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北旅行,到处都是金碧辉煌的寺庙。然而在清莱,却有这么三座一反常态的建筑:白庙、黑庙与蓝庙,以纯粹的白、黑对比色和深邃凝重的蓝色而闻名于世,每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前来造访。

在我做攻略时,就被白庙那洁白如玉、美轮美奂的建筑艺术吸引,所以这次泰北之旅自然就不能错过去清莱的机会了。

清莱距离清迈约180公里,而且这三处建筑均位于清莱市郊,彼此距离也不近,所以不能沿用去素可泰的方法,也没有住清莱的必要。只能使用从清迈包车往返或参加一日游的办法。包车虽然时间自由,但是找司机还要讨价还价,如果不懂行情估计价格也不实惠。思考再三我们还是决定在清迈参加一日游。

从清迈出发到清莱一日游的市场非常成熟,清迈大街上经常看得到去各地一日游的宣传单,但是价格较高,反倒是国内的各种旅游平台有很多国外一日游的项目价格实惠。我浏览了很多清莱一日游的项目,经过筛选最后决定在飞猪平台按照月销量排名的方法选择了前两家进行比较,虽然这两家价格相同,但是第二家懒猫旅行社参观顺序是蓝庙、黑庙和白庙,因而受到了我的青睐。因为绝大多数清莱一日游的顺序都是先去白庙,而只有少数高端产品是最后去白庙,这样就可以错开人流高峰。而且从黑庙到白庙的参观顺序也是符合人们从黑暗到光明的普遍愿望的。

我订的是懒猫旅行社黑白蓝庙青春版,提供中文导游,中午免费自助餐,12座的商务车出行,价格每人169元。我在出行的前一天完成了付款,当天傍晚导游就联系我,并约好次日早上7点左右来住处接我们。

18日早上约7:00,导游打来电话,让我们到路口乘车(因为普兹迪旅馆地处古城的小巷里,车不方便调头)。我们4个人是最早上车的,随后又陆续接上其他游客,最后有3位男孩上车,当导游得知与他们同行的另一个人临时有事不能来时,表示已经交过的费用是不能退的。所以车上只有11位游客。

导游是一位中文非常流利的泰国胖美眉,游客上车时她给每人发了两包小零食和一瓶水。泰国的瓶装水很有意思,所有瓶子都是定制的,上面都印有旅馆或旅行社的标志。

7:30左右,载满游客的商务车向着清莱方向疾驰而去。

9点左右,到达温泉广场,导游让我们下车休息,我们下车逛了一下,这个广场不大,在雾气蒙蒙的水池里,放着大小不一的篮子,里面盛满了用温泉水煮熟的鸡蛋。

  还有免费的温泉泡脚。

  在温泉广场上洗手间每人5铢,采用自动投币收费模式,旁边有人工兑换零钱。

  随后我们从温泉广场出发,大约11:10,终于到达我们清莱之行的第一站——蓝庙。

  蓝庙是由白庙设计者许龙才先生的高徒设计建造,延续了其师傅修建白庙之初的理念,不收门票、不收停车费、不收香火钱。

  如果说白庙是泰北寺庙的一股清流,那么蓝庙则是一朵奇葩。

清莱蓝庙的蓝是深邃又凝重的,这是一种饱和度很高的蓝,有人说是湛蓝色,在淡蓝色天空的映衬下,蓝庙成为清莱最浓墨重彩的建筑,蓝庙给人一种深沉与静谧之美。

  蓝庙与白庙的纯色打造不同,它在蓝色基调的基础上又添加了黄、粉、绿、紫等色彩鲜艳的雕塑,配上精美繁复的木质雕刻与闪闪发光的金箔,其绚丽的色彩真的就像一个美妙的海底世界。

  当你跪坐在地毯上休息片刻之时,总想闭起眼睛,似乎可以聆听到天空与海洋的声音。

  环顾殿中四壁,那些神态栩栩如生的壁画时,你会感叹世间颜色的丰富与艳丽。

  蓝庙太蓝,是内外设计都清澈寂静的那种蓝!

  远观,更像一艘遨游在大海中的帆船。

  蓝庙身处一片宁静祥和的田园之中。明丽的颜色热烈奔放,宗教融于艺术的张扬,直抵于心深处的,一定是信仰所给予艺术家的灵感与力量。

  蓝庙不大,导游给了我们40分钟的游览时间。参观完蓝庙后,还剩下一些时间,我们又逛了一下旁边的小店,在这家小店里,我们花了120铢买了4份糯米椰子冰激凌。另外花了20铢买了一袋小菠萝。

  用富含花青素的蓝色蝶豆花煮的水和糯米饭,搭配点缀在上面的蝶豆花,是不是也应了蓝庙的景?

  冰淇淋的味道一般,奶味不浓。但椰子和糯米饭不错。

离开蓝庙之前,我本来想去洗手间,但听LG说,进洗手间要脱鞋,感觉不能接受,只好作罢。

  我们大约中午12点左右到达黑庙,在进入黑庙之前,导游给每人赠送了泰国小菠萝。我们一行由导游带领进入了黑庙。

  黑庙位于清莱府郊区,它是由泰国鬼才艺术家塔顽.达察尼(Thawan)花费36年设计并建造完成的,兰纳风格的高挑屋顶以人字型崁入方式搭建,黑庙属于全木制的做工,全黑的底色建筑,室内陈列的都是一些动物标本,门上、廊上、柱上是一些佛和鬼怪的浮雕,整个主题以地狱和死亡为主。

黑庙这个名字并不准确,其实这是一所私人博物馆,泰国人称之为黑屋博物馆。这里没有僧侣,也不供佛,开放式、花园式木制建筑,其建筑本身就是艺术杰作。

这博物馆起初是公开对外开放,不收门票让游客自由参观。但是现在需要收取80铢的门票。

  黑庙所有艺术品都是Thawan穷其毕生精力搜集的,从远古时代的兽骨、原始的猎杀工具、古董到动物标本,兽皮、表现原始部落的图腾崇拜等不一而足,它们被赋予艺术生命而成为展品。在幽暗的环境下,透着几分庄严,几分静穆,又藏着几分神秘,几分诡异。

  走进大雄宝殿,就感受到一种压抑的气氛,大厅中央高十几米,里面陈列的是用水牛角构成的巨型座椅、古代木船上的魔鬼浮雕、风干的动物标本等。从大门及两旁泰式木窗渗入的阳光,只能把这漆黑的大堂一角照亮,余下空虚一片的黑暗,给你留下地狱的联想。诡异得有点阴森森的。

  更为夸张的是,在高高的架子顶上竟然是黑屋的主人Thawan的骨灰盒,正在俯视着进入大雄宝殿内的每个游客……。

   黑屋博物馆主人Thawan的雕塑。Thawan生前是泰国的著名画家,他的画作在当地相当著名,其画作都是以万元起拍的。但他并不就此止步,而是穷尽毕生精力搜集了大量关于地狱死亡的藏品创建了自己的私人博物馆。他的作品充满着美丽的创造性和死亡气息,展示了人性黑暗面,在全世界受到广泛的好评,参观令人遗憾的是Thawan已于2014年去世,享年74岁。

  Thawan的遗像安放在他自己制作的艺术品金鸡的身上。

  蟒蛇的蛇皮,参观的人们在蛇头的口中和皮上放了许多钱币。墙上挂着的那幅红色画,是Thawan先生的真迹,据说他只用了20秒就完成这幅老鹰和牛的画作。

  铺着鳄鱼皮的木质长桌与巨型牛角座椅,透出诡异暗黑的艺术感。

  在多个幽暗的展室里,陈列品都是Thawan毕生搜集的牛羊头骨、风干的鳄鱼皮标本、屠杀工具、祭祀用品。它们被Thawan从创意角度,制成艺术作品。

  Thawan生前就居住在这个三连体交叉屋里。

  漫步在黑色博物馆中,见到在一片芳草地森林之中,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多座原木结构的泰式木屋,皆以黑色为基调,这一座座泰式木屋,构成了一个动物死亡后的遗骸博物馆。

  走到这栩栩如生的白熊标本前,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这头猛兽正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要向我扑来。

  厅堂里陈列着用水牛角构成的巨型座椅以及原始先民的猎杀工具等。

犀鸟头屋

这三个白色小屋分别是冥想屋、时间之泪屋和金钟罩,里面摆放了贝壳蜡烛和鳄鱼皮等物品,仿佛宗教献祭现场。

  这神秘阴沉并被认为暗喻“死亡”的黑庙,却记录着存活过几千年的自然万物。与其说这里正在展示枯寂的死,不如说是用死亡证明曾有过的,生生不息,代代延续的生。

  看到这个“四不像”的东西,我颇为不解,询问导游后得知,Thawan是想用这个造型表现生命的传承和生生不息。

  其实黑屋博物馆坐落在一片大草地上,周围的大树枝繁叶茂。

  当你在黑色博物馆的林间行走时,会发现也有代表生机之作——木佛像、瓷观音、莲花佛手……。

  在参观完黑色博物馆步出大门时,我觉得心情有些沉重,地面上一字排开的水牛头骨,桌子上摆放的动物皮毛和大型贝壳、原始部落的猎杀工具,所有这些都传达着与地狱、死亡相关的信息。虽然其中也不乏代表生机之作,却是微不足道的。在短时间之内对人构成视觉与心灵的冲击还是很大的。

从黑色博物馆出来,已经是下午1点了。我们乘车去吃午餐,车行驶了大约20分钟后,导游把我们带到“好吃清莱“餐厅,这家餐厅提供自助餐服务,品种比较丰富,有中式、日式、泰式、西式餐点,还有水果及饮料等几十个品种,我们到达时由于游客较多,需要排队取餐,食物上来后一抢而光,我们只能边吃边取,随着客人的减少,可选择的食物又多起来了。导游给我们的用餐时间是半小时。大约1:45我们出发去白庙。

  如果说黑庙象征黑暗和地狱;那么我们接下来要去的白庙则象征着光明和天堂。大约下午2:20我们终于抵达白庙。

白庙,我们来了!

  泰国的寺庙大多是金碧辉煌的,而清莱的灵光寺(Wat RongKhun)俗称“白庙”,却以它的纯白独树一帜, 别具特色。阳光下这座白色的庙宇徜徉在蔚蓝的天空, 闪着炫目耀眼的光芒,就像一件美丽的艺术作品。

灵光寺建于1998年,由泰国著名的华裔艺术家、建筑家、画家许龙才先生(Chalermchai Kositpipat)设计建造,作为送给诗丽吉皇后的礼物。建庙资金来自他个人多年来的积蓄,以及有心人的捐献,他在建造中间曾经几次修改图纸,工程做得特别慢。但也正因为他对佛祖的忠诚 ,还有对建筑设计的执着,造就了这么一个精美的寺庙。建筑整体包括庭院都是圣洁的白色,之所以选用白色,是因为白色正好象征佛陀的纯洁,而无所不在的镜子,则寓意着佛的智慧照耀着全宇宙。

白庙在建立之初曾坚持不收门票、不收停车费、不要香火钱,只靠出售自己的画作作为建庙的资金。但现在需要收取50铢的门票,不过约合10+RMB的价格跟国内的门票相比也算是相当便宜的了。

我们虽然是错峰出行,但是来白庙参观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如果早上来,是不是跟黄金周期间国内的出游情况可有一比?

  进白庙主殿前必须先经过一座奈何桥。奈何桥下面有千百只手在挥动、挣扎、呼喊,这是地狱里堕落的灵魂在等待被救赎。

  在奈何桥的周围,我们可以看到地狱中描绘的场景,长长的手臂和扭曲的面孔,骷髅在往上升,象征着苦海中浮沉的生命。

  在望穿河徒劳挣扎的这些手臂当中,有一只中指为红色的指甲盖,显得异常妖艳,自古以来红色都是避邪的颜色,但凡是与红色有关的鬼物大都满腔怨气、凶厉异常,不管是在巫术还是在道术里面,染血的鬼手大都是大凶之兆。一般而言像这样的鬼物只能在地狱中一直受苦,没有轮回的可能。

  奈何桥的入口有两位怒目圆睁的守护神坐阵在这里,护侍着你的修行之路,只有平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一心向善的人才能路过此桥而升入天堂。而那些生平做过太多坏事,恶事的人将被两员神将打下奈何桥而进入地狱。

这也告诫世间人们要行善、积德,多做好事,来世才不会被打入恐怖的地狱。这里的一切都是为了导人向善,这对于社会的安定来说,是很有必要的。

  再往后走,我们便能到达天堂,这时回头已不再是凶神恶煞的守护神,而是慈悲的佛,寓意度过轮回一念成佛。

  主殿独特的玻璃结构会让你以为自己真的来到了充满光明的天堂。告诫人们,如果想要到达天堂,就必须要行善积德,不做坏事。

  在奈何桥上是不能走回头路的,这里隐藏的寓意就是每个人都需要心无旁骛的修行,只有消除内心杂念,才能通往前方的圣镜天堂——主殿。

  进入主庙需要脱掉鞋子,因为不能再走回头路的缘故,所以每个人在进入主殿之前都可以领一个塑料袋用于装鞋。

在主殿内不可以拍照,否则会被视为对佛祖不敬从而触犯神灵。里面除了传统大型佛像外,目之所及的还有超人、美少女战士、蜘蛛侠、蜡笔小新、叮当猫等卡通形象的壁画以及其他宗教的标志——突破了佛教传统的框框,信手拈来,融于画中,给白庙增添了一分混搭的美感。

然而正是这些动漫形象曾经饱受诟病,游客认为这些壁画太不严肃,觉得许龙才是在哗众取宠。而在许龙才看来,他只是想用这些动漫告诉世人所处的时代。

  通体洁白的灵光寺融入了艺术家的思维,整体风格更似西洋建筑,精美绝伦,独具匠心,既大气磅礴,又柔情似水。最主要是用建筑、用雕塑诠释了佛教的含义、佛教的精华、佛教的智慧。

  泰国的四面神据说是世界上最灵验的神佛,矗立在地狱之河的通道边,保证着邪恶的东西不会通过这里。人们称它是有求必应佛,超乎寻常的灵验。四尊佛面各含有不同的表情,每一面分别对应爱情、事业、健康和财运。八只手分别持有不同的法器,各代表着一种法力。随着信徒的增多,四面神的职责也变成了掌管人间的一切事务。是泰国香火最旺的佛像之一。

  游人只要在这里花上30铢,就可以买一个许愿牌,很多人在这里许下心愿,祝福自己和家人。

  与其他庙宇不同的是,这里的许愿牌仿佛是开启人生的钥匙,密密麻麻地挂在一起,既庄重又壮观。后面的长廊上面挂满了许愿牌,并且保存得很好,这是对许愿者最大的尊重。

  在泰国的文化中,在井中投币是一种祈福的方式。根据传说这个祈愿井被神施予了法力,只需要小小的付出,然后虔诚的祈求,神灵就会听到你的诉求来庇护你。

  祈愿井池顶的边缘是十二生肖。池内是莲花,池壁则是十二星座。你会发现这座白庙如同人生包罗万象于一身,更海纳百川汇集世界各地的文化和艺术于其中。

  在祈愿井清澈的水流中,可以看到成千上万闪闪发光的硬币。

  在白庙中还有惟一的一座金殿,华丽而耀眼的金色,在太阳光下熠熠生辉,精致而考究的花纹与雕饰,显得富丽堂皇。如果让你来猜的话,你会以为这是什么建筑?是寺庙?是宫殿?还是……?

如果不知内情的话,你一定猜不到,这居然是全泰国最豪华的厕所,是不是太超出想像了?难怪这是世界上被拍照最多的厕所,每个到过白庙的人都会在这里留影,照的就是一件艺术品。也让人不得不为许龙才先生天马行空的设计灵感所折服。

  下午3:50左右,我们结束了在清莱的所有行程,乘车返回清迈。晚上7:15左右我们回到住处后,立即步行到契迪龙寺附近的食街,被“稀饭一泰铢”的招牌吸引,累了一天食欲不佳,正好晚餐想吃点稀的,于是我们果断决定在这家用餐,我们共要了6碗稀饭和一些比较清淡的菜,本来我们对于每碗一铢的稀饭并不抱太大的期望,结果这碗稀饭却大大地超出了我们的预期。稀饭煮得特别糊化好吃,只是碗比较小而已。蔬菜的味道也特别合我们的口味,大家都吃得比较满意。晚餐总共花费317铢。

  因为表弟已经买好了次日中午的返程机票,我们又陪表弟一起去逛塔佩门。晚上的塔佩门非常热闹,是大众休闲的好去处,在这里我们还意外地看到了民间艺人的乐器表演。

  回到住处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明天我们将送别表弟,并继续我们在清迈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