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临死时交代吴月娘说“我死后,你们娘儿们千万不要散了,好好地都生活在一起。”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西门庆虽然好色无度,但临死时这几句话说的可谓是真情流露,吐心挖肺一般得真诚。


树欲静而风不止。

但西门庆尸骨未寒,就在丧事期间,水性杨花的潘金莲就和陈经济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偷情,最后又拉春梅入伙,为了掩人耳目,三人还共同签订攻守同盟。


若叫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潘金莲和陈经济偷情不仅被丫头秋菊看见了,而且潘金莲和陈经济还偷出了身孕,闹得满城风雨,眼看纸包不住火了。

在这种情况下,吴月娘果断地采取了措施,重拳出击。先是各院晚上上锁,严禁人员出入。时间不长,措施就收到了奇效,吴月娘趁机赶走了因没有机会偷情闹情绪的陈经济,让媒人官卖春梅,先瓦解三人同盟,最后再返过头来整治潘金莲,为了斩草除根,让王婆卖掉已经是孤军作战惶惶不可终日的潘金莲。


孤立无援的潘金莲只能接受被卖的命运,被估价代卖的潘金莲仍然不消停,在王婆家里又和王婆的儿子王潮儿勾搭在了一起。


问讯赶来的陈经济感觉和潘金莲生活在一起的机会来了,可王婆狮子大开口,少一两银子都不放人,被逼无奈的陈经济只好上东京老家找银子,陈经济对潘金莲可谓是情深意长,临走时,俩人情深深意切切地约定“不见不散”。


期间,武松遇赦回家,也听说了待卖的潘金莲,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为了替哥哥武大报仇,武松假意对王婆说要娶回曾经的嫂子潘金莲回家过日子,并且出手阔绰,给了王婆一百两银子,王婆见钱眼开,马上同意放人,潘金莲在屋里听了也是暗自高兴,心中得不到的男神终于回头娶自己了,此吋的潘金莲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早就把和小情人陈经济的山盟海誓抛到了九霄云外,根本想不到眼前马上就到来的危险。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连吴月娘听说潘金莲要嫁武松都大吃一惊,失声叹道“潘家的淫妇此命休矣!”


果不其然,还在做美梦的潘金莲被武松诱骗回家,一刀结果了生命。清代《金瓶梅》书评学者张竹坡总结潘金莲说“金莲奸死”“奸”-狡诈、邪恶,可谓是一语中的,潘金莲为自己并不光彩的一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死得其所。

西门庆死了以后,潘金莲理应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如果不和陈经济偷情就不会被吴月娘赶出家门,也就没有被武松诱杀的机会,只可惜,潘金莲不懂适可而至的道理,最终命丧黄泉,自己把自己作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话说回来,让风流成性的潘金莲改頭換面做一位良家女子,无疑于痴人说梦。


附读书笔记:

图片封面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系美篇簽約作者原创作品,转载必须带有原创作者“风清扬”的名称,转载没有授权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表,否则将被视为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