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尔木机务段青藏铁路格拉段通车前的记忆

  打开尘封的记忆,总有一些令人感动,令人难以忘怀的经历;泛黄的照片总能开启思绪的闸门,带我们走进那个难忘的年代,把特定生命状态与生存环境瞬间的凝固和定格。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总在回望,呼唤,始终没有忘记那段岁月,因为那里有格机人的艰辛和成长足迹,有格机人激昂或感伤的情怀。

  1984年5月1日,青藏铁路哈尔盖至格尔木段通车,格尔木火车站举行了隆重的通车庆典,省长黄静波为首趟列车开行剪彩。亘古的柴达木终于响起了高亢的汽笛声,这片沉寂的土地从此有了生机,格机人的历史也从这时开始书写。

  哈格段的通车,进一步带动青海以及西藏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为修建青藏铁路格拉段在人力、经验等方面奠定了基础。

  刚通火车时的格尔木,宽广的街道上没有车流,我们经常步行从河东到河西逛商场,那时候就是不买什么东西,看看人,看看热闹也很有意思。这里没有熙熙攘攘,没有琳琅满目,更没有花好月圆。就连城市的一些主干道还没有铺设柏油,都是砂石路况,走一趟鞋上、衣服上会布满灰尘。物质匮乏并存精神的贫瘠让一些人的意志信念发生着动摇,许多家长也不甘心把儿女留在西线。

  从铁兵手中接管的厂房设施,只有屈指可数的十几台简陋的设备,空旷的厂房里,最为显眼的是有几台机加工车床摆放在那里。用当时的话说叫“先通后备”,可以理解为先配马后备鞍。粗放式的检修都未达到能力就更谈不上精密的检测手段了,机车的主要配件要去1000公里以外的兰州厂家去拉。

提起青藏铁路,不得不说“关角隧道”,它是青藏铁路的一处“瓶颈”。乘务员的每趟执乘都要同它打交道,都要在漆黑的隧道里行驶近30分钟,打着头灯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前方,直到安全驶出隧道。因为隧道的地质结构复杂,一直有大量的渗水排出,顶部像个水帘洞,地基经常膨胀,影响钢轨的几何尺寸,它不仅对工务线路造成极大影响,同时对于机务也是艰难的乘务区段,由于长时间低手柄运行,柴油机燃烧不良,会造成喷油泵积碳。关角山的小曲线半径线路又会造成轮缘非正常磨耗,给机车检修和保养工作带来难度。

  松如沟车站,没有松树也没有河流,是青藏铁路最艰苦的车站之一。松如沟至临山区间属严重沙害区段,这里狂风呼啸,凶沙漫道,经常有列车遇到风沙把线路掩埋,不得不停车扒开沙子继续行驶。它不仅对线路安全带来威胁,同时也让机车质量尝尽了苦头。担当此乘务区段的机车,会受到严重的沙害影响,肆虐的风沙会通过柴油机进气系统进入柴油机,造成缸套段磨超限,电机碳刷加速磨耗等问题,不到公里数的机车不得不扩大修程,本来机务段就运能紧张,车修不出更加影响运输。虽然格机人想了不少办法,加装滤清器,在活塞、缸套材质上做了不少文章,但依然没能有效地减少检修职工为保证机车供应而进行的加班加点,谁也无法知道从建段到现在,检修职工到底更换了多少超限缸套和活塞。

  格尔木机务段还有一段叫“万丈盐桥”的乘务区段,它位于格尔木至敦煌的公路上,有32公里的线路是浮在卤水上面的,公路就像一座桥梁一样横跨察尔汗盐湖,折合市制可达万丈,被称作“万丈盐桥”。与盐桥平行的是举世闻名的青藏铁路,在盐湖湖面上,铁路采用了打沙桩这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方法,建筑工人首先在盐壳上钻孔,然后将沙子灌注进去, 厚厚的盐壳依托几千根沙桩承载起了长龙般的列车,使列车顺利通过。列车通过“万丈盐桥”一望无际而又平整的盐壳会被人们误认为是肥沃的土地,遇到温热天气也许还会看到海市蜃楼的景象。

  格尔木机务段正式成立以后,一部分职工来自全路各地,一部分职工为新招入路的青工。那时,他们正值年富力强和豆蔻年华,为响应祖国的召唤,为了支援青藏铁路建设,他们毅然远离家乡、告别亲情,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建设西北、开发柴达木的征程。在巍巍昆仑山下、茫茫沙海之中、艰苦创业、无私奉献,谱写了那个时代的创业之歌。

  建段初期,因职工新老交替,素质参差不齐,有干过内燃的,也有只干过蒸汽的。不仅技术素质差,思想素质也较低,曾经发生过因参赌博输了钱后私刻名章偷开师傅工资的;有司机和副司机赌气把列车半道停在执乘区间的;有乘务中打瞌睡冒进信号造成严重事故等等。为了尽快提高队伍素质,机务段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办法先后举办各种职工思想教育和业务培训班,并陆续招收大中专毕业生,投身青藏铁路建设。

  1995年初,铁道部根据全路面临的新形势,为深化铁路内部的改革,确保安全生产的长治久安,提出了“以围歼旅客列车事故为突破口,以安全标准线建设为载体,全面加强安全基础建设”的重大战略决策。路局、分局及基层行车站段立即落实,把此项工作列入了重点。图为段党政工团领导集体到格尔木火车站,迎接铁道部安全标准机务段验收组领导。通过验收、考核,格尔木机务段达到“部安全标准机务段”的标准,铁道部验收组的领导高度评价格尔木机务段是“青藏高原的一颗明珠”。

  安全标准机务段建设,是格尔木机务段得到的最好历史契机。格机人没有安于现状、牢骚抱怨,更没有妄自菲薄,而是紧紧地抓住机遇,建思想、建队伍、建管理、建作风,使一穷二白的机务段管理得到了加强;职工队伍素质得到了提高;环境彻底发生了改变,随后经过安全基础建设的三年努力,跃升为全路安全标准示范段的行列。

当时上级对段领导班子有着“不换面貌就换人”的要求,为推进创建工作,路局、分局领导及业务部室的领导多次到段平推检查,形成了领导带头,全员参与,真抓实干的态势。上百个日日夜夜机关人员没有休过双休日。上午在段长、书记的带领下平整场地,下午整章建制,补充完善台账资料,并努力熟知本岗位的应知应会,做到“一手准,一口清”。以达到内实和外美的统一。格机人铺设草坪、硬化地面、修建道路,把机关楼背后,线路与线路间大面积坑坑洼洼的场地全部平整出来,并清理出在线路中常年存留的白色垃圾,使段的环境得到美化和净化。

  通过创建安全标准机务段的工作,不仅夯实了段的安全管理基础,也使设备得到补强,作业场地及环境得到改观,操作规程和作业标准得到了落实。通过围歼机车小而广故障,有效整治了油水管路的“跑、冒、滴、漏”和电器线路的“松、虚、短、破”,使机车质量显著提高。

  通过创建安全标准机务段的工作,运用车间“一次出乘标准化”得到有效落实,“列车运行监控设备”的修管用及数据分析得到强化。加强了现场作业及关键点控制,杜绝了两冒事故和旅客列车事故的发生,使安全运输生产有序可控。

  段长徐克生等领导到职工家中进行走访,带去组织对职工的关心和温暖。他是建段初期格机段检修工作状态亲力亲为的见证者,身为段长曾经为抢修机车而亲自上车和职工一起拧板子组装连杆。

路局机务处安为民处长,到格尔木机务段进行建线建段平推检查工作,在检修车间听取段长毕洪斌关于围歼机车“小而广”故障工作。

  为了保障列车运行安全,防止“两冒”事故的发生,段所有机车均安装使用了“ZTL-1型自动停车装置,与机车信号和无线电列调电话统称为“机车三大件”。机务处副处长王来生到段检查工作,讲解全路运用安全工作形势及LKJ-2000型列车运行监控仪的优特点,并表示对段运用机车尽快投资安装LKJ-2000运行监控装置。

  监控车间职工在输入采集LKJ-2000型列车监控装置的使用数据。

  稳定的机车质量单靠苦干、实干是不够的,先进,科学的检测手段也是必备的,从建线建段到强化安全基础建设的几年中,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格尔木机务段各项检修检测工装设备有了长足的补强。图为检测人员运用铁谱分析仪对柴油机油脂润滑状态分析判断缸套磨损情况。这样可以减少机械拆解,一定程度上减轻职工的劳动强度。

  段建立了西宁分局第一个多媒体电教室,利用工余时间开办计算机培训班,为以后的新设备,新技术,网络信息工作打下好的基础,很多职工的都具备了相应的计算机应用水平。段还鼓励职工参加成人高等学历教育,很多人学有所成,能够在青藏铁路公司的各个岗位施展才华。

建段初期,单身宿舍是段上顾及不够的地方。没有暖气,大负荷用电器取暖,火炉取暖现象普遍。水房水池堵塞,污水遍地,厕所窗扇掉落,隔墙坍塌,砖被当成垫脚石,粪便堆积无人清理,令人无法如厕。面对单身宿舍不得不解决的问题,段领导把宿舍的整治工作列入到议事日程,而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在于先解决取暖问题。单身宿舍距段和地区锅炉房都有上千米的距离,铺设暖气管路需要大笔资金,而段财力有限,上压力锅炉又需要严格的安全审批,手续无法办到。最后段选择上了一台4吨常压锅炉,为单身楼通上水暖。随后,段又为单身职工铺设地砖,粉刷房屋,配置了衣柜、桌椅家具及床单、被罩,开展创建“文明宿舍”活动,极大地改善了单身职工的住宿条件。图为职工家属为单身职工拆洗被褥。

  内燃机务段要跟燃油打交道,很多职工就利用这个便利,把燃油带回家烧煤油炉子。那段时间,在单身宿舍的走廊上,每个宿舍门前几乎都有一个煤油炉,一到做饭的点,满走廊烟雾缭绕,柴油味夹杂着饭香奏响锅碗瓢盆交响曲。为了消除火险隐患也为了强化燃油支出管理。段明令单身宿舍取缔煤油炉,发现一个罚款50元,但这只是治标的方法,要想治本必须为单身职工找一个做饭的地方。于是我们将单身宿舍的自行车棚改造成了单身集体灶房,单身职工做饭全部用上了煤气。

  改造后的职工食堂,职工打卡用餐。

  干净整洁的待乘室,为夜间执乘工作的乘务员提供保障休息。

  劳动是光荣的、美丽的,是创造文明的一个伟大写照。格机女工用她们的青春与智慧,勤劳与汗水描绘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壮丽画卷,她们的笑容是那样甜美。图为三八妇女节女工在参加活动。

1998年6月3日,检修车间一起两人重伤事故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暴露了我段在安全管理、作业卡控,现场流程布局,人员思想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在开展全员安全意识教育的同时,对全段吊索进行了全面检查整治,禁用了自己随意制作的简易吊索。并对检修检测工作场所进行了布局调整。在分局的支持下,我们利用基建更改资金 ,在检修楼与机加工库间修建了4个检测工作间约1600平方米,将仪表、电器、制动、燃系组4个班组搬出了班组休息间,结束了检修班组既是休息间又是工作间的历史。检修车间所有工作场地又进一步进行了布局、工作流程细化,做到待检、维修、成品区定置归位,彻底改变了以前混岗、混区作业的状况。图为职工在整洁、规范的检修工作区域检修牵引电机。

  随着文明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目前的检修大库基本都铺上蓝色的塑胶地板。而在建段初期,格尔木机务段的检修大库是简陋的水泥地面,被油浸后又油又脏,像永远也洗不干净的“大油包”。为此我们将检修库地面改成了水磨石地面,有效地改变了检修库区的精神面貌。分局长黄子禄到段平推检查创建安全标准机务段工作时肯定了我们改造大库的做法。

  铁兵修建的柯柯储油灌,使用的是输送泵发生泡沫灭火装置,为了防止设备冻结,不得不在冬天生炉子保温,而明火在油库区为重大安全隐患,用电暖气取暖,又怕电器负荷过大造成火险。每次安全检查都被发放黄色整改通知书,为了便于管理和维护也为了彻底消除安全隐患,我们向上级打了报告,要求将输送式泡沫灭火装置改成储油罐烟雾(弹)灭火装置,其大修计划获得了审批。

等到烟雾灭火装置买到后,因老油罐的检查孔和通气孔得尺寸都小于烟雾弹的尺寸,灭火弹无法装入,必须要扩孔,而在油库动用电焊就如同在太岁头上动土,如果电焊火花引爆罐内残留可燃气体后果不堪设想,寻求消防管理部门也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但我们又不愿回到重前,绞尽脑汁,最后想到了个用钻头打一圈眼扩孔的方法,然后将事先制作好的法兰盘用螺孔加垫圈紧固,终于实现了灭火烟雾弹的安装,油库从此再也不用明火取暖了。

  格机段把广泛开展职工技术“大比武,大练功”活动当作一件大事来抓,全力提高职工技术素质。段多次派出选手参加分局、路局及全路技术比武,取得较好名次。

建段初期,机务段配备的是60吨蒸汽起重机,在一次担当起复救援任务时,烧不起气来干着急,造成了起复工作的延误。现在格机段配备的是大吨位的内燃起重机,承担着格拉段事故救援保障任务。图为救援职工在进行液压起复镐的演练工作。

  以前机车的“跑冒滴漏”是停下一大片,跑起来一条线。经过机车“小而广”故障的整治,机车质量已大幅度提高,不仅机破临修减少,机车的文化状态也得到全面提升。图为整备车间职工在清扫机车整备地沟,旁边是整装待发的机车。

  分局长郭廷瑞到段检查工作时,看到设备维修组职工的休息间在维修库时,曾对段领导提出了批评。在分局领导的支持下,段先后筹集资金,建造了标准化库房,又扩建了设备工具发放间,使设备维修组的职工有了属于自己的休息室。图为材料室标准化库房。

  借助段锅炉房“煤改气”工程,我们彻底改变了锅炉房的管理和环境面貌,以前谁都不愿意到锅炉房从事尘土飞扬的工作,现在锅炉房都是清一色的女工,很多人想走后门到这个岗位。

图为锅炉房前水冲式卫生间,在此之前检修大库前的旱厕被拆除。检修库里的卫生间也进行了宾馆化改造,并为一线职工建造更衣间,进一步改善职工工作环境和条件。

  段实行了流动禁烟制度,行走和停留在厂区、机车整备区及办公区域禁止吸烟。安全巡视组检查发现会制止并处以罚款,同时规定在包保区域捡到一个烟头罚主管5元钱,并纳入车间、部门的双达标考核,全段领导带头,落实制度从“捡烟头”开始到现在“捡不到烟头”。如今走在单位,你会看到一个整洁的厂区,而且你一定看不到地上的烟头。

  “团结、务实,拼搏、争先”的格机人,每当看到这些熟悉的身影,心里总是满满的感动。

  回味在格尔木机务段所经历的那些人和事,往往在心底成为一种永恒的记忆,格机段的职工是一支能吃苦,能打硬仗,富有创造力的队伍,几代格机人为青藏铁路吃苦、奉献,这种精神在凝聚、激励和感染我们为建设一流的高原铁路而忘我工作。

  2001年6月29日青藏铁路格拉段开工典礼,路局局长董喜海,党委书记赵家田同段青年突击队员合影留念。

  2004年4月18日,格尔木至成都车首发,格尔木市市委书记胡成礼,市长杜捷到机车上看望机车乘务员。

  2004年,铁道部副部长孙永福,西藏自治区副主席杨传堂,局长赵家田等领导到格尔木机务段检查工作时看望一线职工。

  根据铁道部跨越式发展和生产布局调整的需要,2005年12月格尔木机务段撤销与西宁机务段合并,时隔6年于2011年11月重新建段。时光荏苒,岁月留痕,相信每个格机人都会留意曾经的那些日子,“格机”是一个永不磨灭的番号,她传承的是精神,书写的是情怀。

  青藏铁路全线通车后,新的征程赋予了格机人更为光荣的使命和历史机遇,格机段也以一流的管理,一流的设备,一流的队伍,一流的业绩去迎接新的考验。

 柯柯小镇的“大车们”


部分照片摘自《格尔木机务段段志.2000年》或由同事提供及网络收集,向原作者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