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4

读你一一白玉兰

散文(原创)

文/释然.剪云 图/网络

  清晨,我总喜欢佇立在窗前领略那份拂晓过后的清宁和清新。有意无意的扫视那棵窗前的玉兰树,年年看它花开花落,碧叶绿雲,落叶守寞。十几年过去了,它已长成四层楼高的大树,从腑视它变成仰视它。如今它又到了蓓蕾梭立,玉簪满树的时候,我却感到了一种陌生。

   记得它还是一棵只有一人多高的幼树,碧叶染黄落尽的时节,可清𥇦看到树主干上已然生有许多高下粗细不同的枝条伸向四面八方。我近它身傍,看到如洛可可式枝型灯的灯臂般的枝条,枝头上挑着一颗枣核大小的蓓蕾,灰黄色长满了茸毛,毫不起眼。那时起,那些蓓蕾便从深秋起航开始了她的漫长寒冬之旅,冰雪、寒风萧瑟伴她悄然长大。

  在阴霾天暗中,那些蓓蕾像把把匕首刺向灰暗;在兰天白云下,那些蓓蕾柔情的静倚微风。

有几年冬天特别的冷,雪长久覆盖着她,我害怕冻坏她;有几年春寒袭来,冻雨将她冻成玻璃般的蜡烛,我担心她再也开不出完美的花。然而,我并不了解她。

  在春阳向暖的清晨,好像突然间看到白玉兰蓓蕾如玉簪琳琅,初绽露芳,心中便有了一种飘然而至的感动:期待着经历磨难后的她又会光华再现!每当此时我会不由自主的从窗前移步在她的树下,在月色中,在清冷中若有所思的在她的树下踱步。我见过青花盘中的玉兰花;景泰兰器皿中的玉兰花;绢画中的古今玉兰花……,那是美丽的。但缺乏了一份感动。也许是没有孕育过程中苦难的联想,也许是没有即将呈现过程中的等待,也许是看不到灵魂的美丽……。

  我曾梦见满天的玉色蝴蝶自月中飞来,与月光翱翔,最先一只、二只飘落在玉兰树的枝头,最后站满了枝头。圆圆的月亮衬着她们,奶白色变得更白了。娇白的花瓣微微的翕动,徐徐的送着春风,拂动着……,拂动着。

  我走出梦境,拉开窗帘,玉兰花香已溢进室内。端详着窗外玉兰树,一树玉蝶,美的让人无法禁声!虽然多数还未绽放,晨开的几朵已露端倪,蕊是浅黄色的,蕊座是朱红色的,花瓣儿犹如白琼脂做成,花形更似瘦点的白莲花。待开的蓓蕾也酷似莲池中的玉簪,及至中午,暖阳曦曦,十之六七競相艳放,整树望去真像是空中的莲花。碧空有意衬玉兰,淡雲可心𤕸玉树。美的让人词穷,纯洁的让人自惭形秽!

  幽兰、丁香、樱花、牡丹、玫瑰、 莲花、菊花、梅花一直占居着我心中花神的圣位,没有座次,只有不同的品味和神韵。在我读玉兰花时,心中已然生成了她的一尊圣位,那个圣位写着纯洁!

  玉兰花经历六个月(也许更长)的孕育期,经历了多少风雨冰霜,只为在春天将纯洁的美丽奉献给人间。从花开到形销香殒,只有六七天时间,花期很短,可能会有遗憾,但决然选择了谢世离开。纯洁的美丽又增加了一份高尚品质,多了一份长久的感动!

  在繁花落满一地时候,高尚和纯洁又要远行,但还会回来。我期待着高尚、纯洁的美丽一次次的走向人间。

安吉作于2019年2月24日

  谨在此深深致谢图片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