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重楼,佳期飘渺。我有一帘幽梦,花开在深秋。我只有在梦里体验着有你的精彩、摆脱现实的悲凉、逆袭着你强加于我的宿命。

风,洗落了流光,残缺了月圆。把我剥离的不是距离、不是宿命,而是你的懦弱、你的取舍。红尘阡陌,世上多了一处相思冢。

你是沧海,我难以横渡;你是高山,我难以翻越。于是我只能对你敬畏、对你仰止;我甘愿是支小船贴着你,甘愿是水绕着你。船会被你掀翻、水漫不过山顶;所以注定了我是飞蛾扑火。

红尘万丈,情归何处?你的慈悲、你的狠心已成为我今生的牵绊。落日中画圆,我已蹉跎了千年。

离开?谈何容易。逃不开你的身影,省不了对你的相思。夜,孤独心痛如影随形,心头的阴霾挥散不去。爱你是条不归路,离开你我便无路可走;所以,我只能背着我的爱走向下一个天亮。

在每个无人问津的角落,我都会卸下伪装的无畏、虚伪的坚强,默默细梳满地的凄凉。我爱你,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我在梦中呼唤、我在醉中哀求,我在文字中细数我的哀伤,阙阙哀歌谱出我的肝肠寸断。一纸愁情,乱了我的世界,曾许下的不离不弃只落得我独自向往。每一夜,泪湿的枕头都希望有你的陪伴。

夜未央,我已落寞成荒;围城内,风雨萧瑟了我的执着,而你却苦涩了我的等待。再重温被你搁浅的情路,我已泪花绽放。

没有你的时空,我的春秋凉爽被人遗忘在遗失的角落,没有春意盎然、没有清爽秋凉,只落得满目疮痍的萧瑟。

悠悠岁月,几番寒暑,为你虚度。今生的我还在读前世诀别的一枝书,手握传世的信物,只为再见你时我们依然如故……

风什么时候起,雨什么时候下,只有一个等字。

徽娘,映着美的朱黄。因为选择,所以无悔。因为执着,所以……

也许在以后相遇的瞬间里,我会从你的眼中看到一丝迷惑,一种顿悟,一些温柔,这予我就足够了。

红尘中,我何去何从?是该另觅知音?还是终日苦等?只是窗外黑星弄月隔着雾,长夜对残烛。何时我们的爱情成了寂寞的梦?你啊,人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