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也是个帅哥。那还是我刚出生的时候,长得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宇疏朗,两腮圆润、隆准高悬,眼若朗星------信不信由你,反正大人们都是这么说的。


周岁时,家里来了许多客人,无不被我顾盼神飞的风采所吸引,只听得“啧、啧”连声,那真是赞声不绝,好评如潮啊!于是母亲笑对众人说:“这小孩本来就没打算要的,既然你们都说好,谁要谁就领去养吧。”


座中有对夫妇,是母亲以前的同学,俩人结婚多年无生育,听这一说,当即要求领养我。母亲只当玩笑,也没在意。哪知夫妇俩认了真,不仅三天两头来缠母亲 ,还四处托熟人上门说情,甚至找到母亲单位的领导,请求他们出面做思想工作,弄得母亲苦笑不得。


这对夫妇后来我曾见过,是个不小的官,但我庆幸没有被他们领养。那夫人是个马列主义老太太,喜欢革命大道理,我对她一直敬而远之,尽管她曾给我买过许多好吃的东西。


因为帅,所以人见人爱。经常被大人带出去吃啊玩的,这种种好处就不多说了。可能是天性吧,我最喜欢跟漂亮的姑姑、阿姨们出去玩了。平时看到美女,就会不由自主地表现一番,一心想讨得她们的欢心。


大约五、六岁时,表哥谈了个女朋友,是个越剧演员,笑起来像个仙女,声音也很好听。初上门时,见了我顿时笑靥如花,上来就一把抱起我,又是亲,又是夸的,说从来没有看到像我这么聪明可爱的小孩,夸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但心里一下子对她产生了好感。


那时候表哥和我家相邻,隔着木板墙有时能听到他家的声音。自从表哥有了女朋友已后,我就经常留意隔壁的动静,如果她在家,我这边就会扯着嗓子,又是唱歌、又是背唐诗的,再不然将一根木棍舞得“哗哗”作响,嘴里还咿呀嘿的,好像自己真是梁山好汉一样。弄得大人们嫌我烦了,说我“人来疯”,其实他们不懂我的心。


很可惜,“文革”中表哥被打成反革命,那女朋友也不知去向了。不过据说两人现在还经常联系。算起来,她应早已过了花甲之年,不知她白发苍颜里,是否还留有当年美丽的痕迹?


限于篇幅,也限于心情,“小帅哥”的许多光辉事迹以后再慢慢讲吧。


光阴如梭啊!岁月的脚步留也留不住,一眨眼,曾经的“小帅哥”如今额上已刻满了岁月的年轮,鬓发里也已染上了尘事的风霜-----唉,好汉不提当年帅喽!


前几天在车站看到一个帅小伙,只见他身边搂着个小美人,一边抖着腿,一边环眼四望,那神气很有点睥睨群“帅”的味道,还不时将他长长的黄发往后一甩,那潇洒劲看得我忌妒死了,心里忽然忿忿不平起来:“抖什么抖!想当年我比你帅得多了,你算什么东西!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