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亥年正月十四。

大同御东回平旺。

吃了一顿饭,多喝了二杯。坐在了604公交车上,一路脑袋晕晕的,爬在了前边靠椅上迷糊着了。

本来中途平旺站下车,因为迷糊着了,一路坐到了总站。下车一掏,手机丢了。

可惜了我平日备忘录里的偶感,那是多少年心情灵感的U盘,可惜了平日里街头偶遇的一景,那是时间脉动的速写,可惜了与母亲最后相处时的掠影,那是亲情之间幸福的记录,可惜了,那么多有事没事问候一句的通讯彔,那是时间凝结的情深。真的,好可惜的。

生活网络时代,手机已经是生命的一部分,生活中的许多滋味都浸泡在里边,手机有价,那么多时间沉淀在手机里的真情无价。

偷手机者不知能卖上多少?收手机的又不知有多少利润空间?购二手手机的又不知能省上多少?有市场必有作为者,伤害的永远是善良。去年也是年跟前,儿子在医院排队给奶奶买药,把一个刚买的手机被偷,今年,又是年跟前,我的手机也被偷。

偷手机者好一阵窃喜,又赚了一笔,丢手机的我心里好是悲切。赶紧打电话,看看能否赎回,可手机干响没人接,看来难以收回,掐指算算,前腿上,东西走了。忙着先用平板断掉微信,又骑车赶着停机。

一片扫黑除恶的标语,本是风平浪静的和谐,大恶欺行霸市是恶,窃贼偷鸡,摸狗也是恶,恶盛行,心无宁。

手机,伴我生活,录我情感,留我记忆的手机,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