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一个没有“诗和远方”的国度,有的只是贫穷和落后。可是贫穷落后也曾经是我们的标签。

吸引世界目光的,是暹粒神秘的吴哥古迹~吴哥的微笑。去往柬埔寨只为这“永恒的微笑”,这微笑的背后,隐刃着一个民族从辉煌走向衰败,被掠夺被殖民,被战争的屈辱,这是一张千疮百孔的“微笑”。

公元9世纪初,高棉国王阇耶跋摩二世统一了柬埔寨地区,自封为“神王”。阇耶跋摩二世是虔诚的婆罗门教徒,政教合一的传统延续近千年,西哈努克国王是柬埔寨最后一位“神王”。

公元1113年至1150年间,苏耶跋摩二世建造了吴哥地区最重要、也是最宏伟的寺庙:吴哥寺(小吴哥)。寺庙墙面上雕刻着神话故事与苏耶跋摩二世的生活场景。它是高棉古典艺术的代表作。

公元1181年阇耶跋摩七世登基为王。他重建了通王城,城中的巴戎寺是吴哥古迹的另一杰出代表,以阇耶跋摩七世面容为蓝本雕刻的四面佛,是吴哥窟最经典的微笑佛。寺庙墙上的浮雕展示了大量普通市民生活场景,这与吴哥寺浮雕显著不同。

最重要的是,因阇耶跋摩七世笃信佛教,高棉王国的信仰从此转变,两种宗教信仰融合与交替的过程如同年轮一样在寺庙的建筑上被记录下来。

印度教三大史诗之一的神话故事,在大吴哥的四个城门、小吴哥回廊壁雕都有再现。神话以阿修罗、神仙、毗湿奴神 (印度教的保护神),为取得长生不死的甘露为主线展开,阿修罗是恶神。最终善神战胜恶魔,善恶平衡,天地重归生机,休明盛世重返人间。

中国元代人周达观于元贞元年(1295年)前往真腊(即高棉,当时高棉在位的是因陀罗跋摩三世王),返国后以游记形式创作了《真腊风土记》。文中记录了当时吴哥城池建筑及市民生活,特别是国王出行时仪仗辉煌、前呼后拥的奢华景象,令人对王国的强盛印象深刻。

暹粒的导游在说到高棉这段强盛,我看到他嘴角上扬,“但是我们现在不行了”,他说完这句话低了一下头。“我们这个国家被法国殖民,后又被越南入侵,是中国帮我们赶走了越南”,说完这句他的嘴角再一次上扬。“你在柬埔寨很少看到老年人,因为这个国家很穷,这个国家人均寿命52岁,红色高棉,内战不断,不想再说下去。我们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不断的好起来,希望你们回去中国更多宣传我们的柬埔寨”

这不只是暹粒导游的祈愿,更是整个高棉的美好愿景。我想说的是,柬埔寨这个东南亚的文明古国,在不久的将来定会重塑辉煌。

活在现实的每一天,悟在心中的每瓣香,这便是吴哥“永恒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