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鱼玄机不想死,不想在长安街头被当众砍头,她当然能够做到。且不说她显赫于外之名声,遍布朝野之朋友,仅凭当时大唐律法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做到。

根据大唐法律:

奴婢属于主人的财产,等同于牲畜。奴婢若有罪,其主人不经官府私自处罚而杀之,杖一百。奴婢若无罪而被其主人杀之,徒一年。

鱼玄机打死的是自己的奴婢,充其量也就被判一年。

然而哀莫大于心死,她宁可放弃生命。


起初,因为可惜了鱼玄机,我也误认此观点。仔细想来,错了。

大唐这条律法一定是有前提的,起码藏尸灭迹超出了这条律法所限范围。至于不少传记说是审判她的法官、京兆尹温璋公报私仇,我个人认为也不尽然。温璋虽说是个酷吏,好像还没有他胡乱判案的记载。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无数后人沉迷于对鱼玄机才华的惋惜中,无休无止,甚至从千年之前的旧文中寻找一切可以为她开脱的理由。

即是寻求到依据又能如何,鱼玄机案件早已埋入岁月深渊。


于是,又有人找到新的出路,证实鱼玄机就是韦庄,就是和凝,她没有被斩首,而是释放回家,从此隐居,并且延续着诗词写作。

凡此种种,我想只能说明大家都不忍她落得这样的下场罢了。

长期以来,世人对唐代些许人物的争议不断,焦点之一便是才华横溢且美貌多情的鱼玄机。如此多人围绕她身边说三道四,那就是她有故事值得去听去讲。一个地位低下的女子,能在盛世繁华的大唐王朝行走生风,最终响声如雷、悲壮落幕,即使已经离开舞台仍然引来众人口舌之争,难怪鱼玄机值得一看。


首先值得一看的是这个西北女子的美丽。怎么评价她的美丽?

她与薛涛、李冶、刘采春合称唐代四大女诗人,那三位都是世间公认的绝世美人,而她则是四人中最标致的一个,这样说可以想象到她究竟有多美了吧。


美丽加上才华,原本是锦上添花之事,到了她那里却拷贝出不一样的命运结局,的确让很多人欷歔不已。

其次值得一看的自然是她心理与行为变化,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一个纯情少女走向跌宕起伏的风流人生,最终自取灭亡?

很多人期待,揭开鱼玄机的风流面纱。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鱼玄机二句诗中,"君"指的是谁?"情郎"又指的是谁?

诗句出自鱼玄机不同的二首诗,看似有所指,似乎又有所不指。其实皆在暗指温庭筠。

能占有鱼玄机肤体的男人不在少数,而终生能占有她心灵的,就只有从未占有过她肤体的温庭筠。


温庭筠何许人也?据记载其相貌有若钟馗,长相丑陋,且还长鱼玄机20余岁。可他是花间派的大诗人,名气贯穿整个大唐。温庭筠在鱼玄机心目里,堪比一座深邃浩渺的星空,所以年少便已是敢恨敢爱的她钟情于他,一点都不足为奇。

鱼玄机,字幼薇,又字蕙兰,自幼聪慧,酷爱诗书,加之思路敏捷,想象丰富,12岁时已是出口成章,三步成诗,在长安城内被誉为美女诗童。

已近中年的温庭筠是专程来找鱼玄机的。

当他看到眼前未满13岁的鱼玄机,这位喜爱出入风月场所、对女人尤为识货的大诗人已经断定,鱼玄机将出落成长安城美貌绝伦的女子。

而当他以“江边柳“命题,鱼玄机几乎不加思索就吟诵出一首诗: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他顿时发现,这首看似不经意便吟咏而出的诗文,无论诗情意境、遣词用句,都属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出自一个未成年小孩之口,令人惊奇。

从此之后,爱才惜才的温庭筠便成了鱼玄机免费的先生,不但悉心为她辅导诗文,还经常帮衬生活拮据的鱼玄机娘儿俩。

无疑,温庭筠成了鱼玄机成长岁月里最最可以依靠和信赖的男人,当她情窦初开的时候,从此这个男人便已经占有了她整个心灵。

温庭筠虽然风流成性,却并非唯利是图的小人,某种意义上讲他是一个君子。他何尝没有看出身边这个小姑娘的非分之想,并且时刻坚守着师生界限。没过多久,他选择离开长安,远去湖北襄阳任刺史徐简的幕僚了。


没有了温庭筠在身边的日子,鱼玄机发觉自己特别的不习惯,脑海常常会涌现出一种对他的挂念。强烈思念的驱使下,她写下一首五言律诗《遥寄飞卿》:


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
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
珍簟凉风著,瑶琴寄恨生。
嵇君懒书札,底物慰秋情。


泥牛入海,了无音讯。

她不甘心,又写了一首《冬夜寄温飞卿》:


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
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
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
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


还是泥牛入海……。

温庭筠再次回到长安,已是两年多以后了。此时的鱼玄机也已是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她仍然在努力把现有的师生关系改变成情侣关系。


新科状元李亿的出现,让被恋情侵袭的有些招架不住的温庭筠产生了君子成人之美之心,他错误的认为年龄相当且有着富贵家庭背景的李亿能够给鱼玄机带来婚姻幸福,便撮合了这段姻缘。16岁的鱼玄机嫁入李家为妾。


之前,李亿对鱼玄机早有耳闻,知道她不但美若天仙,而且才华出众。他曾在游览崇贞观时见过鱼玄机题于观壁上的一首七绝:


云峰满月放春晴,历历银钩指下生;
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在老友温庭筠家中,一幅字迹娟秀的诗笺也曾让他念念不忘:


红桃处处春色,碧柳家家月明。
楼上新妆待夜,闺中独坐含情。
芙蓉月下鱼戏,彩虹天边雀声。
人世悲欢一梦,如何得作双成?


温庭筠做媒牵线,李亿自然喜出望外。

《唐才子传》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咸通中及笄,为李亿补阙侍宠。夫人妒,不能容,亿遣隶咸宜观披戴。”

说的就是16岁的鱼玄机被补阙李亿纳为小妾。但李亿的原配夫人出身望族,不能容忍这个小妾,慑于夫人之威,3个月后,李亿一纸休书,将鱼玄机送入咸宜观。


初为人妻的鱼玄机体贴丈夫,善解人意。

李亿去江陵接原配夫人裴氏来京,在她看来合情合理。她通情达理地送别了李亿,并牵肠挂肚地写了一首《江陵愁望寄子安》: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岂料裴氏来到长安,即刻喝令随身人员把一旁迎接她的鱼玄机按倒在地,用藤条狠狠地毒打了一顿,然后逼迫李亿将她赶出家门。

李亿不愿得罪出身名门望族的裴氏,竟然一纸休书,了断婚姻。

李亿虽畏惧夫人裴氏,内心却觉得此事处理不妥,实在也不舍得放弃鱼玄机。于是暗地派人偷偷把她送到曲江偏僻的咸宜观,准备等那头嗷嗷大叫的母老虎气消后,再对这头温顺乖巧的小绵羊做进一步打算,他对她发誓道:“暂时隐忍一下,必有重逢之日!”


事实上,鱼玄机被休后的三年里,李亿并没来过道观一次,甚至连书信都没有写一封。如此可见,要么裴氏对其的管束严防无漏?我想不至于,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他在利害关系面前最终决定放弃鱼玄机。


温庭筠的善意之举,可谓害了单纯善良的鱼玄机。多少个日日夜夜,她在思念里流干了泪水,只能把满腹痴情寄托于诗中,此时一首《寄子安》道尽人间相思:


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
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
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
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


朝思暮想化作无数诗笺,日日失落有如绵延曲江。在又写下一首《寄李子安》后,鱼玄机已是万念俱灰,她心,完全碎了,当她听到李忆早已携妻远赴扬州为官去的消息后。


《寄李子安》
饮冰食檗志无功,晋水壶关在梦中。
秦镜欲分愁堕鹊,舜琴将弄怨飞鸿。
井边桐叶鸣秋雨,窗下银灯暗晓风。
书信茫茫何处问,持竿尽日碧江空。


当晚,遭受爱情重创的鱼玄机如梦初醒,在清冷的咸宜观中秉烛写下《赠邻女》: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随后,伤心极致的她,将叠叠诗稿撕成片片旧梦,抛洒于无终流去的曲江。

鱼玄机原本就是一个聪明女子,聪明与愚笨的区别在于对教训的领悟以及铭心刻骨。如果说温庭筠宁可夜夜泡在青楼也不愿碰她情有可原,那么李亿的感情玩弄着实让她无法释怀。

她无法相信这个摆在眼前的现实,无法相信人世间的男人竟然如此绝情。原本就心高气傲的鱼玄机一旦对世事彻底绝望,便很容易从自爱自怜走向自戕。


在唐代,许多知名的道观即是游览胜地,又是热门的交际场所,才色稍佳的女道士自然是现成的交际花。

鱼玄机陆续招收了几个贫家女子,开始了一种灯红酒绿、放荡糜烂的生活。当咸宜观门外贴出了一副“鱼玄机诗文候教”的红纸告示那刻起,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长安,各种文人雅士、风流公子,纷纷慕名前往拜访。


咸宜观中,鱼玄机陪客人品茶论诗,煮酒谈心,游山玩水,打情骂俏,若遇有人杰英俊者即可留宿观中风花雪月。若不顺眼,闭门谢客。鱼玄机以此种方式堕落,终究是在麻痹自己被深深损伤的神经。

鱼玄机在咸宜观的所作所为,温庭筠早有所闻。他左思右想,在踯躅了一段时日后还是来了。无论他对今天的鱼玄机之处境有无自责或抱有多大内疚,他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劝说鱼玄机千万别再这样毁掉自己。

鱼玄机自始至终没有转身看温庭筠一眼,自始至终没有讲一句话。望见哀莫大于心死的爱徒的背影,温庭筠摇头叹息,悔不当初……。


以后,鱼玄机更是我行我素,性情变得越来越乖舛,心胸也越来越狭窄。


乐师陈韪,体格魁梧,眉目清秀,言谈举止略带几分腼腆,是鱼玄机比较中意的客人之一。

当听说他与自己的奴婢绿翘有染,更讨厌的是在绿翘的乳房上竟然有自己情人留下的指甲划痕,妒火顿时燃遍鱼玄机周身上下,于是拿起藤条死命的抽打绿翘,等她力疲停下手时,才发觉绿翘已经断气身亡。

随后,鱼玄机趁着夜深人静,在后院的紫藤花下挖了个坑,把绿翘的尸体埋了。

公元871年,长安,深秋。

无数市民涌上街头,在微风细雨中围观官府对鱼玄机的行刑。人们争先恐后翘首而望,都想目睹这位风流道士的美丽芳容。


鱼玄机被按压在断头台上那刻,异常平静,目光暗淡,似乎对临将走到尽头的27年生命旅程已经没有任何留恋。她淡定的合上双眼,那张美丽的脸庞在风雨的揉虐下更加显得楚楚动人。


在生命的最后那刻,她自己揭开了那层在世人眼里被谬误为荒唐的神秘面纱,她的最后一首绝唱,成为她生命有血有泪的句号:


《句》
焚香登玉坛,端简礼金阙。
明月照幽隙,清风开短襟。
绮陌春望远,瑶徽春兴多。
殷勤不得语,红泪一双流。
云情自郁争同梦,仙貌长芳又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