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国画✺品逸》

圖片设计/朱少安

绘画/诗文/鄭亞林

❁❁生活是艺术的一切根源。五彩缤纷的生活,又怎能没有艺术?艺术终能可心,创作中更需要激情。这种激情的有无,与创作者、自然物像之间的默契程度不无关系。即感知—激活—创作欲望,生活尚且如此,艺术当更是这样。美学家张世英说:“人生有四种境界:欲求境界、求知境界、道德境界、审美境界。审美为最高境界。”

可现在,对美的麻木、对实用性的追求、美学教育的缺失,使我们渐渐失去了审美能力。 没有激情,怎能使精神境界升华?又怎能去凑足那色彩斑斓的盛宴?没有对生活中的艺术顿悟体验,又怎能让那大爱审美之人驻足?当你身陷其中,陶醉于那一花一草,痴心于那片纸点墨,凝眉于那一雀一蝶,置身于自然造化和艺术率真之中,由此你或将变得一塌糊涂,完成了由懵懂到顿悟的转变,也许这就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恋荷

乡野观花自圣城,荷香阵阵浸秋风。适逢水中蒹葭静,客落平湖有佳声。

咏春

融融春色处处多,刺目盛景怎言说。峰回路转喜不够,努嘴似语亦仿雀。

观梅

岂有寂寥伴书窗?庭园深隅雪茫茫。艳梅扭嘴迎寒冽,腊雀振翼冷逢香。

惜春

春秀数枝应令发,馨香欲飘至天涯。陽春澤惠风喚雨 ,粉面弄姿蝶戀花。

沁梅

寻鈡庙寺谒主持,躬身谦行言不知。沏茶梅下三两盏,意醉呷成

探梅

倚杖慕名登云山,幽谷探梅蜀道难。无感近芳即是暖,焉知高处不胜寒。

依荷

一盏箩盖轻摇头,似招湖岸采莲舟。柱头离心时尚早,暂约鹡鸰听水流。

叹水族

披坚执铠怒银须,节节育胆弱魂无。古来征战南北水,勇佳气豪又一族。

赞梅

飞雪素面月中天,欲媲傲骨于银盘。娇姿秀影皆通透,若即若离似青烟。

谒梅

嫩苞意欲探春时,经冬遇雪花放迟。吾心意满见玉面,雀自恋虬龙枝。

听荷

硕叶低垂语粉花,寻亲探祖为知家。蕖蓉之名怎离水?淤泥白竹万人夸。

《夜闻》

欲知晴雨辨晚霞,野塘近水听乱蛙。童心闲管唠叨事,任由夜长不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