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笛孔吹起的长调里

瘦石就要发芽了

和那些荒草

一起疼痛的日子

在不为枝条

所知的小岁月中

让我尾随某夜的月光

飞到了河流的对岸

像极了微风中

我在老房顶上与村庄

缓慢地老去

路上走过刚相识的新人

携带山谷的旧客







当一条木船吃水的断面

磕掉铁锚锈蚀的表层

所有的寂静都不属于我

我遗忘在一棵树上的

背囊和酒壶

在广阔的黑夜里泛白

在植物的香气中

迷失了方向

在雨水到来之前

我哼唱的一支老歌里

异乡在患惑中扭动

水蛇的腰身

故乡已没有了故人





这枯荣易变的水的庭院

教我识别梅的真身

一朵花被风遮掩的部分

让我如明前的茶尖

在水泡里显形

并借还没泛青的柳条

以身为庙天天清扫

但我不会亲吻你

不是因为我的嘴苦

如果有一天

真的累了

你会看到我

十指沾满阳光

坐在故乡的

屋檐下

想着你的好




诗歌摄影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