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我的一位西安文友,说很想春节来潮州游玩,因为特别想观看潮汕传统民俗“营老爷”活动。我没想到她居然了解潮汕文化,也知道我的家乡有这样的民俗活动,让我意外得很。


潮汕地区的正月“营老爷”祭祀活动,历史悠久,场面热闹温馨。虽然春节已经过去了,但那欢腾的氛围依旧萦绕胸怀。


潮汕人崇拜的神明,大都是神化的古代大人物,“老爷”是古代对于官员的称呼,比如唐代的散文家韩愈,曾任潮州刺史,为潮州的老百姓办了许多实事,人民为了纪念他,给他建造了神庙供奉,尊称“韩文公”;有的神庙则供奉清官“海瑞老爷”的神像。“营”在这里是回绕的意思,就是抬着“老爷”的神像围绕村道走一圈,有点巡土安境的意义在其中。

 

潮汕人喜欢称神明为“老爷”,供奉神明的神庙尊称为“老爷宫”,样子仿照古代官员的府第建造。每个村子都有自己供奉的神明,这些“老爷”便是村里的守护神,保护村庄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我的家乡在潮州磷溪镇的一个小乡村,神庙里供奉的是三山国王、王爷夫人、三太子、关帝爷(即关公)、福德老爷等神明。潮汕人是多神明信奉的,信奉的都是古代的忠臣,还有为民造福的有功人士,也有土地神、财神爷等等,应该说这是一种从儒家文化延伸出来的宗教信仰,如同西方人信奉耶稣一样。西方人星期天要做礼拜,潮汕人时节则要拜神,都是一种信仰的追求。

 

有人说潮汕人很迷信,其实这是不了解这里的人文习俗。潮汕地区民风纯朴,感情纯粹,敬奉神明对于村民来讲,仅仅是一种信仰而已。没有信仰的人生是缺乏安全感的,也是缺乏自我意识的。潮汕人相信,神明有超越自然的力量,只有真诚祈祷,才能让神明在冥冥之中,为家人消灾降福。因为心中有了这样的信仰,仿佛吃了定心丸,获得了生活的动力,使人心志澄明,安居乐业。

潮汕地区的“老爷日”,潮汕方言称“劳热”,即是“闹热”的意思,一般于农历正月期间举行,每天一村轮流“迎老爷”。对于潮汕人来说,“老爷日”这一天比除夕还要重要,还要热闹。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在城市工作,也把父母接到了城市里过年,但是,家乡“劳热”这一天,他们必定携着父母,带着儿女,回到家乡“拜老爷”。有些年轻人交际较广,整个春节期间,游荡在各个村里凑热闹,天天看“营老爷”,吃大餐,好不逍遥自在。

 

每年的农历正月初六,轮到我的家乡“大劳热”,村里举行大型的 “拜老爷”和“营老爷”祭祀仪式。我的家乡比较小,祭祀活动规模不大,没有那些大村庄热闹和繁华。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整个祭祀仪式和“营老爷”的环节却是大同小异的,只是比一些大村庄少了些许节目而已。

农历正月初四开始,当很多人还在悠闲地度春节,我的乡亲们却开始忙碌了,男的忙着宰鹅杀鸡,女的忙着制作甜粿,准备迎接初六“拜老爷”的祭祀活动。供品之中必须有甜粿,还有“三生”,即是卤鹅、鸡、鱼等。一家人要忙到初五的下午,一切工作才准备妥帖。

 

初五晚饭过后,主妇们开始整理供品:卤鹅、鸡、猪肉、鱼、鸡蛋、红粿、甜粿、油粿、水果等,还有纸钱、香烛、鞭炮等,准备就绪后,把供品装进“春篮”里,等晚上吉时一到,就把“春篮”挑到神庙,参加祭祀仪式。

村里的露天舞台,往年于初五晚上八点开始播放电影。小时候,露天电影是孩子们的最爱,逢年过节才能看到,大屏幕前几乎被挤得水泄不通,现在观看电影的人却寥寥无几,甚是冷清,今年的初五夜甚至取消了播放电影这一环节。这样的变化,令人嘘嘘不已。 

 

晚上十一时左右,祭祀仪式即将开始,神庙前一排长长的大香开始点燃,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打破了宁静的夜晚,璀璨的烟花照亮了乡村的夜空,祭祀活动拉开了帷幕。

 

乡亲们陆续挑着“春篮”款款而来,不断聚集到了神庙,供桌上摆满了祭品。大家都怀着虔诚之心,神情欢欣安静,诚心跪拜,祈求“老爷”保佑家人平安顺利,财源广进。祭拜之后,在池塘边上点燃一串鞭炮,有祈福之意。 

神庙前还有“纸影”演出,即人为操纵木偶表演潮剧曲目,这个节目会一直持续到初六。人们陆绎不绝,在神庙前来回穿梭,到处人声鼎沸,欢声笑语。孩子们嬉闹玩耍,奔走在响炮和烟花之间;乡亲们一边“拜老爷”,一边互相拜年祝福,笑盈盈地,暖融融地。鞭炮声、潮剧音乐声,欢笑声融合在一起,嘈杂热闹;香烛味,硝烟味,食物的香味,在夜空里弥漫。气氛热烈,场面欢闹,喜乐祥和。

初六的第一个时辰,前来神庙祭拜的人数最多,最为热闹。也有些乡亲,不愿凑这个热闹,等零时一点过后,才陆续前来祭祀。于是,整个夜晚鞭炮声持续不断,空气中飘荡着鞭炮声,还有呛人的火药味,让人不能好好地睡觉。虽是如此,心里却温暖无比。小时候的这一刻,总觉得非常幸福,躺在鞭炮声里的夜晚,便是年的味道,是“劳热”的味道,也是幸福的味道。

 

祭祀活动从初六的零时一直持续到中午才结束,但这仅仅只是“大劳热”的开始,更大的庆祝活动还在后面呢。

初六早上,客人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每一户人家都挤满了亲戚和朋友。街上更是热闹,全被商贩霸占了,这些移动的商贩,哪个村“迎老爷”,就去哪个村做生意,一大早,就把村道整得像一个大型的菜市场。村头到村尾都是人头攒动,车水马龙,让人错觉此刻正处于闹市区。 

 

丰盛的午餐过后,村里的重头戏“营老爷”节目开始了。“营老爷”就是把神明从神庙里请出来,让村里的青壮年用红轿子抬着,“老爷”的神像走在最前面,接着是锣鼓队,标旗队、还有潮乐队,游神的队伍穿行在村里的大街小巷,盛况空前,景象壮观。这几年的“营老爷”形式逐渐演变成“走老爷”,就是抬着神像疾步飞走,意在展示农村青年蓬勃的朝气,和勇往向前的果敢精神,让人看了热血沸腾,特别振奋人心。

村里锣鼓喧天,伴随着欢庆的潮乐,还有人们的欢笑声、绵绵不断的爆竹声,小小的村庄,沉浸在一片热闹和欢乐之中。

 乡亲们在自家门前恭候,等游神队伍经过之时,赶紧点燃一串鞭炮“迎老爷”,然后焚香叩拜神明,把香插在自家的门把上,祈求新的一年,合家平安,财运兴盛。游神队伍走遍了村里的大街小巷,“营老爷”活动才算结束,最后,恭恭敬敬地把“老爷”请回神庙供奉。


乡亲们在自家门前恭候,等游神队伍经过之时,赶紧点燃一串鞭炮“迎老爷”,然后焚香叩拜神明,把香插在自家的门把上,祈求新的一年,合家平安,财运兴盛。游神队伍走遍了村里的大街小巷,“营老爷”活动才算结束,最后,恭恭敬敬地把“老爷”请回神庙供奉。

其他大村庄“营老爷”形式多种多样,也是非常热闹,他们的游神队伍有的增加了英歌队、扇舞队,挑双篮等节目,更加丰富好看。我表弟的家乡,在磷溪镇的仙田村,于农历正月十九“大劳热”,那里习惯于白天摆“神厂”,即是把神庙里的“老爷”都请到了大广场,村民集中祭祀,“营老爷”却在当天晚上进行。游神队伍除了应有的锣鼓队、潮乐队之外、还有各种场景表演,比如八仙过海、桃花过渡等节目,因为表演内容丰富,人物装扮漂亮,四乡八里的人们蜂拥而来,人山人海,热闹万分。

我的一位好友,家乡在汕头澄海的盐灶上社,“迎老爷”是正月二十二,那边的“营老爷”方式非常特别,而且有点粗暴,叫做“拖神”活动,是以折磨弄残神像,达到祈求全年兴顺的目的。当地人认为“老爷公好拖,越拖越兴旺”,民谚云“盐灶神欠拖”。有当地老人说,盐灶靠海,大多是渔民,身强力壮,正月“营老爷”,便用这样一个展示力量的形式来“闹热”。渐渐地,古民俗演变成今天的盛况。

正月“营老爷”的传统民俗,充满着浓浓的潮汕年味,正在一年接一年,不断地传承,它根植在每一个潮汕人民的心中,成为具有潮汕特色的人文风俗。“迎老爷”祭祀的仪式感,体现了老百姓对于生命的敬畏,对于新一年美好生活的祈祷和祝愿,不管庆祝形式如何演变,都是人民群众发自内心深处,最真诚的愿望。

 

写到此,不禁眼含热泪,每一个人,在浩瀚的宇宙里、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是多么的渺小,但我们都拥有一颗热爱生活、善良的心。我为自己是一个潮汕人而感到自豪,为每一个勤劳奋进的潮汕人加油,愿我们岁岁平安,年年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