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系列:突尼斯闯荡记

2019.02.26 阅读 1861

4年前要去突尼斯的念头是在拿到摩洛哥签证以后突然冒出来的,估计诱惑我临时改变行程的,除了著名的迦太基古文明遗迹,《星球大战》和《英国病人》的外景地也起了决定性的推力。


已经起了意的我,完全顾不上细究“茉莉花革命”后突尼斯的国内形势是否安全,更没把当年3月巴多博物馆武装袭击和劫持人质事件以及6月苏塞酒店沙滩恐怖袭击案和我们的行程联想。其实两起恐袭共导致62人死亡,而且基本都是外国游客。


费尽周折的突尼斯签证,终于在快要出发前取得,已然被喜悦裹挟的我,哪有心思盘算更安全严谨的路线,莽莽撞撞就踏上了旅途,而不管是巴多博物馆还是苏塞沙滩,在我们的行程表里都赫然在列。

到达


飞行一万公里以后,终于降落在突尼斯迦太基国际机场。第一次踏足非洲的土地,只为魂牵梦系的撒哈拉,第一站却落脚在尽得地中海精髓的蓝白小镇Sidi Bou Said。住进有着美丽庭院的民宿,暮色中,在草席咖啡馆喝上一杯薄荷茶,和着当地人热爱抽的水烟的味道,我们的北非寻踪之旅就此开启!

在蓝白小镇守候地中海的日出


晨5时许,在蓝白小镇的最高处守候日出,等待光线缓缓点亮地中海。在最美的咖啡馆吃个早餐,沿着静谧的街道走走,也是幸福。午后去迦太基遗址寻觅古文明的印迹,虽遭遇闭馆日,却有奇遇得以进入遗址公园,心下也是窃喜。傍晚在泊满豪华游艇的港口看落日,度过美美的一天!

苏塞,活着的历史


Sousse苏塞,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的麦地那老城,恰逢安息日,安静的老城别有韵味。沉淀着岁月的炮台和古城墙,在夕照下也是那么优雅。惊喜来自苏塞考古博物馆,美丽的马赛克令人流连忘返。傍晚梦幻的泳池,一池碧波独为我所有,夜来,枕着海浪声入眠。

北非的古罗马竞技场El Jem


杰姆古罗马竞技场,离苏塞只有一小时车程。从火车站出来径直走,巨大的竞技场便直奔你而来。它是目前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古罗马竞技场之一,建于公元230-238年。漫步在如此气势恢宏的遗迹废墟,从地牢仰望蓝天,想象那是怎样一条通往荣耀或者死亡之路,心中所余唯有感叹!!!

星战迷们,欢迎来到塔图因!


奔波在这个星球上最最酷似外星球的表面,乔治·卢卡斯的传世巨作《星球大战》电影场面一一还原。《星球大战》最经典场景,塔图因星球居民的村子,剧组当年曾经住过的酒店Hotel Sidi Driss,卢卡斯的房间已经改成了酒吧。在如血的残阳中,一切疑真似幻!

沙漠里的故事


从苏塞出发一路深入突尼斯的腹地泰塔温,再绕道马特马他到达撒哈拉沙漠的门户杜兹,路是越走越荒凉,故事却越来越精彩。跟着当地人学玩一把阿拉伯棋;在车站偷拍突尼斯版奥巴马;被好客的阿比达尔从长途大巴站硬拽去家里和一大家子过宰牲节;最酷不过中秋夜在撒哈拉沙漠的月光下,和偶识的Atef一起埋锅造饭。

沙漠之洲托泽尔


一早从杜兹出发,穿越世界上含盐量最重的水体之一杰里德盐湖,沙漠之洲托泽尔为我们展现千年古城的美丽风情。那一抹瀑布不啻是个奇迹,滋养着上千顷的椰枣林,也成就了800多年的古老家族传说。

《英国病人》外景地探秘


这样的场景是不是觉得眼熟?那是我最爱的电影《英国病人》的外景地。穿行Tamerza Canyon达玫赫扎、Mides米德尔斯和Ong Jemal骆驼之颈,在漫漫黄沙的撒哈拉,艾玛殊怀抱已然逝去的嘉芙莲,临风而立,如刀刻般俊美的面容如在眼前。 据说电影里那个有岩画的洞穴也真的存在,或者终有一天我会在大漠深处寻着……

圣城凯鲁万


凯鲁万是伊斯兰世界仅次于麦加、麦地那和耶路撒冷的第四大圣地。有一种说法,去凯鲁万朝觐7次相当于去麦加朝觐。每逢斋月,奥克巴大清真寺有多达万人在此祷告,场面蔚为壮观 。偶遇可爱的大学生穆罕默德,带我们穿行在错综复杂的小巷,和老城晴雨晨昏的风景,还有可爱的当地人,有一场美丽邂逅。

话别突尼斯


从凯鲁万赶回突尼斯城,已经是中午。最后的一点时间,交给了有“小卢浮宫”之称的巴多博物馆。除了美轮美奂的马赛克画藏品,洁白的博物馆内,光影交错的午后,度过惬意的时光。傍晚登上麦地那的高处,在美丽的夕阳下话别突尼斯。

动荡不安的突尼斯,遭遇了黑掉我们已付房费的四星酒店,当然才有了中秋夜在撒哈拉沙漠埋锅造饭这样可以拿出来吹一辈子牛的经历。哈桑、阿比达尔、马蒂卡、Atef……正是一位位善良可爱的突尼斯人,串起我们跌宕起伏的旅程,在我所有关于旅行的记忆里,刻下最不可磨灭的印记。


离开突尼斯这么久,唯一可以用英语进行基本交流的Atef,偶尔会在深夜通过WhatsUp给我留言,那些留言让我知道,从事旅游业的他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什么客源。


好在无论世事如何艰难,那些生活在突尼斯的亲爱的人们,笃信一定会有更好的明天,所以今天再难,他们一样笑得坦然。

(背景音乐"As Far As Florence"来自电影《英国病人》原声大碟,由生于黎巴嫩长于法国的文艺片配乐大师Gabriel Yared作曲。作为影片的主题音乐,这段旋律在片中共出现7次,辅以不同的编配,将影片升华的哲学意味和异域风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文图皆系原创,欢迎转发,敬请注明出处,盗用必究)

谢谢欣赏,点个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