峡的重要领航者!

我很荣幸与船长合影

与德国摄影师和生物学专家的合影。探险队长告诉我们:如果运气好,那么在02月13日下午将抵达南极南设特兰群岛。群岛中的半月岛或艾秋岛上有企鹅筑巢群栖,此外还有巨海燕、蓝眼海鸭、海鸥……等在海空中盘悬飞翔,它们多在悬崖峭壁上筑巢。

2月14号是个好日子,蓝天白云,风平浪静,雪山、浮冰,宛如一幅美丽的画卷映入我们的眼睑,我们终于来到了久已盼望的南极,迎来了第一次登陆南极岛的机会。(丹科岛和库佛维尔岛)

最激动的时刻到了,邮轮侧面伸降梯已深入海里,开始下邮轮登入冲锋舟。

清晨8点在航海专家和自然学专家的陪伴下亲自登上冲锋舟,登上丹科岛和库佛维尔岛穿梭与重重冰山之中。

丹科岛(Danco Island)面积很小,坐落于ERRERA 海峡的南部,全长仅有1.6公里,曾经是英国专做野外测量和地址研究的科考站,但是在1959年科考任务结束后就关闭了,并最后在2004年迁离了这里,所以现在来到这里,便是1700对萌萌的金图企鹅的家。

当我们的冲锋舟靠近丹科岛岸,听到耿耿耿的高昂的叫声,我们快步登上岛屿,眼前一大片黑白点、数也数不清全是企鹅。(金图企鹅,又称巴布亚企鹅)🐧

由于南极洲90%以上的面积都被冰雪覆盖,稍微平坦点裸露的岩石都是企鹅的筑巢地。

在岛的最高处、我们还惊呀的看到一排排阿德利🐧整齐站立,好似认真听着头企鹅训话,只听头企鹅🐧大叫了一声、然后转身朝大海方向走去。

其它的企鹅一摇一摆的跟着头🐧向大海游去。只见这只落伍的小企鹅飞跑着赶上游水的企鹅🐧队伍。

企鹅们俨然以主人自居,一点儿不俱怕人类,主动靠近我们。但是为了保护极地生态环境,对于我们这些游客有严格要求,必须保持与它们至少5米距离,不许追逐触碰逗乐,一切企鹅优先,主动为它们让道,保持人与自然界处于美好和协。

请看上图,企鹅踏出的雪地上的深沟,被称作企鹅“高速路”(游客禁区)

瞧,我们不远处有一只很呆萌的小企鹅沿着归家路亲切友好地向我们走来,在我们脚前两三米处停下,呆头呆脑的看着我们。让我想起了关于企鹅的传说:小企鹅🐧出生后,雌企鹅下海捕食,饿得只剩下一半体重的雄企鹅,还会用分泌物喂小企鹅🐧,很多雄企鹅就是这时候饿死的。

出海捕鱼的雌企鹅回来了,它们找到雄企鹅,从嗉囊里吐出它们从海里抓来的鱼,企鹅一家就团聚了。但是有很多雌企鹅回来后,发现伴侣死了。也有很多奄奄一息的雄企鹅,最后没能昐到雌企鹅回来。企鹅和鸳鸯挺像的,它们大多数一辈子只找一个伴侣,一个死了,另一个就孤独地活下去。

丹科岛边的海冰形态各异,奇形怪状的海冰和一些小冰山混在一起,错落竖立在整片被冰雪覆盖的海冰上呈现出一种不真实的幻觉美!

看!神秘冰宫中的白眉企鹅🐧就像是奇异梦境中的画面太美了!

当我们登上岛的高处俯瞰远方,近海处的冰雪化了,露出黑色海滩,顿感:“天地间全是风声,世界尽头,死生无界,黑滩白雪,碧海蓝天”。

只见冰海白茫茫一片,象是大陆般连着天际。我们在梦幻的丹科岛留下了“我在南极”最深的记忆!(海天题字)

我们在南极丹科岛享受美好快乐时光!

2月14日下午天空放晴

2.30分在探险队的带领下巡游库佛维尔岛,穿梭在冰海中观座头鲸和海豹。

我们的冲锋艇就是从这些巨大的浮冰缝中穿越而过。体验这大自然搬运工的异境美!

整个冰海,四面八方伸出许多巨大冰晶,反射出如梦如幻的深蓝色光芒。

今天巡游库弗维尔岛运气真好!🐳鲸鱼们在我们四面八方此起彼伏,海洋生物专家说很少有几十条甚至上百条各类鲸鱼同时出现的奇观。看!躺在浮冰上晒太阳的的威德尔海豹多会亨受啊!

这只海豹鳍搁在肚子上,时不时地挠挠痒,胡子一抖一抖,显得内心快乐,生活安逸。

瞧这母子俩,见我们来了赶紧抬起头摆出迎宾姿势。

酣睡不醒的海豹,跟夲不睁眼理睬来客的拍摄。

生物专家告诉我们:

不管是海狮、海豹、海狗、海象都寻找巨大的浮冰栖身,随浮冰而飘在冰面上。


离我们不远处的座头鲸,跳跃出水面、弓背喷气,摇头摆尾,快乐的畅游在冰海中。

岛屿上信天翁与企鹅🐧友好和协的共存

海洋生物的生存法则_食物链

磷虾:在南极处于食物链的底端,企鹅就爱吃磷虾🦐,所以排泻物是红色的,把白雪上喷泻出一圈一圈的红色,与黄绿色苔藓植物和藻类植物一起勾画出美丽奇特的色彩。

南极海豹:在南极处于食物链的顶端,胆大且好奇心强,只有虎鲸,又叫杀人鲸,才是它唯一的天敌。其实杀人鲸并不杀人,它只是南极海洋世界里的霸主,不容易见到。

南极是完全不同于人类文明的另一种繁荣

包括全球最为独特的生态系统,全球数量最多、繁衍最成功的动物,它们在极为荒芜冷酷的自然条件下生生不息。

2月15日早上,阳光从地层中透出,我们的冲锋舟行驶在白茫茫的世界中,向实用岛艇进!实用岛又名有用岛,是格拉汉姆地岸边、杰拉什海峡中的一座让人惊叹岛屿。它由杰拉什领导的1897-99年的比利时南极探险队发现。这座岛屿少有人拜访,更少有人登上,所以继承着南极探险队的精神,我们今天上午是真的在探索这片区域。

岛屿不大,但特别漂亮,巴布亚企鹅和帽带企鹅都在这里筑巢。

听说,这些企鹅每天面对大海头朝天朗诵诗歌哦!遗憾的是我们听不明白朗诵的是什么?

上岛时、探险队员一在交待不能触摸企鹅🐧,再喜欢都不能摸!我只有这样做满足下自己喽!

当我们踏到高处四顾望去,周围竟是一片闪耀着蓝色光芒的冰世界。南极陆地上的冰裂缝有的达上百米,表面被雪盖住了,根夲看不出来,但如果踏到掉下去则必死无疑,走这种路必须紧跟探险队员,按要求路线行走。


实用岛地形陡峭较难攀登。

但在艰险也要登上最高处的信号塔观冰海的全景!

2月15号天气晴朗,中午在邮轮甲板上享受丰盛的烧烤大餐

2月15日下午气温较低

13:45分我们的冲锋丹在洛可罗瑞港(PortLockroy)靠岸开始登岛。该港于1941年建成,曾是一个英国的基地,1962年被弃用。一直到1996年才被“南极洲遗产基金会”改建成为一座博物馆。在这个建筑周围筑巢繁衍的巴布亚企鹅已经成为这里的一道风景线。此博物馆设有邮局并出售些纪念品,卖一些衣帽、衬衫和明信片之类的商店。除了邮电服务以外,商店还为顾客提供了首日封和难得一见的南极邮戳。所有从拉可罗港(PortLockroy)寄出去的信件均享有南极洲的特殊邮戳和免费邮寄的服务。但邮局说邮件至少一年后才到达或者永远不到达。

在登岛口,看到了南极陆地罕有的两种植物——苔藓、地衣类,它们在岛上利用短暂的夏季期间茂盛地生长。

岛上最高处醒目的英国旗下,我们看到了忠诚的守护者(企鹅🐧)

当我们走到转角处,看到了这只小企鹅🐧舒舒服服的在探险队员的脚上睡得好香呀!探险队员雷打不动的站在那里,不敢惊扰睡眠的小企鹅。(哈哈_这就是人与企鹅和谐的表现吧!)

听说原废弃的这个点,全部被岛上企鹅覇占为巢穴,后重新修建才改成了现在的博物馆。

岛上仍保留着己破残的英国旗

精致的烤火炉仍保留在原处

卧室桌面上摆放着有关企鹅的书籍等…

岛上邮局设置了专门盖章处。海天每次登岛都将自带的桂林山水明信片盖上不同国家的印章纳为收藏。

岛上还可写下自己的感言哦!

16日上午我们很幸运,可再次登陆——纳克港

纳克港(NekoHarbour)是尖凸企鹅的聚集地同时也是阿根廷难民的避难所,纳克港(Neko

Harbour)安逸的平躺在众山环抱的安沃尔湾(AndvordBay),雄伟壮观的冰川成为它天然的屏障。纳克港(NekoHarbour)也是能登上南极大陆的仅有的几个地点之一。

巴布亚企鹅将这里视作自己的家,也成为岛上唯一的主人。而我们这些外来者,是不能打扰它们的自由生活喔!

纳克海港冰川围绕,壮丽大气。在这里、只要找一个略高的小山丘安坐于此,欣赏安沃尔湾的巍峨美景,好奇的企鹅就会慢慢向你靠近,陪着你一起呆坐放空哦。

在冰雪复盖,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的雪域中留下这难忘的极地一跳!

16日下午登陆艾米兰特布朗科考站(AlmiranteBrown)

这里曾阿根廷的工作站,夏季人满为患,直到1984年站上一直驻守的医生因不能继续忍受即将到来的漫长冬季,用一把火烧掉了工作站。没有人在那次火灾中受伤,但从此这个站点就废弃了,只保留了几个储备物资的紧急援助屋。

比较有趣的这里可以进行任何人都会的滑雪运动。爬上唯一的山坡,山顶风光无限尤其是付出了汗水的代价,然后直接用屁股滑下山。

我也爬到斜坡体验了把高处滑冰。

我在南极——艾米兰特布朗科考站(AlmiranteBrown)

17日天气充许我们再次登陆。上午8点开始巡游罗伯特岛——象海豹的居住群

我们惊呀的看到象海豹在岛上与企鹅🐧友好相伴,共同筑巢。

2月17日下午气温开始降低,风卷碎冰,飘雪迷眼。虽然己进入南极夏季,但气温依旧很低。我们怀着期盼已久的心情登陆中国南极长城站。

当到达长城站,看到飘扬的五星红旗和长城站的工作人员时,敬意油然而生,眼泪忍不住淌了出来,深深地为祖国而自豪,默默地向所有建设长城站的工作人员致敬!

长城站位于西南极洲,南设得兰群岛乔治王岛(King George Island)南端,其地理坐标为南纬62度12分59秒、西经58度57分52秒,与其它国家南极站相比,中国长城站更为高大上!

看完极地前言倍受激励,对工作在南极的科考队更为崇敬!为祖国的科考队点👍

长城站(GreatGreatWallWallStationStation)

中国的集聚地,同时也是南极地区科学考察站最为密集之地,智利、阿根廷、韩国、俄罗斯、乌拉圭等国的考察站均不远。

长城站所在乔治王岛(KingGerogeIsland),不仅风光旖旎,还有海鸟、企鹅、海豹等极地动物。

这里是科考队员居住区域。

听长城站讲解员介绍:中国在南极有长城站、昆仑站、中山站、还有新建的泰山站和极光站。长城站在菲尔德斯半岛,每年雪龙号先到奥大利亚弗里曼特尔港口进行补给,然后穿越西风带,到达中山站,之后再从中山站出发,穿越南大洋,来到极光站进行补给给。

这块标牌上、标注了所有科考队员来自地和公里数,其中也有我们柳州老乡加入了南极考察队。

这是中国在南极岛上树起的第一块标牌

这幅‘’南极之光”是海天出发前专为长城站写的,并实现了赠送给南极🇨🇳中国长城站的愿望。

而且还很荣幸的与长城站负责人合影留念!

2月18日上午,探险队按排我们巡游最美的天堂湾。南极半岛上巍峨的群山和深邃的冰川与冰海中巨大的浮冰,使人不由得感慨冰和水的神奇与魅力。当我们面对广骛的玉洁冰清,巡游在这里,如置身地球之外,超拔乎人间,从眼睛到心灵,接受一次纯静的洗礼!

天堂湾的美,在还没有抵达的时候就已经展开,沿途掠过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冰山。如果说,北极的冰山以金字塔形为多(冰岛),那么南极的冰山,更多彩异样。蓝天,海水,雪山,冰山,色彩纷呈,各展英姿。(篇幅有限,挑选几张供欣赏)

巡游天堂湾的第一个惊喜就是发现海豹,这只海豹斜着身、抬起头望着我们,两只鳍不停的摆动着,似呼要与我们打招呼。海豹的特点是头小身粗没脖子,相对而言,我们看到的这只海豹就算头大的了。

海洋生物专家告诉我们,不管是海狮、海豹、海狗、海象都寻找巨大的浮冰栖身,随浮冰而飘在冰海上。

当冲锋舟始到冰湾开阔面,四顾望去,周围竟是一片闪耀着蓝色光芒的冰世界。平静的海面洇染着神秘的幽蓝,那些勾魂摄魄的美丽冰山,就像展翅欲飞的瑶池仙鹤,舒展着优美的身姿,从眼前缓缓舞过。

眼前,硕大的冰山裸露着整齐的竖断面,可以想像当它从冰川上崩裂时的惊心动魄。

冰山的水下部分折射出光彩夺目的碧蓝,它像浸润在水中的蓝宝石,已经等待了五百万年,今次的惊艳相遇,是修行了五百万年的缘分。雪花含有空气,多个反射面反射阳光,呈现出红绿蓝三基色相叠加的白色。冰山越积越大,压力也就加大,巨大的压力将空气挤压排出,反射阳光的能力减弱,相对穿透力较弱的红光和绿光被吸收,穿透力较强的蓝光便呈现出来,形成如此赏心悦目的翠蓝。

然尔,冰山有百分之八、九十是在水下,浮在水上的部分只有百分之十到二十。冰山是在天气暖和的时候从冰川或冰架上断裂、分离出来漂流在海面上的。

远景是白云缠绕的雪山,两座山峰之间是巨大的冰川,冰川从高处缓慢滑向大海,不断地向下流动、堆积,处于下方的冰雪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夏季来了、海冰融化,临近海水的冰川失去了支撑,于是断裂、脱落,轰隆隆的巨响终归沉寂,从此,冰山就流浪于大海间,此生漂泊且随风了。

天堂湾

船员们赋予这里一个美丽的名字“冰块巷”(IcebergAlley),一眼望去那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浮冰感觉如同身处仙境,这48公里的航线就是50万只阿德里企鹅的家园,同时也是巴布亚企鹅、美洲海豹和杀人鲸的家园。

2019年2月18日晚我们收拾行李,满载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回忆返航。(南设特兰群岛、南极半岛——乌斯怀亚)向北航行跨越德雷克海峡,缓缓返回乌斯怀亚。

2月19曰正逢中国元宵节,邮轮上按排下午包饺子活动。个个都大显身手,我们也勇跃参加其中。晚餐欢度元宵节,最热闹的是来自北京附小的学生,(参加南极考楂队最小的10岁女生)元宵节在南极半岛船上为二位学生举办生日晚会,歌舞升平,热闹极了。全船人都为祖国勇敢的后代举杯共贺!并为勇敢参加南极巡游的十多位70多岁的老顽童祝贺!并为南极冰泳的三十多为勇士祝贺!祝南极巡游的驴友继续开啟精神的远征!

2月19号晚,拉下了九晚十天南极巡游帷幕,船长专门举办送别晚宴!海天将自己早已写好的“亚特兰蒂”(邮轮的名号)赠送给了船长与探险队长。

2019年2月20日清晨醒来,窗外已经是乌斯怀亚的阑珊灯火,我们终于安全抵达乌斯杯亚,回到网络时代,结束十天的南极之行。

南极采风感悟:

南极是一块神奇的地域,也是一块纯净的地域。来到南极这个特殊的区域,面对浩瀚大洋,千年积雪,面对陆地上很难见到的成群憨态可掬的企鹅、海豹、和一望无际的大洋水面上不时出现的巨鲸身影,除了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产生发自内心的喜悦、震撼和膜拜外,也更加激发人生为追求灵魂生活而继续开启精神的远征!

南极是自然伟力,是无垠与圣洁,是天与地,宇宙与人类的宏大话题,是人生一辈子最浓墨重彩的鲜活记忆,是摇椅上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别了南极,视觉享受,灵魂感动,魂牵梦绕,永世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