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恋

眷 恋


好多次梦到了故乡,回到了天真无邪的童年,想起了儿时的往事,每每在梦中醒来,心中便泛起阵阵涟漪,真是无限的酸楚涌上心头,慨叹时光荏苒似水流……油然间,热泪悄悄划过脸庞……哎!真是留不住的岁月,转瞬即逝的青春,回味无穷的乡愁。

于是在阳春三月,选择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驱车百里,回到了故乡,回到了梦寐以求的家园。在离村还有几里路的地方,我来到了儿时曾经耕作过的责任田,这里有我幼年的记忆,儿时的乐园。下车后,我走在松软的田地上,穿越几百米的田间羊肠小道,步入了当年的庄稼田。我驻足在熟悉又陌生的田埂上,当年这里锄得寸草不生,四周全是绿油油的庄稼,如今这里全是一片片果园,田埂上杂草丛生,走在上面,枯草啪啪作响。抬头看看,一片片果果园映入眼帘,勤劳的乡亲修剪那么整齐划一,在初春和煦的阳光抚慰下孕育着新春的力量。看着看着,我眼前逐渐模糊,当年的情景慢慢浮现在眼前。以前,这里是一片肥沃的庄稼田,静静的紫荆河从旁边蜿蜒流过,给这片沃土带来了充足的水源保障。春天上百号的男女老少走进绿油油的麦田除草、追肥、浇水,寂静的田野常常响起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初夏,金黄的麦穗压弯了腰,乡亲们进入三夏最忙的季节,一边顶着烈日忙收割一边挥洒汗水忙抢播,忙的不亦乐乎;秋天又进入了收获的季节,在繁重的劳动之余享受着丰收的喜悦。美丽的田野留下了乡亲们一年忙碌的足迹,也见证了一年收获满满的欢畅和惬意。

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最最难以忘怀的是一件有趣的往事。有一年秋天,我们在刨地瓜。因为特别忙,从早上天蒙蒙亮起床就到地里,一直忙到大半午,都没来得及喝口水吃口饭,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可是田里除了满地的生地瓜,没有其他可吃的。就在这个时候,父亲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他说,“孩子们,是不是饿了,走,我们自己动手做吃得去!”父亲一边说一边行动,另外还一一做了分工,说你们捡点柴火,我给你们垒个窑,焖地瓜。我们姊妹几个一听到这个好消息,兴奋的跳了起来,饥饿感瞬间消失,浑身充满力量。大家商量一下分工,分头准备,有的捡柴,有的帮着垒窑,有的挑选大小合适适合烤得地瓜。不大功夫,大功告成,当熊熊的烈火在窑膛燃烧时,我们欢呼,我们雀跃,那颗的激动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约摸半小时左右,窑顶的土坷垃、小石头都已经被熊熊的烈火烧得彤红,吐上一口吐沫滋滋瞬间蒸发了,父亲说火候到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麻利的拿起铁锹捣塌窑膛,迅速的倒入早已备好的地瓜,然后篼上土盖在窑洞上面,然后培上土压结实,以防热量跑失。然后我们围坐在窑边,唱着儿歌,静静得等待美食的出炉。又过了大半个小时,地瓜焖熟了,剥开上面的土层,一股股烤地瓜的浓香扑鼻而来,一下子吊起了大家饥饿的味蕾,于是大家顾不得地瓜的滚烫,麻利的剥开皮,大快朵颐的吃起来……那垂涎欲滴的香甜呀,至今难以忘怀。如今再次驻足在熟悉的田埂,地仍在物依然,但吃地瓜的人已经不复当年,更让人难以释怀的是,当年活动的组织者,我们慈爱的父亲,早已步入了天堂……天真无邪的童年成为了我们姊妹几个至今温暖的回忆,成了一生刻骨铭心的怀念。

故乡,永生难忘的地方,这里有生我养我的乡亲、故土,故乡有着无穷的回忆,给了我无穷的欢乐,让我充满无限的眷恋。

图片选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文章是原野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