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凝视得过于长久

在一幢幢屋宇和窗子之间

总觉得走进了一畦菜地

之前它小心翼翼

从泥土里探头

迅速增长

篱笆上挂满茄子

间接地播下土豆和辣椒

风像一只壁虎

从藤蔓攀援而上

转念又想到一束干花

一把条几上傲慢的茶壶

一座从别的地方

移过来的

不再发光的铜像



光线深一脚浅一步

躲开四周的障碍

触须翻动着每一片瓦

用白色的大网

罩住所有角落里的黑暗

香气贴着墙壁走散了

到处是浮动的蝶影

蚂蚁搬不动一块地砖

沿着蚀洞穿过

用它微小而坚决的爱

高于它的树冠

风挪动枝叶的方向

屋檐没有流动的炊烟

一只被寂寞扣押的花猫

跳到地上还留有高空的孤独





注定在这个时辰

我反复察看过的巷弄

以及一个人高举的景致

会不会有两种以上的遗忘

一粒尘埃的重量

足以压低历史和苍穹

我看见那一刻

成片成片的脊瓦

明显地向上翘了一下

拽住了天空的颤抖

又摁下了

几棵茅草的踱步或沉思

它们像结束了怀念一样平静

让我黑着脸

忘记了来时的路



诗歌摄影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