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國畫*品逸》 繪畫/鄭亞林

詩文/鄭亞林 設計/朱少安


  选择了艺术,便意味着接受了孤独。这是我的座右铭,也是我坚持的信条。它通向孤独,力避喧嚣;鲜顾人情通达,鄙夷离本虚夸。根植于传统艺术之基,又游离于“表面”艺术之外。让有画有诗的日子成为生活的一种常态和形式,而不是为无病呻吟所做的做作,醉心于自然大爱所释放的泽惠,于孤芳中求自赏,乐于画中,利于畫外。这便是绘画的真谛。


轰里听雨五更天,长冬难得伴春眠。鲜晓屋外芳菲早,闻啼方叹岁又年。

欲沁荷香登微舟,清影摇臂微风柔。浆声次第深入里,红蜓触水戏佳偶。

藕花醉时烈日炎,但闻摇叶搓声喧。布谷柳林催收割,翠雀叶底把鱼衔。

轻波微浪金粼粼,曾是贵中仕女身。不与它族争爱崇,专偎罗盖伴华春。

离时尚易逢时难,掌也鱼也岂得兼?千年一首轮回度,先观凝菊后会兰。

芭蕉绿时樱桃红,季令有律互不同。黄鹂勤忙哺雏幼,夜莺放喉纵歌情。

经春鹡鸰怎知秋,红衣尽脱披黄裘。十里硕实皆成色,花无叶落待珍馐。

天降惊雷润云水,夜雨东风紧相随。萦石连翘条上舞,乌鸫依偎醉春晖。

樱花香时伴鸡鸣,夜蛙声里有雷声。欲记此景诗书画,扣门文达于丹青。

祥禽冠顶一点红,时闻常顾于苍松。修身养性宜文笔,也落蒹葭芦荡中。

菊有良类曰素葵,鲜生污壤垢泥堆。君若无品来相照,醉卧归途能识谁?

岭上石菊芽已深,孤芳野凹避闲林。待那万籁消迹日,摘花自予有缘人。

杏李落姿桃花肥,焉等四月尽芳菲?粉意写罢方成曲,何不潇洒走一回。

观罢清菊又待梅,梦中纷似霪雨飞。岁岁恋枝不停歇,除却客骚又当谁?

卿卿你我轻轻风,似火骄阳遍山腾。欲把造化尽入眼,拾笔欢写映山红。

暮霭茫茫野塘边,芦花摇曳伴菖萱。潜荷雄凫咕咕急,唤来秋色共长天。

阅秋之时休语花,理当醉痴论硕雅。春风早已化秋雨,是丰是收当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