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完稿于2014年2月,一直尘封于箱底,今天忽然有勇气将它和读者相见,写的好坏都不重要了,权当对人世间一种美好情感的纪念。愿我们在这个嘈杂的世界里,始终都能保持一颗纯真而又善良的心。睡的时候别辜负床,爱的时候别辜负人。)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笔友


在现代化通讯日益发达的今天,人和人的交流非常快捷和方便,手机和互联网的方便能让人随时随地的通话,不需要等待,不需要遐想,情感的互动可以随时随刻得到满足和慰藉。手机里通话的语气,情感都会在通话的瞬间感悟得到。想找一个人,片刻之间就可以联系得到,省去了许多繁琐的环节。手机给人们带来方便的同时也会让你觉的少了许多东西,如果有一天你没有把手机放在面前,你会觉的不踏实,如果一天没有人给你通话,你会觉的莫名的烦躁,同样的网络让人和人之间联系变的更加简单,天南海北,指尖轻轻一点,就会加为好友。网络善于隐藏,天南海北都是帅哥美女。三言两句,或者打字,或者语聊,视频都很方便。科技越发达,知己越稀少,上网的人,大约都感到无聊,孤独,希望在虚拟的世界里寻求精神上的慰藉,寻找快乐,被人关注。孤独是现代人的通病,是一颗寂寞的心无可排遣,是在闹市区面对人潮汹涌的人流也会感受到的那种孤寂,是你翻遍手机通讯录后,在众多的名字里找不到你此时想要说话的人的孤单。如果说网上交友是快餐消费的话,那么用笔来写信,用通信的方式来交流情感的人就是古典式的美。高远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就是用一封封书信来传递着青春年少的情感,让年轻躁动的心归于平静,少了些孤独。

第一章 接站

站台很多时候是人头攒动,迎来送往,人声鼎沸,行迹匆匆的地方。2004年春节刚过,2月16日的这一天,晚上九点十分从南宁开往西安的k316次列车准时在二号站台前稳稳地停住,6号车厢的车门刚打开,就有人迫不及待地下了车,后边的人鱼贯而出。每一个车厢有前后两个门打开,高远踮起脚跟,努力地寻找着目标,生怕稍一疏忽,要接的人汇入人流中。虽然事前已经用手机联系好了,其间也多次用短信沟通过。但心里还是说不出来的紧张和激动。为了双方见面的这一刻,两个人已经等待了整整十年,十年光影,白驹过隙。高远从一个青涩的青年也变的成熟起来,这十年间生活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十年前两人第一次写信认识,到现在高远经历了高考、上大学、毕业,现在也在单位工作了近七年时间了。当有一天他们心血来潮地用手机聊天时,远在广西的林雪说她想到陕西来了,想看看高远。十年了,不知多少次想象两个人见面是怎么样的场景,会不会彼此很失望,毕竟两个人的了解只是用文字交流,每月两封信,总计上百封信的沟通让对方已经很熟悉了,默契。但高远还是有些不踏实,怕见面以后两个人都感觉到对方与自己想象中差距太大,彼此失望的话,就会把十年美好的感觉破坏殆尽。所以对两个人的见面,高远还是一直未付诸行动,想着当有一天大家觉的非常想见了,那就见见呗!他也想等林雪大学毕业了,再见面也不迟,如果两个人在心灵上息息相通,对待问题的认识看法差距都不是很大,如果两个人还能保持对理想的热情,还不是那么太实际的话,那么即使见面了,就不会因为相貌,性格,爱好,其他而感觉差距,进而会产生更多的失落。也不会把十年深藏在两个人内心中的美好向往击落的粉碎。

人对美好的梦总是或多或少存在着向往的,内心里总想让它存在的时间长久一些,即使有时你感觉到那只是梦,也是不现实的事情,但还不想让梦醒来的早,甚至潜意识里不想接受某种现实。 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有梦想的人生是充满希望的。其实生活中每个人需要有梦想,尤其是当你需要一种鼓励或者需要精神上的慰藉,梦即使不现实也会让我们快乐。太理想了容易自欺欺人,但太现实了也让人循规蹈矩,生活无趣。

当有一天晚上他们在电话里聊的柔情蜜意时,林雪突然说她要来西安,看看高远。电话那头的高远停顿了几秒钟,就高兴地答应了。高远觉的现在是见面的时候了,这一天来的自然而期待。

人生有几个十年,而这十年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也是经历变化最大,心智不断成熟的时期。如果说人生二十到三十岁之间是生命激越的小溪,那三十岁以后就是相对平静流淌的小河了。

从南宁到西安需要三十多个小时,也就是一天半的时间。高远感觉这一切来的有些突然。需要准备准备,但又好像没有准备的。把房子里的床单被罩洗干净,穿上一件橘红色的夹克棉袄,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一双耐克的旅游鞋。在镜子里一看,倍显精神。第二天就坐大巴去西安了。站台上高远不时地在人群中寻找着,希望第一时间看到林雪的模样。虽然没见过面,但林雪的样子在高远的心里很清晰。应该一出现在车门口他就会喊她的名字的。可是他等了一会,三分钟的样子,还没看见林雪。

  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肩膀,他下意识地扭头一看。哇,这不是林雪吗?高远马上把手伸过去,握住了林雪的手说:“我一直瞅着你,也没看见你。”

“我从后边的门下来的,看见有个人傻乎乎地站着,我就看见了你。”林雪说。

这是她们相识了十年里说的第一句话。没有拘束,一切都很自然熟悉。心情稍稍平复,两人才仔细地端视了对方,林雪穿一件暗绿色的小西装,黑色的短毛裙,脚穿黑色的高跟短靴,显的穿丝袜小腿挺拔,匀称,林雪有双大大的眼睛,黑亮清澈,尤其是那长长的眼睫毛,衬托的眼睛光彩明亮。鼻子挺拔,鼻翼稍稍翘起,显的可爱活泼。披在肩上的头发,黑泽发亮。脸稍稍有些黑,脸型也瘦,有着广西、广东人明显的特征。而林雪眼中的高远,个子一米七零。中等个子,如果和自己站在一起差不多一般高了。身体略显瘦,不是北方人常有的高大,但这在林雪的心中已经留下深深地印象了,不同的是,高远比她脑海中的要低一些,白一些,略显长长的头发朝一边梳过来,眼睛不大,双眼皮,额头上有了几道浅浅的皱纹。显的有些文气和开朗。高远一手接过林雪手里的拉杆箱,一手很自然地拉起林雪的手,两个人随着人流从站台走下台阶,又出了火车站的出口。

出了出站口,林雪看到了火车站广场灯火辉煌,明亮的灯光把广场前的天空映衬的深远而阴沉,虽然已快到春天,但北方的空气还是干燥而寒冷,许多人都还穿着大衣,羽绒服,每个人都显的很臃肿。这是她都一次来到西部,来到北方,虽然在电视里看到过很多次这个城市的面貌,但当自己双脚踏上这个城市的时候还是有很多的新鲜感,完全不同于南国的风景,天空雾蒙蒙地,空气干燥而寒冷,这是这个西部城市给她的最初印象。很快打上出租车,高远给司机说到南大街嘉禾酒店,酒店提前预定好了。初来乍到,林雪一切听从高远的安排。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有一个熟人领着,就会感觉到格外地踏实,也会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这个城市是她曾经向往了多年的地方。出租车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前进,车灯射出橘黄色的光互相交织着,像一条流畅的彩带。从火车站到南大街,路途不是很远,但因为是主要干道,城市中心,车子很多,车子走不了多远就会停下来等待,高远就会给她讲这是什么地方,五路口,民乐园,大差市,端履门……林雪兴奋地隔着玻璃朝车外看着,西安这座古城和其他城市一样的是高楼大厦,但不一样的是厚厚的古城墙,车子穿过门洞的时候,她感觉像是在穿越一段久远的历史,穿越千年的历史陈迹,而这些城墙就和这个城市融合在一起,古老的,现代的交织在一起,因为在夜色中城市各种迷离的灯光中,林雪感觉到西安这个城市很美丽,夜色掩饰了一切,虚幻了一切,这个城市在她的第一印象中很美,时尚中有些古老。车子穿过高大的城门洞的时候,林雪都想下来用手摸摸这厚重的城墙,但一辆车接一辆,她不好意思让司机停车去做她想做的事情。有些城市向往了很久,这个城市就和你很亲近了,甚至这个城市中来来往往的陌生人也会觉的亲切。

半个小时的车程,出租车在南大街的嘉豪酒店停下,这个酒店在南大街西侧,地理位置很好。如果想了解一个城市,这里非常方便。高远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拉着林雪朝电梯口走去。

林雪问了声:“房子你都登记好了?”

“那肯定的,那能让你来了再登记,万一没房子的话,你刚来劳累的,那有时间再和我找房子呢。”

高远的话让林雪心里很温暖,一个女孩子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任何一点的不如意都会让她感觉失落和遗憾,还好一切都让她内心很快活。在电梯上行到五楼短短的时间里,因为空间的狭小,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气息都感觉能触到对方的脸上,不经意地都看了对方,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逼仄的空间让你的目光无处躲藏,尤其是熟悉的人,你不会眼光朝上或者朝地面上注视,唯一自然的是微笑着目视着对方,可以大大方方地看着对方,高远就在这个过程中仔细地看着林雪,她明亮的双眸没有因为路途的劳累而无精打采。光洁的额头前一缕刘海越发衬托出林雪的青春和清纯。

很快上到5楼508房间,两张单人床铺着雪白的床单,墙上挂着32的液晶电视,门口是卫生间。

林雪一进房子,赶快坐到床上,连声说:“累死我了,这火车坐三十多个小时,能把人屁股都坐疼了。”说完哈哈一笑。

高远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说:“困了你就先躺一会,然后洗把脸。一会我带你出去吃饭去。”

过了一会,林雪到卫生间洗漱了一会,出来时更加精神,头发没扎,散散地披下来,刚好齐肩。

高远比较喜欢这一类型的女孩,上学那会,大家看香港录像,都喜欢周慧敏,林青霞女神那样的长发飘飘,他认为女孩子拥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就很美了。眼前的林雪虽然不能和明星们比,但是那头乌黑的头发却很好看。

“ 林雪,我带你去回民街转“林雪,我带你也不远,你一定会喜欢的。”

"好呀,我听说西安的肉夹馍,羊肉泡,凉皮好吃,我都想尝尝。”

“我们西安好吃的多着呢,让你每天吃都不重样。今天晚了,咱们去回民街,也不是很远。你把高跟鞋换下来,穿旅游鞋脚舒服一点。”“没事,我穿靴子就行。”林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