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和英是一对进城务工的小情侣,明在北京,英在广州。


有人提出了质疑,是不是扯的有点远?两地相距两千多公里,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也超出了有缘人的范围,又怎可能认识?退一步讲,既然是情侣,怎么不在同一个城市打工?


首先声明地址确凿无疑,他们既不是媒人介绍,也不是通过微信摇一摇,他们都是《美篇》里的美友,是因共同的兴趣爱好在《美篇》里相识的。


明和英出来打工也都五六年了,在各自的岗位上都属于熟练工,工资待遇方面要比新来的好很多,就是有一点,活挺累的。


英闲暇之余喜欢看点书写点东西,在《美篇》里发表了不少作品,文笔好当然吸引了众多的粉丝,明就是其中之一。


明很崇拜英,同样是司空见惯的汉字,在英的重组下,就能重新焕发生机,就有满满的感动,让明佩服的五体投地。


宁舍欢乐豆一万,不错过美文一篇,这是明的座右铭。英的新作一发布,明总是第一时间欣赏,点赞,留评。就这样,两人互相加了关注,有了简单的互动。


后来英的一篇散文《家乡的小河》,里面的美图让明颇为眼熟,仔细阅读后大为惊喜,这不就是我的家乡吗?


明从英那里得到了证实,真的是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彼此关系因老乡又拉近了一步,知道了彼此的性别,年龄,(刚巧,二人同龄)相互添加了微信。


日子过得很快,一年过去了,二人由相互心存好感的老乡发展成一对相见恨晚的小情侣。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你爱的人也爱着你;世界上最煎熬的事,莫过于爱的人却不在身边。


这一年期间,明一有机会(月休)就下广州,每次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车(明买的是硬座)。


异地恋的感觉大概只有一堆火车票最懂,那些深夜的车次最懂,没在深夜的火车上哭过,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孤独。


舒服的也有,譬如硬卧、软卧;快的也有,譬如动车、飞机,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后来,明想通了,爱很简单,就是跟爱的人在一起,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明打定主意,为爱,拼一把!明辞职了,没告诉英,想给她一个惊喜。


明下了火车,转乘公交,一路风尘仆仆,来到英的租住处,放下行李箱,腾开手整理一下凌乱的发型,稳了稳神,自我感觉状态良好,才伸手“笃笃”敲了敲门。


没声音,明算着,现在是下班时间,难道睡着了?“咚咚,”明加大了力度。


还是没回音,英性格腼腆,交友不多,除去上班时间外,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宅在家里,一般情况下自己很少单独外出。


明仔细,担心英有什么意外,顾不上制造的惊喜,急忙拨打英的手机。


通着,却无人接听。


明有点着急,再一次拨号,这次是一个妹子接的,声音很甜,但不是英的声音。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妹子体贴,担心明听不懂,还用英文重复了一遍。


明心里有点发毛,准备再拨一次,忽然,《甜蜜约定》的铃声响了,明赶紧按下了接听键,因为《甜蜜约定》是英的专用铃声。

“明,在哪呢”,是英甜甜的声音,放下了心。


“英,先别问我在哪,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明,我也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你先说”

“你先说”


“那我先说了,英,我辞职了,我觉得我这一辈子不能没有你。以前是我傻,以为只要深爱,天南海北都是爱,现在我明白了,只有你在我身边那才叫爱,我们拼命的工作,不就是为了在一起吗?英,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就在你家门口。”


好久,没有声音,明以为信号不好,向外走了几步,“英,在吗,能听到吗?”


明隐隐听到声音,英应该是哭了,“明,我在北京的地铁上,我也辞职了。”


爱,其实很简单,就是跟爱的人在一起。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对方,不一定是最对的方式,但一定是最有力的方式,万般皆下苦,唯独爱可倾城!


【丁利作品 精华050】


文 浮云DL

图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