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密云水库网箱养鱼区



图为密云水库网箱养鱼环境影响研究课题组在取样

今天咱们就聊聊密云水库的水源保护吧


历史上北京曾发生过多次水灾,1939年的这次水灾,给北京地区带来严重灾害。吕娟在她的《北京地区1939年大洪水》一文中说:“潮白河洪峰流量为每秒10650立方米,是1801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潮河,白河的地形、地貌和水文特点是:上游集雨面积大,暴雨集中,坡陡流急,直冲而下,流入平原后,河道宽浅,河床在两岸沙滩迂回摆动,极不稳定,这场洪水淹没土地590万亩,给沿河村庄带来严重灾害。


为防止洪涝灾害,1960年国家在横跨潮河、白河主河道上修建了一座防洪、灌溉、发电、供水等综合利用功能的大型水库——密云水库。水库总库容43.75亿立方米。多年平均径流量14.9亿立方米。


八十年代以前密云水库的主要功能是防洪、灌溉,是以农业供水为主,城市供水为辅。它只是官厅水库对城市供水的补充水源。密云水库主要供给天津,河北以及北京150万亩农田的用水。进入八十年代,官厅水库来水量急剧衰减,密云水库的功能悄悄发生了变化。


高振奎在他撰写的《密云水库在首都水资源问题上的地位与作用》一文中说:“根据国务院的决定,密云水库先后停止了向河北、天津供水,转而向首都城市大量输水,同时减少了供给京郊农田灌溉的水量。”此时,北京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人均占有量的1/6,世界人均占有量的1/25,名列120多个国家的百位之后,是全国因贫水而陷入困境的40个城市之一。


“发展与缺水的矛盾主要表现为地表水不足,地下水超采,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大量排放,污染加剧”。“水资源短缺已成为制约首都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此刻,密云水库作为北京的重要水源地,占有极其特殊的地位。”海热提•涂尔逊在《密云水库水环境与人口产业可持续发展研究》课题中说。


GDP增长竞赛的潮流正席卷着我们的每一个角落。一些单位利用密云水库山清水秀的自然条件,在水库周边兴建大型游乐场、宾馆饭店,小卖部、停车场等旅游设施,要把这里建成千人住、万人游的大型旅游基地。水库及周边顿时热闹了起来。当年旅游人数高达百万人次,高峰日旅游人数超过3万人。


密云铁矿未经批准投入开发建设。位于水库保护区之内的陡岭子铁矿和放马峪铁矿,开山炸石,采矿选矿,巨量废石堆入山谷,在暴雨径流的胁迫下冲垮路基,堵塞河道。番子牌乡发生的泥石流,造成了生命安全及财产损失;


密云水库网箱养鱼实验成功,一亩网箱最高产量达12万斤,喜出望外的人们,已经兴奋的合不拢嘴,睡不着觉,计划着发展260亩网箱。不幸的事库区大量投放饵料的结果,加之鱼类粪便的影响,局部水质严重污染,底层水质散发着鱼腥及恶臭。这不是一般的水塘,这可是北京最重要的饮水源地啊!


密云水库上游一批新兴建的工矿企业迅速发展起来,致使潮、白两河年污水排放量高达495万立方米。污染源主要分布在赤城、丰宁、承德等地。尤其发展起来的小金矿、小铁矿竟达百余处,工艺落后,废物任意倾倒,严重污染水体。这些水最重要流入密云水库的,这对北京的环境管理来说已经鞭长莫及,此问题不及早解决,势必导致官厅流域的覆辙。既“上游用水,下游无水,上游排污,下游治理,上游引水,下游断流”的尴尬局面。不仅给北京的环保工作带来难度,更严重的是这一系列开发活动对密云水库水质造成直接威胁。


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的监测报告表明,COD、氨氮、大肠杆菌等污染指标有上升趋势,水库正由过去的贫营养型向中营养型转变,局部水域潜在着富营养化的危险。密云水库面临的情况,日益严峻,“只重眼前,忽视长远,重经济,轻环境,忽视水源的价值,急功近利,很可能会贻误全局。”


我们在研究报告中简单算了一下:“当年水库蓄水30亿立方米,每立方米按一元人民币计算,30亿立方米的水就是30亿元。而密云水库上述的全部收入只有1.8亿元,这其中还不包括巨大的环境成本。因这1.8亿,牺牲30亿,哪是局部,哪是整体,哪是眼前,哪是长远,还用说吗。关键是对首都千百万人的用水安全和健康潜藏着巨大危险。”“密云水库一旦出问题,单纯靠地下水是无法支撑的。解决的办法是既要顾整体保全局,又要解决好水库周边人口的切身利益。”


九十年代官厅水库来水量比六十年代减少了2/3,供水水质从符合饮用水标准变成了只能作为工农业用水。由于地区经济走了高能耗、高水耗、低技术、低效益,经营粗放,管理落后,靠耗竭自然资源,尤其是水资源进行原始积累的老路,污染严重的状况已经积重难反,1997年不得不退出北京饮用水源地的功能。这不能不说是一大损失!


《北京21世纪可持续发展的水资源保障》课题研究表明:放松水质保护,任其自由发展,“密云水库在5~8年内有可能变成第二个官厅水库。”为了保护密云水库水质,北京市人民政府颁布了《北京市密云水库、怀柔水库和京密引水渠水源保护管理暂行办法》。《办法》规定,密云水库为非旅游区,禁止游艇、游泳等水上活动。同时将库区周围划分了三级保护区,对各级保护区做出了明确的管理规定。之后,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两库一渠水源保护条例,进一步增强了执法力度。


为防止网箱养鱼和铁矿开发对水质造成污染,1987年市环保局组织有关部门开展《网箱养鱼对密云水库水质的环境影响研究》。研究结论出人所料:每亩网箱的污染程度,相当于1062人一年的排磷量,5898人一年的排氮量,给出了应严格限制网箱养鱼的结论。政府决策有了依据。密云水库,怀柔水库的网箱养鱼最后被全部禁止。


密云水库铁矿开发的研究报告指出:密云铁矿开发其生态破坏极为严重。A矿年采铁矿50万吨,年产生废石量135万吨,产生尾矿砂35万吨,由于该矿品位低,产生的废石量很大,采石场、废市场、选矿场、尾矿库占用大量土地,对环境的破坏程度,随开采规模不断扩大。每年排放数十万立方米的生产废水、生活污水。水土流失量是开发前的8.7倍,原来的绿色山谷退化为荒石裸地。


政府部门责令已投资700万元的陡岭子铁矿下马,放马峪铁矿只能保持实验规模。对已破坏的土地进行复垦。最大限度地做好废石场排水,按照规范堆置废石高度。对水库大坝上一切与水利工程无关的的建筑全部拆除,取缔了商业、饮食网点,并实行了汛期封路、封坝制度,禁止游人和车辆进入库区。


四十年来,在环保、水利、规划等部门的不懈努力下,我们围绕着水源保护开展了大量工作。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最终实现了密云水库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好,关于密云水库水源保护咱们今天先聊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