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在家整理衣柜,壁橱角落有一个尘封的箱子,启开来是清一色带旗袍款式的旧衣裙,大致是从1998年到2012年,自己二十四五岁起到近四十岁,毎年春末到初秋的着装吧。

上世纪90年代,经历过十多年外来服装的浸染,人们习惯了宽肩膀厚垫肩后,本土民族服饰也开始受到回眸,女装店里中式裙装有出现了。那段时期又值香港回归,上下贴身的旗袍作为香港潮流文化的正统之一,融入了西方摩登元素,直接影响到内地。继而王家卫一部电影《花样年华》里,款款旗袍富含着西方化的意味,女人芳华内敛,却让人直接领略到那感撼人心的青春。

此后大小服饰店里常能见到有旗袍裙的成品出售,面料质地有高有低,但只要看到中意的花色,就会随手购下一件。通身上下一贯到底的剪裁省却了搭配的繁难,暖热的天气到来时不厌其烦地替换穿着,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也正好是在这十多年里,大街上的女装不断变幻,潮流很难用一两种款色概括出来,这种变幻在本世纪初的几年里尤其成为特点。例如紧身裤,腿管倏然有长有短,有长至足踝、腿肚,也有短到膝盖、腿根,说裤子说不像了,只好改称 “打底裤”。也常会产生一种视觉爆炸的意象,来不及适应,没有精神挑选,身材肤色无以承担,便索性一头扎躲进这一成不变的旗袍裙款中贪享其安……直至2006年起韩潮驻进,显女人味又宽松舒适的韩版女装开始进入女人们的视野,陆续涌进女人们的衣柜。


2010年出头阔腿裤开始回归,搭配着可紧可松的上衣,洒洒脱脱,竟安然不变地流行到现在,其间如哈伦裤、萝卜裤、烟管裤、喇形裤,以及今年的纸袋裤,全是它的别号,一晃出乎意料跨时已近十年。此刻想起张爱玲有一句话:“时装的日新月异并不表现活泼的精神和新颖的思想。恰恰相反。” 人们的贴身环境需要安稳,这份安稳是要有活的精神和新的思想来引领创造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女人的衣柜是一个江山时代的缩影。


而这一代的女人们都已歩入中年,繁弦急管的青春成为过往,常见一丝白发扬起在镜中,生命的急景凋年遥遥在望。服饰心理上到了求松紧、求定舍变、求同舍异的时节,恰好与现时这股大众化的潮流不谋而


于是旗袍裙终已淡出了衣柜,但搬家时也没舍得扔,一直被安顿珍藏在那里。这次周末拿出来一件件拍图保存好了,回味那十几年的恣意孤行,雷同的一件件地穿,把它们整排挂在一起,排排的裙裾垂荡着,那是女人生命中一段清平岁月的荡荡乾坤。


附:图片

棉质的较为吸汗:

丝质的较凉快些:

亚麻质地的不那么轻柔,带一点厚重感:

“青花瓷” 款自有一股特色:

带有弧度的几何线条,穿上后行走间会自然形成一股风味:

条纹的平平放着不出彩,但不论是竖纹、横纹还是斜纹,穿在身上反倒呈一股说不出的素雅:

酒红、玫红……缺不得的传统美艳色彩:

碎花或团花系列:

斜下摆的设计很有特点:

绣花元素增添精致感:

较厚质的织锦料:

厚一点的秋冬季旗袍裙,放里头穿,外罩一件西装外套:

最后上两张图,是上世纪后期,自己买了布,设计了款式画给裁缝师傅看,让照着做的。图画得很粗劣,可喜裁缝师傅常常一看就懂。末尾有穿上这两件新衣后的出游美美图~

(写在三八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