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蜜三刀——香甜的记忆



每每陪儿子来甜品店,对摆放在展台上的蜜三刀,总会多注视一眼。

童年时代,也只有过年时才可以吃到一次蜜三刀,记得从大年初二开始,就陆陆续续会有亲戚来家里做客,每人骑一辆大梁自行车,车把上挂着一个黑色大皮包,里面装有几个苹果,也有的会有一包糖果,当然必不可少的是两包蜜三刀。母亲会把他们的皮包,一个个拿到另外的一间屋里,打开来看看,拿出一包蜜三刀,或者再拿出两个苹果,或是一包糖,这都是要根据和对方关系的亲疏,和对方拿东西的多少与诚意,来留礼物。

记得每年过年,家里总会积赞下一大筐子蜜三刀,每天母亲总会拿出来一些,放入碗里,在锅里蒸,蒸过的蜜三刀,变的软糯,更加的香甜,不过,这种美味,我们姐妹也只有一次品尝的机会,也只是每人一块罢了。父亲喜欢吃甜食,他吃到他喜爱的美食时总会脾气特别的好,于是几乎所有的好吃的都归了他一人所有。

经常会看到邻居家的小伙伴,端着大碗吃蜜三刀,他们那种用手抓好几个往嘴里塞的情景至今难忘,我站在旁边看得直流口水,经常会有我为什么不是这家孩子的想法,时常会忧伤的想:我什么时候才能痛快地吃一顿蜜三刀?一直吃到肚子鼓起来,打饱嗝为止?那会是多幸福的事呵!

有一次过年,一家亲戚来做客,母亲拿出来一包蜜三刀,就做饭去了。于是我偷偷地遛了进去用手抠破一个小洞,一颗一颗的往外抠,直到吧嘴塞满,我学着那个用碗吃蜜三刀的孩子的样子,贪婪的咀嚼着,这种渴望已久的美味让我忘记了恐惧,索性拿出一整包,塞进衣服里跑了出去,坐在河对岸的退水闸里狼吐虎咽的吃起来,只一会功夫一大包蜜三刀都进了肚子,我的肚子终于鼓起来了,我满足而自豪地看着自己的的肚子,只可惜,那个用碗吃蜜三刀的小伙伴没有在场,不过我会告诉他这件令人幸福而自豪的大事!

打着饱嗝,我走出了退水闸,阳光升起来了,地上的白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我迈着轻盈的步伐,嘴里哼哼着小曲儿,像刚从天上回到了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