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藏历新年为2月5日,与春节正好是同一天。藏历新年过后,藏族同胞还有一个重要的节日,那就是莫朗节。


莫朗节藏语为“莫朗切莫”,意思为传诏大法会,源于明成祖永乐七年(公元1409年)藏历正月,是格鲁派大师宗喀巴在大昭寺首次倡导并沿袭至今讲论佛经、发愿祈祷的大法会。


莫朗节是阿坝县规模最大的宗教节日,每年藏历正月初三至十七举行,举办地点主要是在阿坝县格尔登寺、各莫寺、郎依寺、查理寺、赛格寺、德格寺等各寺庙。


节日期间,男女老少都会穿上藏族服饰在寺庙祈福。举办的节日活动由僧人集中念大经和大型户外宗教庆典祈祷仪式两个部分组成,各种大型的诵经、跳神、降神、驱鬼等宗教活动都将在此举行。


还会有各种宗教祈祷仪式、佛像、藏戏服装面具、鼓号法器、唐卡、酥油花等宗教文化、艺术瑰宝将尽展人们眼前。


莫朗节中途还会举办节中节——晒佛节。晒佛就是把寺院里珍藏的巨幅锦缎织绣佛像,抬出来(平时是卷起来收藏保护的)让善男信女观瞻膜拜。


以上文字网摘。

春寒料峭,去川西,逢一场落雪,听禅。

每年都会上几趟高原,因其壮美风光和独特民俗文化。但缘于对肖像权的尊重和敬畏,鲜少拍人像/人文。


一年一度阿坝莫朗节,适逢其会,瞻仰大佛、诵经、跳大神、酥油花灯会等盛况。当我穿行在各大寺庙间,频频目染师徒之爱,上师对幼徒的谆谆教导和悉心呵护,如兄如父,亦如佛陀,穿越凡尘,凌驾于世俗之上,不禁为之动容,心潮澎湃。


爱如禅,你如佛。


蓦然想起多年前读到的《西藏生死书》,感动并沉醉于作者索甲仁波切对上师蒋扬钦哲的细腻描写,情深意重,字字珠玑,句句琳琅,百读不厌。


“他满头银发,剪得短短的;慈颜善目,幽默风趣;耳朵丰满,有如佛陀。但他最吸引人的地方,并不是这些,而是在扬眉瞬目和优雅举止之间流露出的智慧和高贵。他的声音浑厚迷人,开示时,头稍后倾,法音潺潺而出,美如诗篇。”

跣足踏雪泥

曲登甲寺

河支寺晒大佛

各莫寺跳大神

美轮美奂的各莫寺酥油花灯会,藏传佛教之艺术瑰宝。

安多寺

郎依寺

莲宝叶则

*图片均为现场抓拍,若持异议,请联系如月予以删除。谢谢!*

后记:

这几天屡屡有同事、朋友和我探讨:那么多那么年幼的孩子,冰天雪地里光着脚丫子,会不会冷?是不是很艰苦?是不是很可怜?为什么那么小就被送去寺庙?是不是家里很穷……


恰好相反。

孩子能自幼进入寺院/寺庙学习和修行,是每一个藏民族家庭的荣光,无论贫穷和富贵。

甚于我们的“一人参军,全家光荣。”


锦衣玉食的我们,难以摆脱庸俗、世故和肤浅。

《西藏生死书》所探讨的问题,在我有限的朋友圈里,以及美篇普通读者里,甚至是我自己,亦不甚明了,索性放弃。


此行所见,最触动我的,乃是师徒之爱,磅礴深沉,却又超逸绝尘,之前对“爱如禅,你如佛”,滞于抽象,此行之后,突然便有了醍醐灌顶之顿悟:原来那种超越世俗的爱,那么博大宽广,那么纯粹干净,如斯之爱之师,便是“爱如禅,你如佛”。


是为题。


感谢懂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