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新年伊始,国家扶贫工作已悄然步入攻坚期,这一年将注定不平凡。这不,正月十五刚过,十六晚上单位就召开会议布署工作,会议从七点半一直开到十一点半,会上各位领导一一传达了县委县政府文件精神,漫长枯燥的会议让人压抑的脊背出汗,有人出出进进数次借故上厕所透透气提提神,有人偷偷玩几下手机,无论怎样,都用最大的耐心和韧劲默默坚守。最后还有讲话稿1篇未念完,时间快到十二点了,只好散会,有几箱水果算作慰劳。

  第二天许多人红肿着眼睛忙碌着测算数字,填写新的"一户一策"表,还有塑料膜袋要贴在表上,工序精细而复杂,我也丝毫不敢懈怠,听说赶周一要全部入户上墙接受检查。我用"一指蝉"笨拙的敲打键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免强将两户策表文字内容打好,还需请教同事排版核对,有些数据换算和文件精神自己听了个一知半解,也没吃透,怕填错误事。花了整整一早上功夫,终于赶在一点前出发入户了。

一行3人入5户宣传扶贫精神,张贴新变更的"一户一策"续表,一路奔波,途中有农人铡草饲养牲畜,有鸡鸭牛羊圈中欢奔,放眼山大沟深的农村地貌,有说不出的欣慰和无以言状的无奈。也许此行只是完成了这次的入户任务,谁知今年的整体脱贫攻坚任务如何完成?资料又将如何变更起伏?又要多少次白加黑和5加2的加班加点,如果能改变农村的贫困面貌,加速农民脱贫的步伐倒也值得,真心希望会议少些精些,脱贫的方法灵活实惠些,脱贫终将不是梦。

来到最后一户我所帮联的刘忠财老人家已是西阳西下,6点半了,一进院子86岁的刘老早已认出了我,住着双拐颤颤巍巍的向我走来,我掏出一瓶酒一包烟递给他,他竟有些激动,眼圈红红的。他说:"你们扶贫干部来了还能和我说说话,拉拉家常,平时没人来,儿子们回来也不和我交流,还把贴在墙上的扶贫宣传表撕了"。我完善了资料,询问撕图表的缘由,才知原来他所有的政府政策补贴一年一万多元都被大儿领取,大儿在城里居住有楼房,平时给他送吃穿用品,他在二儿老家居住,二儿得不上他的补贴还得让他住下,心生不满因而撕掉扶贫图表责怪他。三儿年幼时犯案身体残疾成为五保户在悦乐养老院生活,和他一个户口。家中有水井可水泵放在院里生锈儿子们也不愿放到井里让他抽水吃,他平时吃窖水。两个女儿不知空闲时有无照料他,他也不肯多说。看到老人的现状我感慨万千,老人是退伍军人,光政府补贴都够他一年生活费用了,可86了竟然老无所依老无所养,自己做饭洗衣,冬季有时为了节省窖水竟然吃雪水,乌呼,人生至此,其情也哀。临走时我把车上的一个苹果塞在老人手里,再三叮咛,老人要求和我合影,挥手送别。越过山区石头坡道,上了柏油路,暮色下远山像怪兽般狰狞,我脑海中一直浮现出老人那沧桑的面孔挥之不去。

  扶贫先扶志,治贫先治愚。这一年注定要俯下身子真抓实干,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扶贫路上,遥遥无期,在谈笑间、在匆忙中、在琐碎和繁杂的间隙我心依旧,吾志弥坚,不为豪言壮语建功立业,只求内心那一份真情涌动,依旧懂得人间冷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