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4日,大年三十,晨。


回故乡。


星星在空中闪,人在车中眠。

雾中的景致,飘飘欲仙。

雾气打湿蝴蝶翅膀,它在我的手指上晾晒一番。

中午,阳光正好。


江西过半。

隧道那边,风景在变。

从福建到湖北,分分秒秒,车轮滚滚,暮色苍茫。


有人开始放鞭炮,有人开始晒年夜饭,我们还在路上。


15个小时后,夜,8点半,到婆家。

2月5日,大年初一。


太阳挂在水杉树上。

春天在原野上奔跑。

树梢,在空中跟风筝比高。

鞭炮屑,在地面翻卷又一个新年的花样。

2月6号,大年初二。


二姨家拜年。


白菜上的露珠,滚出荷叶的气质。

一群蚊子在枯苇子间飞舞,假装是蜻蜓。

春水清澈,雾气迷蒙。

小侄儿陪我走田埂。

粘了满脚春泥。

麦苗青青。

野草丛丛。

棉花炫耀洁白。

断树,有新生。

初二快乐呀!

2月7日,大年初三。


这小路,原本是很清晰的土路,每次回来,我都得走一走,寻找各种惊喜。如今,它已经看不出小路的样子。

事实上,这小路已经废弃,一条国道将从这里穿过,

那座邻居的旧屋正在路上,自然也会消失。


那几株水杉也将不复存在,昔日随时串门的邻居,要隔路相望了。

上午十点,北上。


服务区人车稠密。冷!

大饼松软。

导航很聪明。


当夜,12点半,到县城妹妹家。

2月8号,正月初四。


生我养我的故乡。


文艺细胞活跃的四叔,展示他花果园里掉落的大黄蜂蜂窝。

这四层的楼房,很有科幻色彩。

蜂窝不知怎么从树上跌下来,摔坏了外墙,这外墙中间有空隙,能调节窝内温度。

大自然里的生灵,多么奇妙!

细腰蜂的蜂窝,也是细而苗条的。

这提灯,藏着一个时代的记忆。

这酒篓子,是别人丢了,四叔捡回来的。


一些物件儿,有人以为是草,有人以为是宝!


历史中的宝,就是这样保留下来的呀!

我的村庄,屋子发慌,路平整,车影比人影多。

没看见炊烟,鞭炮屑也不见,孩子们走在故乡,找不到我的童年。

蒿草编的火绳儿,夏天的夜里点燃,烟,把蚊子熏跑。

村中心有个广场,跳广场舞的人,不知在何方。


回到故乡,是个回不去的故乡……

我的家,在坡腰,暖阳下静默,等谁归来,吉祥鸟喳喳叫!

光线透过破窗,照见喜字年画转眼经年。

干枝梅大紫薇,超过屋檐,春不远,两树繁花。

一把锁,锁不住云烟过往,一低头一转身,几个小姑娘,满院子奔跑,呵呵笑……

看见村后绵延的山头遍置光伏,心里生出恐怖……

2月10号,正月初六。


外婆家的村子,占了我多少寒暑假时光,那些弯曲的山路,那些野花野草野果,那些清澈的溪水啊!


此时的村子,已然不是当年的村子,多少变化?数不清!

栝蒌瓜。

北瓜干。

颇有历史痕迹的三猫茶壶。

多想再爬一次鹰嘴崖……只是太匆匆……


多少匆匆,遗憾中……

2月12号,正月初八。


昔日的客车票,登不上昔日的客车。

旧信旧明信片,写下的情谊有的失联有的一直延续。

旧相册装的是回不去的岁月。

带走故乡的美味。

变化后的风光。

装不进后车厢。

一只小白兔,在少年的笑容里体验长途旅行。


熟悉又陌生的故乡啊,再见!!!

这个年走南闯北不停歇,数千公里奔袭,每到一处都是感慨,匆匆,云烟过往消散,数声叹息……


一个年,只有回故乡,才算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