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字 甜甜的妈
图片来自 八仙团

早春二月,春寒料峭,乍暖还凉。风雨中还带着些微冷,空气中却早飘来了旖旎多姿的春的气息:杨柳吐绿,鲜花芬芳,青山含情,碧波荡漾……春风轻灵飘逸地拂过每一寸山岗田野,山朗润起来了!天空亮堂起来了!

这时候,一种应季植物在第一场春雨后破土而出,它,洁白如玉中露出微黄娇绿,晶莹剔透且又盈盈水亮。时而爽脆可口,时而隽永细腻,时而缠绵婉约,时而滢润多汁。在平淡和清甜之间惊鸿一瞥,留下隽永而又转灵的回味。如此这般美味的大自然的尤物就是春笋!

春笋,挟带着泥土的芬芳和田野的清香跨跃整个万物凋零寒风凛冽的冬季,在这繁花似锦欣欣向荣的春天与你相遇。这是怎样的一种邂逅呢?此刻的春笋营养丰富,汁水丰盈,肥嫩可口,所有一季的养分都凝聚其中,厚积薄发。


揉和着春的清新夏的热烈秋的厚实和冬的凝重,只待你轻摇它柔软的腰身,或炒或炖,或涮或汤,或剁碎成馅儿,佐以少许调料点缀,幻化成醇香浓郁的一口。只为滋润你的心田,抚慰你的心灵,让活色生香和艳惊四座在舌尖上绽放。

    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宋 · 苏轼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初到黄州

苏轼


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

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逐客不妨员外置,诗人例作水曹郎。

只惭无补丝毫事,尚费官家压酒囊。

《咏春笋》

(唐)杜甫


无数春笋满林生,

柴门密掩断行人。

会须上番看成竹,

客至从嗔不出迎。

《食笋诗》

(唐)白居易


此处乃竹乡,

春笋满山谷;

山夫折盈把,

把来早市鬻。

笋其实就是竹子初从土里长出的嫩芽,埋在土里,外皮粗糙硬实,里面却是妥妥的"柔软少女心"。记忆中的笋似乎是和春天有关的东西。每当和暖的春风吹过田野,江南人家都会做腌笃鲜:咸肉鲜肉煨成一锅浓香,上面放入鲜嫩的莴笋,那是一道春菜。

"腌笃鲜"就是笋和肉的天作之合, "腌",就是指腌制过的咸肉;"鲜",就是新鲜的肉类(鸡、蹄髈、小排骨等);"笃",就是用小火焖的意思。把咸鲜和鲜香放在一起,让时间把春天笃成一锅美味佳肴。

腌笃鲜的做法各有不同,在我们家乡,几乎所有的主妇都有自家的独制美味秘方。从小跟随做了一辈子饭的阿婆长大,我对食物的理解有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除了固有的春芛,鲜肉放蹄膀和排骨,咸肉放肥瘦相间的五花肉,西乡肥厚的百页打成结,以去除多余的肥腻,起锅前的莴笋使汤头清香四溢!更主要的是在炖肉时放几颗干贝,口感更有层次香味愈加醇厚,汤头呈清澈的琥珀色。

笋的做法还是很多的,既可以原汁原味体味它本真的原始底味,也可以浓油赤酱赋予它更深层次的光华亮丽!吴昌硕的"客中常有八珍藏,哪及山家野笋香",道出了笋在江南人心目中的"素食第一品"的地位。



油焖芛,就是又一道老天送给人们的春天礼物,与腌笃鲜的返朴归真不同,油焖笋讲究的是汁浓味美。蚝油鲍鱼汁生抽老抽油盐酱醋一样都不能少,就为了捕捉春日里稍纵即逝的一抹鲜嫩!

江南人家还习惯把笋切碎剁成馅儿,做成团子或馄饨或者饱满结实的肉圆子。把郁郁葱葱的野意就收拢成温润鲜美的一握。加入芛丁之后,既增加了口味的鲜香复合,又提升了口感层次,那爽脆趣味的"沙沙"声,总让人欲罢不能,一刻也停不下来。

虽然春光短暂,但至少我们可以通过烹煮美食来收藏春天。面对大自然的恩赐,最好的赞美方式就是呼朋唤友共享一桌以春季当令食材春笋为主的春之宴,齿颊留香间深切体会春天的美丽。那才真真正正的是不负春光不负卿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