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们在皮库岛的最后一天。前一天晚上回来的时候,看见山坡上房东的屋子里没有灯光,我们屋里的桌上放着一盘精美的蛋糕。房东在一旁的纸条上留言,她带着孩子去Madalena亲戚家了,很遗憾不能给我们送行,一盘蛋糕略表心意。


在皮库岛的这三天,渔村的宁静,主人的贴心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房东不仅每天给我们准备新鲜的水果,还主动提供她的洗衣机给我们洗衣服。

临行之前,我们把房间好好收拾了一下。

儿子代表我们仨,给房东留了一份信,感谢她的热情接待,也把我们买的色拉油和没机会启封的一只小母鸡留给了房东亦或是下一波客人。

挥别民居。

告别了。也许这个地方只是我们漫漫旅途的一个小小停靠站,但记忆永存。

天气开始阴沉下来。但好在我们已经在皮库岛享受了2天多阳光灿烂的日子。

车行不远,我突然发觉汽车的油量表已经指向最后一格。皮库岛的加油站比圣米格尔岛少很多,我们也就忽视了加油这件事情。

天空开始下起雨来,雨越来越大。


按照导航的指示,我们开进路边的小镇寻找加油站,却遍寻不见。冒雨去小店询问,对方遥指前方,但我们开了10分钟却毫无加油站的踪影。


我开始紧张起来,如果真的因为汽车没油而困在路上,可就麻烦了。我们截住路上偶尔开来的一辆汽车,问对方可不可以给我们点汽油,对方同情地看着我们说,他们真的很想帮忙,可惜,他们开的是柴油车。


这时LG当机立断地说,不再折腾了,因为折腾的过程,我们已经耗费不少宝贵的汽油,索性一路开往Madalena.作为附近最大的城镇,那儿肯定有加油站。

LG为了减少耗油,打着M档,在油量警示灯一路亮起的情况下,终于在路边看到了一个加油站。


旅途中,难免会遇到意外情况,这个时候冷静比什么都重要。

儿子高兴地把油箱加满了油。

位于皮库岛的Gruta das Torres,入口处非常不起眼,但这儿却是是葡萄牙最长的火山洞穴,全长5150米。


这个火山洞穴生成于1500年前,由火山爆发所喷出的绳状熔岩形成,2004年被列入地区自然保护名单后,才正式对外开放。

皮库岛当地政府对这个火山熔洞的管理非常严格。限制每天总参观人数不能超过300人。

来客参观前要先看10几分钟的视频介绍,向导会提醒大家进洞以后的注意事项,然后每个人分发一顶头盔加上一只手电筒。

带领我们参观的向导是从事了20多年研究的洞穴专家。

沿着阶梯,我们跟从向导进入漆黑的洞中。

火山熔洞的形成一般分为四个阶段:


T1--火山开始爆发,喷出的滚烫的熔岩在流淌的过程中,最外面的那层首先冷却,逐渐形成外壳。


T2--火山爆发慢慢减弱,熔岩流速也随着变缓,熔岩外面的那层外壳也变得越来越厚,并且逐渐坚硬起来。


T3--火山爆发基本结束,喷发出的熔岩也越来越少,熔洞慢慢形成的同时,其顶端不断地坍塌。


T4--溶洞坍塌的同时,也扩大了熔洞的体积,熔洞最终形成,慢慢地熔洞周围开始出现植物。

这个巨大的熔岩洞穴由一组宽度0.5米到22米,高度1.1米到15米的大大小小的相互连接的熔岩管组成。


谁也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最先发现了这个地方,现在能确定的是1990年地质学家对它做了第一次正式的科学性的探索。


它是皮库岛17个火山熔岩洞穴之一,整个亚速尔群岛一共有30个这样的洞穴,其中皮库岛上的洞穴就占了大多数,不愧是火山之岛。

在亚速尔群岛十几天的旅行中,这段行程是LG拍照废片率最高的时候。虽然他早早做了准备,带了最大光圈1.8的35mm定焦镜头入洞,但里面实在太黑了,仅靠手里的电筒照明,快门速度最快只能到0.5s,手持状态下,很多照片都糊掉了。

虽然根据科学探测,这个洞的总长度超过5公里,但是人目前能够到达的最深处停留在3350米。

儿子非常自豪地说,他是他们学校里第一个进入地下,看过火山熔岩的人。

从这些异常坚固的火山岩表面,还能清晰地看到当初熔岩逐渐凝固的痕迹。

和我们一起下去的游客,有些说葡语,有些懂英语,于是每到一个地方,向导要分别用葡语和英语讲解一次,这让我们多了一些时间,自己去观察这儿非常特殊奇妙的地质结构。

在国内的时候,我们也曾去过很多地下溶洞。但是在那些因为喀斯特地貌而形成的溶洞里面,那些因为碳酸钙的溶蚀而生成的千奇百怪的石林,石笋依然在一毫米,一毫米的继续生长。但在Gruta das Torres这样的火山熔洞里,一切都静止在熔岩凝固的那一刻。


此熔非彼溶。

熔岩欲滴时。。。

我们总说流淌的时间永远不会停顿,可是大自然偏偏就让那个瞬间永远地凝固在了那一刻。。。

据向导说,上世纪90年代之前,这儿成了很多探险者的乐园。来的人多了,自然也就鱼龙混杂,很多人在石壁上随意写字。这些好像白沙一样的东西其实是火山洞穴中非常珍惜的一种微生菌类,需要很多年才能形成,但那些冒失鬼为了留名,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把它们毁掉了。

这些名字永远地留在了这儿,成了他们主人的耻辱。

在这个地方,向导让大家把手电都灭了,在黑暗中静默1分钟。那一分钟里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黑暗,那不是什么伸手不见五指,而是睁眼不见一切。。。


据说曾经有人在此探险,很不幸电筒突然没电,好在那人没有惊慌,凭着一只打火机,花了若干小时,才慢慢摸出去。

这个好像和尚头的东西是洞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地方,熔岩缓慢流淌,即将融合却永远不能融合。。。

五公里长的洞穴,因为安全的考量,向导只带领我们走了450米。但对于在黑暗中行走的我们来说,仿佛走了很远很远。

这些平整的石板外表看起来和一般的建筑用的混凝土没什么区别,但它们却是几百上千年大自然的杰作。

不知不觉2个多小时过去,当我们重新来到阳光下,光明的世界真好。

走到停车场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路边的大树边冒出了一朵朵蘑菇。

皮库岛除了天上的皮库山,除了地下的火山岩洞,还有地面上的葡萄园。


告别皮库岛之前,我们来到皮库岛最著名的葡萄酒博物馆MUSEU DO VINHO。

走进博物馆,最先吸引我们视线的是这些巨大的遮天蔽日的龙树(Dragon Tree)

这些都是昔日的制酒器皿。

博物馆里有一个小小的展馆,介绍亚速尔群岛和皮库岛葡萄的种植和葡萄酒的酿造历史。


整个葡萄牙,有两个主要的葡萄酒产区。


第一个位于葡萄牙大陆的杜罗河谷地区。2016年年底,我们曾经带着一双儿女横穿葡萄牙,在美丽的杜罗河谷泛舟湖上,参观了那儿的酒厂,算是度过了非常难忘的一天。但杜罗河谷主要生产的是添加了白兰地的加强型葡萄酒--波特酒。


第二个就是亚速尔群岛。亚速尔群岛生产的葡萄酒,被特许标识产地名称(VR Azores)。这儿有三个法定葡萄酒产区,Graciosa岛,Biscoito(位于我们即将前往的Terceira岛)还有一个就是皮库岛。前两个产区主要生产清淡型的白葡萄酒,而皮库岛则以生产烈性酒为主。

19世纪是皮库岛葡萄酒的黄金时代,那时候全岛有超过3000公顷的葡萄园,葡萄酒年产量超过1000万升,当时的皮库岛葡萄酒远销欧洲大陆,后来由于病虫害的侵袭,制酒业自此一蹶不振,葡萄园大多荒废。

展馆内这些器具代表了昔日这儿葡萄酒业的辉煌。

展馆内最有意思的是葡萄酒嗅酒器,可以根据不同的选择,闻嗅不同葡萄酒的味道。

现在的皮库岛,只剩下250公顷的葡萄园了。但围绕在园外的古老石墙,却持续着几个世纪以前的风貌。葡萄园里由当地玄武岩砌出的黑色石墙,状若迷宫,自成一格。皮库岛的地理条件并不好,几乎没有土壤,这儿的表土基本都是从法亚尔岛运来。但玄武岩强大的吸热能力,却可以在晚上释放热量,这样即使在夜间气温低的时候,葡萄依然可以获得成长


和杜罗河谷的葡萄园不同的是,这儿的葡萄藤,株株独立,既无棚架,也无引枝,这种独有的葡萄园景观和酿酒文化,2004年正式成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


这也是葡萄牙酒业自2001年杜罗河谷申遗成功后,又一个世遗成员。

站在葡萄园中,远眺法亚尔岛。

不知道何时皮库岛的葡萄酒业才能重塑辉煌。

依依惜别,我们终于不得不离开皮库岛了。

皮库岛机场很小。

在机场把车还了以后,我们最后再看了一眼皮库山,LG对儿子说,下次Daddy一定带你再回来,我们一起登上山顶。

空空荡荡的机场候车室。

我们的下一站: 特赛拉岛(Terceira)。

再见了,皮库岛!

从皮库岛到特赛拉岛飞行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在机场取车以后,已经是黄昏时分。

酒店距离机场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这次LG订的是海景房,大海距离我们的阳台只有几十米。

夕阳下的大海,我们坐在阳台上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太阳慢慢落下山去。

窗外,大海拍击着岩石,在特塞尔岛的第一夜,我们就这么枕着海涛声,安然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