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斗湖下飞机,一小时后到达仙本那码头,上船,直奔仙本那水屋。仙本那在马来语中是“完美的”意思,希望此行是一个完美的旅行。

这黑娃是老板的二弟,一上船便对着我们喊:“妈妈漂亮!"跟他一比,为黄皮肤骄傲!

  大海之中,这栋联排别墅就是我们向往和即将入住的水屋。

  蓝天颔首,白云低眉。海水真蓝啊,所有的疲累,所有的惆怅刹那间卸却在荡漾的水波里。海水真清啊,水草在摇曳,海星在沉睡,鱼儿成群结队地招摇过市。刹那间,自己仿佛变作了世间的一粒微尘,难以呼吸,不敢呼吸。仙本那,你怎么可以这么美?

第二天,出海。风儿掠过脸庞,船儿破浪前进。天吻着海,海倚着天。云儿在空中漫步,鱼儿在海中穿梭。融尽一切烦恼!


  踏上珍珠岛码头,一座木桥延伸至山脚。珍珠岛又叫波海杜朗岛、睡美人岛,是一座宁静的火山岛,距离仙本那不远。上岛需要爬山,600米的山顶是俯瞰敦沙卡兰海洋公园的最好地点。山路没有阶梯,几乎全在乱石中行走,又因昨晚下雨,山路湿滑,马来西亚政府停止开放。

不过,脚下的水不愧为“玻璃海”。海草、珊瑚触手可及,鱼儿、海星近在咫尺,海胆晃动的棘刺更是清晰可辨。海水虽然透明,却因深浅不一显现出不一样的层次:浅绿、碧绿、深绿,淡蓝、天蓝、靛蓝……这绿啊,静静滋养着你的眼;这蓝啊,悄悄改变着你的心。

  快艇向另一个岛进发,去看没有国籍,被称为“海上吉普赛人”的巴瑶族。一个岛慢慢出现,船主忽然打手势告诉我们,把包全部收进船舱,还提醒耳环、项链、手表之类的小物件也要收好。天,这是什么地方?在我们手忙脚乱收拾的当儿,四五艘小木船从周围向我们包抄过来。难道他们要来抢东西?

孩子们围住了我们的快艇,吓得我们站到船中央。不过,他们已经至于船舷,咿咿呀呀、比比划划,看样子是在要东西。刚才准备的零钱在慌忙之中又塞回了包里,除了手机,两手空空。看到座位上的矿泉水,赶紧递给身旁一女孩,那孩子像得到珍宝似的,露出满脸灿烂的笑。快乐如此简单!

虽然失望,但他们面对镜头仍是一脸欢笑。

之前在网上看过照片,觉得巴瑶族质朴而神秘。而今,看着这破破烂烂、摇摇欲坠的水屋,发现这质朴的由来,这神秘的背后,却是深深的无奈。同样没有国籍,似乎洞里萨湖的孩子幸运一些,毕竟,他们还有水上学校。我不知道巴瑶族如何传承自己的文化,也许是口口相传吧。看着孩子们纯洁稍显呆滞的目光,多么希望马来西亚政府能够接纳他们,给予其最基本的生存空间。也许,他们的祖先违反法纪,偷渡入境,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巴瑶族的孩子们,愿你们的明天更美好!

军舰岛

浮潜,走起!

  看,船老大帅吧。更帅的是,他一直牵着船亦步亦趋地跟着我们,还不断鼓励我埋头浮潜(实在不好意思,几年前学会的全忘了)。到了深水处,又用游泳圈带着我,让我享受到被鱼群包围的快乐😊

出海有出海的乐趣,留守有留守的愉悦。第二天,我们就在水屋留守啦。水屋四面是海水,你尽可以下海游泳、浮潜。这些,可是大海的馈赠哟。

海螺、海胆、皮皮虾是常见的。这满身是刺的家伙——刺豚,被钓上来时一动不动,甚至躺在手掌中也不动弹,待你扔它下海,一晃又活了。这石头鱼贴在石头上,和石头几乎一模一样,真是名副其实。

  下海去。

  收获的海胆

  碧水之上,一只白色的精灵穿梭在绿叶红花之中,空灵欢快。

  你可以尽情地大吃。比手掌还长的螃蟹,巴掌大的鲍鱼,我们自己亲自捕捞的海胆……

美女们最喜欢的事,就是拍拍拍啦。晨曦初露,柔和的晨光给你的肌肤抹上玉一般的光泽。

  夕阳的余晖下,你的轮廓会显得格外清晰。

  在湛蓝的大海之上,红裙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哟。

  再见,仙本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