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从熟睡中醒来,LG已经蹲阳台上拍了半天海浪了。

对我们来说,摄影和旅行是密不可分的,但就现阶段来说,我们还只能做到为了旅行而摄影,也许将来可以为了摄影而旅行。

吃完早饭,开车离开酒店。天空飘着细雨。


第一个地点是巴西山。

来巴西山之前,我们对这个地方的地理很模糊,只知道这是特塞拉岛的一个重要景点,具体有些什么并不清楚,网上的相关信息也非常少。


不知不觉我们开到了一片兵营的前面,本来没有觉得我们可以进去参观,但门口的岗哨却非常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告诉我们他们每天11点开放参观一次,过时不候。看看时间还早,好吧,咱先开车上山,一会儿下来再说。

巴西山(Monte Brasil),位于英雄港的最南面,这块突出的小半岛是特塞拉岛的中心火山Guilherme Moniz爆发的结果。


其实前一天下午,我们仨已经走到巴西山的下面,但是LG看了看地形,果断地说,不行,这个地方不适合徒步。果然,第二天我们开车过来的时候,才知道这一片山坡面积很大,如果徒步上来,真的是很辛苦的。

巴西山一路上去,没有任何显著的标记,时不时可以看到写着“”此处军事重地,闲人莫入“的标志。儿子问,我们会不会被他们抓起来啊,LG说,没关系,大不了拦住的时候我们回头就是。

越往上开,越感觉好像进入了军事阵地。

历史上特塞拉岛是美军在大西洋上的重要跳板。


亚速尔群岛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在二战时凸显,最早英国人利用这里打击德军的潜水艇,二战中的柏林大空袭和海湾战争中的“沙漠风暴行动”都是从位于特塞拉岛上的基地发起的。


二战后,美军在亚速尔群岛长期部署军事基地,特塞拉岛很多居民从父辈起就为美军基地服务,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在这儿的几天,我们几乎没有感到过一丝语言交流上的困难,因为所遇到的岛民几乎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

自从奥巴马呼吁美军重返亚太以后,大西洋在美国的战略优先性地位有所下降,军机已经不需要以亚速尔群岛作为中转站,美军决定将在亚速尔群岛的驻军从650人裁至165人,从而引发了亚速尔人的强烈抗议,毕竟当兵,或者为军事基地服务,很多年来已经成为当地人一个很好的就业途径了。

登上海拔1000余米的巴西山最高点。

举目远眺特塞拉岛。

从巴西山下来,正好是11点。我们来到军营前,岗哨把我们领进大门。


在军营传达室等待的时候,我们随手翻阅起桌上的小册子,才知道,越来这儿就是著名的若昂要塞(Castelo sao joao baptista)。

这个堡垒是特塞拉非常著名的地标,但是我们来之前阅读攻略,却发觉很少人提及此处,也许很多人看到这儿已是军营,于是匆匆而过了吧。


这座堡垒于1593年-西班牙军队占领特塞拉岛期间开始兴建。


1640年葡萄牙复国战争期间,据守的西班牙军队在这儿顽强抵抗了11个月,直到堡垒被葡萄牙军队最后攻破。


葡萄牙夺回堡垒以后,在堡垒内修建了若昂施洗教堂(São João Baptista),以此向当时的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João IV)致敬。


19世纪20年代,这个要塞是当时的自由派领袖佩德罗四世率军反攻以后夺取的第一个堡垒。

我们等了一会,值班的岗哨给我们领来了一位葡军军官,虽然看不出军衔是什么,但他臂膀上带着黄袖标,应该是值日军官吧。这位仁兄就是我们今天的导游。

我们走过很多地方,但还是第一次走进外军的军营参观,也是第一次由军官给我们做导游,儿子觉得特别新鲜。

军人做导游,自然和平民不同,这位名叫Luis的军官在前面健步如飞,我们也得加紧步伐,才能跟得上。LG笑称我们这是行军式参观。

将近400年的若昂施洗教堂(São João Baptista)--在葡语中João 其实就是英文中的John.

经历了几百年的沧桑变迁,现在的教堂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一般老百姓估计也不会到军营里面来做礼拜吧。

我们这位和善的导游,居然一句英文都不会讲,他的工作就是领着我们到一个个地方,然后比划着告诉我们,到地儿了。好在每一个地方都有一块英,葡双语的简介牌。

堡垒所在位置视线极好。

为了抵御敌人的入侵,要塞外面设置了狼穴(Wolf Pit),当时这儿养着大量的狼群。

整个堡垒,使用的都是当地的火山岩。

这个狭窄的地方通向曾经的监狱。

监狱墙上的一个个小洞,是以前关押在这儿的犯人用来放食物的。凹凸不平的墙上还刻着当时犯人的名字。

这儿是以前要塞的储水池。

以往参观,我们都是随心所致的慢慢走,慢慢看,但这一次,在军官先生的带领下,我们一路急行军地把要塞走了一遍,这种走马观花的感觉倒是很新鲜。

临别之时,大家合影留念。这一路,每一次LG举起相机,几乎都要先向Luis长官致意,毕竟这儿是军事要地,但这位Luis先生却非常友善,每一次都慨然应允。

Porto Judeu(犹太港),这儿有特塞拉岛最壮观的海浪。

大海是LG眼中的风景,而LG又装点了儿子手中的镜头。

Vila de São Sebastião,是特塞拉岛最古老的小镇,1503年成立的小镇的历史基本和这个岛的历史一样长。

和亚速尔群岛上随处可见的色彩艳丽的双塔顶的教堂相比,这座Church of St. Sebastian显得很别致。这种在里斯本,波尔图到处可见的典型的曼奴埃尔风格,让它成为整个群岛最漂亮的教堂之一。

这种新哥特式的教堂在亚速尔群岛很少见。

墙上的壁画来自16世纪,虽然很多地方已经残缺不全,但其中的人物形象却依然栩栩如生。

和圣米格尔岛,皮库岛相比,特塞拉岛要小得多,但我们在那儿的两天多的时间,也不过只是转悠了它的很小的一个部分。因为行车途中,几乎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值得我们停下车来,驻足良久。

中午时分,我们在这家海边餐厅饱餐了一顿。

特塞拉岛有一个只属于它的特色--圣灵礼拜堂(HOLY SPIRIT).

这儿的每一个村子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巧精致的木质小教堂,

圣灵节(HOLY SPIRITS FESTIVAL)起源于中世纪的葡萄牙,现在在葡萄牙本土已经消失,却成了亚速尔群岛上最重要的传统节日。 圣灵节从复活节过后就开始,每个周日都有庆祝活动,从五月一直持续到十月。这些圣灵礼拜堂平时都大门紧闭,只在圣灵节其间开放。

全岛总共有68座这样的礼拜堂。

每一座都造型各异。

虽然行色匆匆,当沿途寻找这些美丽的礼拜堂,也成为了我们在特塞拉岛那几天的重要任务之一。

美丽如画的海港小城Praia da Vitória, 建于1480年。这儿是葡萄牙殖民特塞拉岛的第一个定居点,最初的名字只是Praia。

1829年在葡萄牙的自由战争中,佩德罗四世和他的弟弟,当时的葡萄牙摄政王米格尔在这儿进行了一场海上大战,最后佩德罗一方获胜,他也成功地把自己的女儿玛利亚二世扶上葡萄牙的王位。


为了嘉奖在战斗中拥护自己的当地民众的英雄行为,玛利亚二世把这个小镇改名为Praia da Vitória。


上世纪下半叶,美军在这儿建立了大西洋上最大的空军基地之一Lajes Airbase.

观景台(Miradouro do Facho)上矗立着玛利亚二世的雕像。

这儿也是鸟瞰小城的最佳位置。

小镇的市政厅。

在这家餐厅外面的广告牌上,LG惊奇地发觉,这儿居然有limpets卖。


Limpets(葡语又称lapas),中文名称是帽贝,这种牢牢贴在海边岩石上,以海草和海藻为食的软体动物,有着全世界最强有力的齿舌结构以及齿舌自带的一排排小齿。


据科学研究,这些齿是由蛋白质和矿物质组成的复合材料,硬度惊人,比蜘蛛丝更强韧,几乎可以和最强悍的人造材料相媲美。


当然我们关注它,是因为它是亚速尔群岛特有的一种海鲜品。很多攻略把它列为来亚速尔必须品尝的首选海鲜。


于是从来到圣米格尔岛的那天开始,每一次我们去餐馆点餐时,LG第一句问的就是,你们这儿有Limpets吗?但得到的回答都是,对不起,我们没有(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季节在亚速尔Limpets是禁捕的)。这么一路下来几十顿吃过去,我们已经对能否在这儿遇到Limpets丧失信心了。


没想到,即将告别之时,居然让我们碰到了它。于是赶快推门进去询问,可惜,对方说,卖光了,但下一家餐馆应该有。好,顺着对方指的方向一路找去。

在走过三家都是同样的答复以后,终于在第四家,对方再也不说对不起了。

这就是Limpets。


亚速尔当地的做法基本上就一种,Butter加上辣椒酱,然后焗烤。Sao Jorge岛还有一种吃法--如同生蚝一样的生吃。我觉得也许生吃更能凸显它的鲜嫩。

Praia da Vitória附近的Serra do Cume观景台,这是特塞拉岛的最高峰,海拔545米,从这儿可以看到特塞拉岛特殊的景致-- Patchwork--由一道道黑色火山石分割开来的整齐划一,如同绿色地毯一样的农田和牧场。

这个地方,我们前后来了两次,第一次来,大雾弥漫,基本是伸手不见五指,我在想,难道圣米格尔岛的“悲剧”又要重演了不成?于是第二天临上飞机前,我们再次驱车来此。


大概是诚心感动了上帝了吧,一路上坡,依然大雾漫漫,当我们在坡顶把车停下回头再望的时候,儿子高兴的说,妈妈你看,雾散了,我们看见Patchwork了。

高兴的儿子在风中追着帽子跑。

再依依不舍,还是到了要告别的时候。

登机前再一次品尝海鲜。

每一个旅程都有终点,十二天的旅程转瞬即逝,梦醒时分,我们又不得不回到为稻粱谋的生活中了。

有人问我,为什么如此喜欢旅行?


我在想,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它会让我们拥有一种控制感——而这种感觉是我们平日里所不能拥有的。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总是在做别人要我们做的事情,去别人要我们去或者我们必须去的地方。无论是工作、求学,我们活动的时间、地点和节奏大都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但在旅行中,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想去哪儿去哪儿。我们可以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吃饭,在自己喜欢的地方看风景,想停下来就停下来,想出发时就动身。旅行让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生活节奏,让我们有一种巨大的成就感,这就是它的奇妙之处。

告别了,特塞拉,告别了,亚速尔。


亚速尔,不仅仅有让人叹为观止的风景,不仅仅有让人垂涎欲滴的美食,还有让人倍感温暖的人情,亚速尔人的善良,单纯,热情,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坐在飞机上,我向着身下的亚速尔挥手告别。


再见了,亚速尔,这个让我们永远心动的地方。

这个系列的游记,我陆陆续续,前后花了2个多月,今天终于到了结语的时候了。


海明威曾经说过,“When it is written, it is gone.“。 对我来说,每一段旅程,只有在我追记下旅程中的点点滴滴以后,这段旅途才算是告一段落。


当下一段旅程就在不远处向我招手的时候,我知道,之前的那段并没有消失,它还在,就在我的这些纷乱,粗糙的文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