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一过,我们这儿称之为年过月尽,一切都该走上正轨了。


厮守田园的农民,该脱掉棉衣卷起裤腿,施肥送粪看护庄稼了。开店做生意的人,该打起精神拓展业务,发展人脉了。


娃儿该收心进学堂,为试卷上更好的数字而奋斗力量。务工的也该拖起行李,呼朋引伴,四处闯荡了。


猫儿开始为了生命的延续而厮叫,鸟雀为了后代的繁衍而筑巢,鱼儿开始追逐水草,桃李开始含苞。

一年之计在于春,万事万物开始为以后的日子打起草稿。


如我一般年纪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又开始为了生计含着饭奔跑。南广北京,东沪西川中武汉,像鸟儿,再也无法停下脚。


而我,却站在家乡的山头,临枯河踏衰草,向着远方,再也无法耳热心跳。


我远去的行李箱已被塞在房子的角落,我异乡的车票,早已丢进炉火中烧掉,我流落的心情,已开始在家乡的炊烟中,一点一点安顿好。


自今年始,我用眷恋将自己包裹成婴儿,重新投入故乡的怀抱,蹒跚着将激情再次燃烧。


阴冷的风依旧在啸叫,绵密的雨依旧在飘摇,我一次一次地问自己,为什么留在家乡,家乡究竟有什么好?


可是,就在今天,我知道,在清晨供奉先人的饭桌上,我可以亲自斟一杯酒,燃一柱香,告诉先人,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你们不必过多打扰。


就在今天,我知道,我可以亲自到父母的坟头,砍掉荆棘,填闭沙洞,挂上纸钱,让他们保佑儿女蹦蹦跳跳,而不必呆在远方,独自念念叨叨。


我还可以趁膝盖尚好,在鞭炮声中,庄重地跪下去,叫一声爷娘,我从来不曾将你们忘掉。


就在今天,我知道,在元宵的宴席上,我可以为女儿夹菜,用筷子头在儿子的脑壳上敲。趁他们还小,趁我不老,让他们抱着我,搂着我,没有害羞,没有隔膜,无论说什么话,无论怎么闹,都可以当做玩笑。再过些年月,这样的场景,再也找不到了。


我不必在异乡,对着手机屏幕,空洞而单调地指导,再在手机揣进衣兜的那一刻,两眼泪潸潸掉。

就在今天,我可以在自家的门口放焰火,仰着脖子看自己的天空多美妙。


就在今天,我可以从楼上到楼下,走一千遍,走一万遍,也没有人说我像掉了魂,也不会给别人增添苦恼。


当然,还有明天,我还可以先将儿子送到初中,再将女儿送到小学,然后,与他们的班主任说一声新年好,告诉他,我是某某的家长,以后有事我们可以聊一聊。


当然,还有更多的明天,我会看见自家的油菜由青到黄,我会看见稻谷由种子到收割,我会到山上掐一朵兰草花,再顺手偷邻家的桃。


我会看见熟悉的燕子飞来又归去,踢过的土狗趴下又站起,玻璃窗上的阳光一点点褪去,月光下又映照出盈盈笑意。


我会看见更多曾经熟悉而又陌生的脸,我会听见更多曾经亲切而又生涩的语言,我会体验到更多曾经只是出现在梦里的场面。


当然,我会让更多熟悉的人,熟悉的事,落在我的笔端,我会让更多的情与我熟稔,让更多的人看见。


故乡,也许只是存在于某些人的记忆中,故乡,也许早已没有从前那么美好,但故乡,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从来不会一笔勾销。


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每个人的感受不同,故乡,在每个人的心目中,有着不一样的面貌。


但在今天这个年过月尽的日子,面对着留在故乡的人,面对着更多远离故乡的人,我站在冷风口上,前面是渺远的异乡,背后是空寂的故乡,脚下踏着先人及父母长眠的厚土,我的心在冷过之后,又热了。


山脚下,儿子和女儿打闹着,向我奔来。


我转过了头。


跨过了今天,还有明天,以及更多的明天,以及更多的年过月尽,等着我走上正轨,虽然一样有风雨,但更有触之即到的真情。


微信,bieshanjushui。公众号,别山举水。美篇签约作者。散文集《人生处处,总有相思凋碧树》已经上市,签名精装版正在预售,有需要的,微信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