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博物馆简称首博,位于北京复兴门外大街16号,是北京地区大型综合性博物馆,国家一级博物馆。这次利用寒假的最后一天,主要想看一下《波兰弗罗茨瓦夫国立博物馆馆藏精品展》、《家和年丰 .猪年生肖文化展》和一直喜欢的青铜器,没想到还被佛像展惊艳了。早晨九点博物馆一开门就进去了,一直看到下午4点,差点没赶上火车,让我这个博物馆爱好者大开眼界。

首都博物馆与波兰弗罗茨瓦夫国立博物馆共同主办的《重生:巴洛克时期的西里西亚——波兰佛罗茨瓦夫国立博物馆馆藏精品展》以17世纪下半叶为时间线索,以“三十年战争”的结束为背景,展现了西里西亚地区巴洛克艺术的繁荣和社会经济的复苏。展览共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包括6幅油画和11幅版画组成,为观众讲述了西里西亚地区复杂多变的政治格局下,精英阶层的变化。下面四幅油画为《汉斯·恩斯特·瓦恩斯多夫和安娜·索菲·瓦恩斯多夫肖像》、《伯纳德.罗萨肖像》、《汉斯.恩斯特肖像》、《婴儿与守护天使》。

第二部分的内容是展览最具观赏性的,展示了两位“西里西亚巴洛克艺术”的杰出代表——画家米夏埃尔•威尔曼和雕塑家马蒂亚•施坦因尔的30件作品。

画家米夏埃尔•威尔曼的《自画像》,画家所描绘的自己身着休闲装,姿态放松、平凡、发福的面貌显然并不是理想化的气息。然而,他凝望的眼神却焕发出了自信的光芒和巴洛克时代典型的艺术自主性。

第三部分展现了西里西亚市民生活的重建和经济的复苏,展出十几件金属手工艺品和8幅版画。

各种行会葬礼盾形名牌(制革、渔夫、布商、铁匠、剪毛呢工):从16到20世纪初,德语国家有一种葬俗。行会在葬礼上为亡故成员的棺材上悬挂盾形铭牌。每个铭牌都制作的十分精美,说明了人们对逝者的怀念和对葬礼的重视。

《家和年丰——猪年生肖文化展》作为“博物馆里过大年”展览活动“生肖展”系列的收官之作,既向观众讲述了“佩奇”的前世今生,又展示了生肖猪所寓意的“家和年丰”文化。

我们和猪之间的亲密关系延续了上万年,从新石器时代到今天,猪在中国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世界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猪是我国古代最早驯养的家畜之一,是定居农业的标志,也是我们的祖先用双手创造幸福生活的开端,它同‘家’的形成密切相关,并且始终是农业文明背景下美好生活的标配。“豕即猪”有“豕”才有家,‘家’字对中国人意义非凡,而‘家’也是猪和人紧密关系最直接的见证。

以前对藏传佛教了解较少,第一次看到以猪为坐骑的佛母。

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方形展馆四层E1厅):分为汉传佛像艺术和藏传佛教艺术两大部分。全面、系统地展示了我国汉藏佛像艺术的历史风貌及北京地区佛教文化的丰厚底蕴。通过这次欣赏,我对以前了解较少的藏传佛教,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这件石雕呈长方形,中央凹槽供奉佛舍利。四侧面分别刻有释迦摩尼涅槃后火化时四幕重要场景。画面人物众多,内容丰富,雕刻精美,形象生动。

这尊释迦摩尼虽然残缺,但面相丰满,双目微闭,神态安详,在这样的意境中,相信每个人都会安静下来,仿佛自己也进入了禅的境界。

当你站在佛造像前,无论你是否信仰他,抬眼凝视都会被他的华丽庄严与悲天悯人所打动。拈花微笑,涤荡了世间种种烦恼。那微笑像是在倾诉着什么,似一种无形的风,吹拂心灵。

我久久的站在这尊佛像前欣赏,拜倒在她的脚下,不是因为信仰,而是因为她超越世俗的美。

大威德金刚是藏传佛教中最复杂的一尊造像。共有九个头,三十四只手,十六条腿,正面为牛头,所以又称牛头明王。这些复杂的特征都有象征意义。九面代表佛陀的九类教法。三十四臂,再加身、语、意表菩萨佛的三十七道品,十六足表示十六空。这尊佛像充分体现了藏密本尊的象征主义特色。

俗称欢喜佛,属于藏传佛教密宗的本尊神,即佛教中的 “欲天”、 “爱神”。其中男身代表法,女身代表智慧,男体与女体相互紧拥,表示法与智慧双成,相合为一人,喻示法界智慧无穷。欢喜佛唯密宗所有,只有藏传佛教(喇嘛教)寺庙中才有供奉。其造型源于密宗的“男女双修”的教义。男女双修是印度教性力派影响下的产物。

东方四供养天女,为藏传佛教所奉十就位供养天女中的东方四位,自左至右依次为腰鼓天女,遍鼓天女,横第天女和琵琶天女。躯体丰腴柔软,胸部双乳高隆,各有四手。

狮面佛母原是西藏苯教崇奉神祇,后被莲花生大师降伏成为佛教重要本尊。这尊像舞立姿势。顶有象征忿怒的红发竖立,形象奇特而恐怖,常与熊面佛母,虎面佛母一起供奉。

虎头佛母是普贤菩萨的化身。虎头人身,三目圆鼓,背后披一张人皮。

古代瓷器展:位于方形展厅四层E2厅。展出了北京作为都城历史时期出土和传世的瓷器,其中以宋辽金至明清时期北京地区遗址、墓葬、窖藏出土的瓷器为主。反映了我国古代瓷器发展史几个重要阶段的艺术特色。

很喜欢这个童子形象,束冠闭目,双手捧卷,构思非常巧妙。

青花瓷在元代中期开始大量烧制,据说此瓶在出土时已碎成48块,你能看出修补的痕迹吗?因为独特的造型、生动的纹饰、莹润的釉色,被誉为“首都博物馆镇馆之宝”。

珐琅彩瓷耗时费工,彩料大多依靠进口,烧造及其珍贵稀少,目前所见如此瓶子,国内仅见一件,为首都博物馆6件镇馆之宝之一。

《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方形展厅二层C厅。展览以北京文化为视角,表现了北京从原始聚落,经过封建王朝,走向民国的历程。

燕地青铜展位于圆形展厅四层J厅。展览以中原文化与北方草原文化青铜器的对比、西周与东周青铜器的对比。

燕国是周王朝在北方的重要封国。北京房山琉璃河燕国都城遗址出土的西周青铜器数量多、种类丰富,表现出与中原文化高度一致性,又呈现出多种文化交融的独特面貌。

伯矩鬲,这件青铜鬲非常精美,上上下下的鬲身上铸造了大大小小7个牛头。鬲颈部装饰着一圈夔纹,细致工整,整个青铜鬲看起来庄重大气,而鬲盖内及颈部都刻有一模一样的15字铭文:在戊辰匽侯易伯矩贝用乍父戊■彝。这句话的意思是指在戊辰日,燕侯赏赐给伯矩一些钱,而伯矩就用这些钱制作了这件青铜鬲,用来纪念自己的父亲。

班簋是中国古代青铜器中一件蜚声中外的器物。此簋有4个兽首环耳,以内卷象鼻为足将簋身悬起,器腹内底铭文多达198字,记述了贵族"班"追随大贵族"毛公"东征的史实。

东周青铜礼器的神性内涵日益淡化,实用性与装饰性日益增强,造型与纹饰更显秀丽、素雅,体现出新的时代精神,随着铁器的普及,贵族政治的崩溃,青铜时代走到了尽头。

此豆的器盖翻转过来便成了高足盘。这种细长柄,盖有三足的铜豆是战国时期燕文化特有的造型,婀娜灵逸宛如美人起舞,体现了燕文化特有的审美追求。

此鼎的高附耳、细长鼎足,均为燕国铜鼎的特征。鼎盖上的高浮雕写实装饰则是典型的燕国铜器装饰风格。

鸠鸟在古代是吉祥、长寿的象征,战国时期给七十岁以上的有功德的老人颁发鸠杖,体现了中国悠久的敬老传统。鸠杖尖锐的尾部间兼具拐杖与兵器的功能。系由早期北方草原文化铜啄演变而来,现代东欧一些地区的山民仍在使用这种尖啄形拐杖头。

古代玉器展位于圆形展厅五层K厅。反映了北京地区的玉器发展史和艺术特色。

翡翠扳指,这是当年戴在李莲英大拇指上的,在李莲英墓出土,颜色翠绿,透明度极佳,李莲英墓的文物均为奇珍异宝。

岁月流转,几十,几百,几千,甚至是万年前的物品文物,穿越历史的尘光展示在眼前,依旧那么清晰,那么如真如幻。远处金碧辉煌、活灵活现的佛像,走近处细细品酌,才知道这一道道地刻画是多么的精雕细琢。一件件瓷器摆放在面前,顿时生出怜爱之意,真乃“我见尤怜”。各具风韵的京城旧事,开拓眼界的书房珍玩,辉煌的古都北京历史……一幅幅历史的画卷展现在眼前,了解文物就是了解历史,了解历史就是了解自己,敬畏历史,敬畏祖先,敬畏自然,那是我们文化的本源。首都博物馆之行令人流连忘返难以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