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梅花一弄时,馨鼓声声、梅花点点,潺音串串、漫弹绿绮,峰峦叠嶂、阡陌纵横,梅树葱笼,梅影绰绰。红尘岁月,几多清梦,几多念想,几多幽婉。

  梅花初弄,芳雪霏霏。所有矜持,于一剪梅花面前,簌簌的飘零。浅唱低吟中,梅诗话长了等待,等待话浓了悲哀,天涯海角的音讯让相思的人肝肠寸断。

  咫尺天涯,是梅等不来香雪,还是雪错过了花期,只愿彼此的心思戚戚的牵绊,转过四季,恋一处山峦、一岱青山,于一痕碧水、一抹新绿、一簇嫣红、一点鹅黄中牵动着不老的相思。

  执念于距离的多感,别离的多哀,自然的轮回,即使挣扎在艰难的等待,唯冀与爱共生,却躲不过宿命的安排,虽渴望静美安然,却注定被孤独覆盖。

  宛如梅是雪千年的凝结,纵使千百年寂然的心,因一纸邀约而萌动,因一次邂逅而怀春,因一场离别而凌乱,似烈焰腾空。

  怅惘着长长的相思梦被梅花点燃,怅然坐起,欲寄彩笺兼素尺,山高水长知何处?是谁神话了距离,又苍老了容颜,穷尽所有,用一生等待,携一路跋涉!

  梅花一弄断人肠,幽幽一帘心与梦,诉知在风中,如水浮泛潋滟,轻扬在岁月深处。

  原来,红尘,等待只要自己精细的镌刻,终会被一抹如水的情怀幽靥。放不下的执着,相伴余生的只有凄绝与孤独。

第二章

  天光水色里,终究九曲肠心的温婉与雅致,披星戴月,追逐情的深沉,爱的迷离。在清冽水池里,塘的花心,与花月徜徉。


  只需一管萧声便吹散了水中月的微澜,梦醒着,夜也不肯入眠,那绥绥花语撩拨着雾,听夜的姗姗呢语,涩涩羞怯自岚霭深处幽媚着无解的情愫。

  孤单的孑影,听一场夜的清欢,坠落的情丝,不着颜色袅娜成一个天涯等待的姿势。那是诉诸于云雨的寄托,那是轻轻的将一倾月华吟唱成一帘烟雨,将一片雾霭揉抚成一碧薄纱。

红梅做伴!

  总有那么一幅岁月的场景,在轻佻的心头渐渐展开,遮盖了年月与沧桑、彼时的光景,如湖光粼粼,闪烁着斑斓的日子,在浪涛的翻涌里,沉淀成一种永恒。

寒梅相守!


  雪映梅花,寄我一腔惆怅,风起花落,星移月缺,冬天的月,照的是哀惜,是叹惋。明知道,物是人非,时空阡陌,何堪一比。

冬梅寄情!

  一生一世,潇潇的心是否在这微澜的夜才能平静,试问无心的过客谁又能否捧有梅香?让销魂的笛声惹出丝丝红尘夙愿,却笑今生愁肠已断,上穷碧落下黄泉,来生再见。

以梅为烙!

  梅花二弄费思量,是幽梦,碎了,散了,销香泪痕沾染了多少情殇,梅花染着血色缓缓离去,零落成泥碾作尘。

梅香如故!

第三章

  相遇,相识,相爱,只是萌动的一场禅机,惊喜于无法预料的开始,缠绵于风花雪月的离散,也没有结束的誓约,终归是缘生缘灭一念间。

  静听古曲话梅,是岁月斑斓的水波漾起的涟漪层层,还有傲雪寒梅凌寒独自开的悲美演绎的美丽与哀愁,那渐渐散去的烟花,相爱,离别,生死,所有的故事沿袭着俗人的规则,成哀戚的爱情故事而不是爱情。

  看人间多少故事,最销魂梅花三弄花期。远去,竭精虚悟,掸尽世间的尘埃,书卷中所有的故事清晰可见:红楼里的石头缘、断桥里的蛇仙缘、聊斋里的狐妖缘、梁祝里的化蝶缘、西厢里的白衣缘……

  寒风乍起,梅花点点,别枝归尘,最凄凉是离恨。天南地北双飞客,一别千里,易思量难厮守,直教人生死相许,情缘二字岂能忘。

  云烟生处水茫茫,梅林深处情切切,叹世事巧合变迁,怨聚散依依凄楚,奈何自然轮回,人身局囿,空守光阴,怎能不叫人黯然到呛然泪下。

  所有思念,用等待,化作一种姿势,退入历史中,站在三生石上,渐渐地步入虚空,唯有痴痴的守望,凄凄的祈盼。纵三弄梅花,情归何处了夙愿。再三弄梅花,又何处续情缘?

梅花初弄断人肠

梅花再弄费思量

梅花三弄无处话凄凉

摄影:盛唐印象

后期:盛唐印象

出镜:Bunt、怀珠、Aunt fairy

文字:网络文章改编

场景:湖南省农科院

时间:2019.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