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一主题三月的选题是哲学大师经典语录。第一次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就哇哇叫难。毕竟哲学是研究普遍和根本问题的学科。哲学的大筐里装得进宗教、装得进科学、装得进儒道墨法、还装得进经济价值,只要能和本质沾上边都能塞得入。而冷傲高贵的哲学大师们都好坐在家里瞎琢磨,琢磨的结果是他们不仅瞧不上营营役役的“普通人”,还在1833年把动手做实验的脏兮兮科学家踢出哲学家队伍,甚至他们之间还多半互相看不上。他们互相看不上的程度比相轻的文人可厉害多了。著书立说,夹枪带棒生怼不说,偶尔还会拔出老拳来互殴。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多半老闷在家里,不爱锻炼身体也不爱串门,估计还会发生流血事件。所以随意抓出一句大师经典语录,估计可以找到一百句反对的论调,还句句都言之有物,毕竟世事无绝对啊。特定时间看着再有理儿的事儿,一旦上升到事物本源的高度就不一定说的通了。

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号称哲学直击灵魂三连问。倒不一定真是哪个特定的哲学大家说的?不过这只大雪后爬到髙枝上吹冷风的胖松鼠那迷茫四顾的眼神颇有哲学家的风采。就拿来做开场吧。

这张算是夹带的私货吧。毕竟现在神学属不属于哲学争议还是挺大的,而且也不知道是哪个哲学大师说的。这是上下班必须经过的一间教堂的大门口,从来没见大门开过。每每天气转凉,门口就变成了流浪汉的家园。

中国泱泱大国,公认算得上哲学大家的却很有限。其中老子是我第二喜欢的哲学家。喜欢他清静无为的调调,特别适合我懒洋洋喜静不喜动的个性。偶尔觉得自己太懒惰,就翻翻道德经,看看“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就觉得自己和哲学家想法接近的很,可以拿来得意一下。然后遵循常道,继续懒洋洋。老子思想的核心是天道和谐,讲究人和自然的平和共处。这张照片算是切题吧。

存在主义的保罗·萨特最牛X的事迹莫过于拒领诺贝尔文学奖了,非常遵循他“人生来就是自由的”这个原则。就是不知道他“人是注定要受自由之苦的”是不是在拒领之后的感慨了。雕像是美国奠基人华盛顿将军。遥想美国建国初期,虽然得到了自由,但也出现了很多新问题,一时之间甚至还出现了不如之前的言论。这句话拿来形容那个初尝自由的时代倒是合适。

老子和庄子都喜欢用水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水真是挺神奇的,无论多脏兮兮的水,只要静止就能澄清出来而清楚的反映外界。人心亦如是,平心静气才可以见真知。

哲学家少有女性,汉娜·阿伦特是其中的翘楚。身为犹太人的她在观看了对杀人无数的二战战犯阿道夫‧艾希曼的审判后提出了平庸之恶(The Banality of Evil)。在她的看来恶是平庸的,会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当个人完全服从体制的安排,或希冀某一群体的认同,都可能堕入恶而不自知。而防止入恶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美国四处可见的二战holoccaust纪念碑还是很有警示作用的。

不光和其他哲学家较劲,还和自己较劲。内心检视到把自己写成人渣本渣的卢梭除了是创世纪的哲学家之外,还是音乐家。他的音乐美学思想对他哲学思想形成和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原来顶级的音乐家,还是哈佛人类学专业毕业的顶级音乐家,对社会事件的看法真的有着孩童气的通透和人性本初的纯真。

中国禅宗和佛教相比更偏哲学。禅宗里最出名的莫过于六祖惠能。而传说中惠能最高光的时刻莫过于没剃度四处流亡中叫花子一样的他面对一大堆僧侣指出他们的问题“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了。 嘲笑人家风动幡动容易,可有几个人真能做到不动如山呢?

说起哲学家,怎么可以少了辩证法的大师黑格尔。说他是推崇和争议都最大的哲学家,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反对。“在纯粹光明中就像在纯粹黑暗中一样, 看不清什么东西。”公认的解释是说黑暗是与光明相生相克,共存的,缺失任何一种,便什么也不会产生。是用来佐证他的辩证法思想的。我却固执的认为他是说绝对的白和绝对的黑一样,都是危险的。

诸子百家中我最喜欢的是道家,很明确是因为喜欢老庄的勘破世情和逍遥自在。至于墨家怎么会在诸大名家中脱颖而出,成为我心目中的第二名,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毕竟墨家崇尚的什么兼爱、非攻、尊天、事鬼啥的我都不感冒。细究起来,除了墨子对上公输盘,靠着沙盘推演就退了一国之兵的热血沸腾之外。更重要的应该是第一代穿越种马文—黄易大师的《寻秦记》-----里塑造了好几个形象特别高大以天下为己任墨家人。尤其是矩子元宗,有种明知事不可为而为之的傻劲儿,很让人尊重。而当年美国印第安人面对火力占对优势的侵入者表现出来的又何尝不是这种至之的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