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苏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北宋著名的散文家、书画家、词人和诗人,是豪放词派的代表。


苏轼和父亲苏洵,弟弟苏辙合称为唐宋八大家中的三苏。其诗词构思奇妙、题材广阔、笔力纵横、穷极变幻、善用夸张比喻。并且富含哲理人情,带有极浓的浪漫主义色彩,从而独树一帜。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许多广为传诵的流行经典诗句,追根溯源,都出自于这位“天生健笔一枝,爽如哀梨,快为并剪,有必达之隐,无难显之情”的大文豪苏轼!

《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决赛已落下帷幕。北京大学一般力学博士生陈更,连续参加四季诗词大会,并13次从百人团杀出,荣登诗词大会擂台,最终在决赛夺冠。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以玉为骨、雪为肤、秋水为姿、诗词为心的主持人董卿,更是大放异彩。她眼角眉梢笑意盈盈,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得到众口一词的称赞。


董卿和陈更并非倾国倾城貌,但她们腹有诗书,妙语连珠,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优雅气质,征服了所有观众。


其实,“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大家耳熟能详,常用来赞美人学识渊博、气度不凡的诗句,正是出自苏轼之词。

和董传留别

苏轼

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厌伴老儒烹瓠叶,强随举子踏槐花。

囊空不办寻春马,眼乱行看择婿车。

得意犹堪夸世俗,诏黄新湿字如鸦。

苏轼这首《和董传留别》,是写给朋友董传的一首留别诗。苏轼在凤翔,董传曾与之相从。当时,董传生活贫困,但他饱读诗书,满腹经纶。虽然衣着朴素,但是难以掩盖卓尔不凡的儒雅气质。


这首诗,也许不为所有读者熟知,然而其中“腹有诗书气自华”一句却广为流传。它经典地阐述了读书与气质的关系,深得读者喜爱。虽然,董卿和陈更的衣着,并非粗缯大布裹。而誉之为“腹有诗书气自华”,却再贴切不过了。

“此心安处是吾乡”,是我最为喜爱的诗句之一。此诗句出自苏轼《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据记载,湖州知府、北宋著名诗人、画家王定国,有一兰心蕙质的歌女,名为宇文柔娘。当王定国受苏轼的乌台诗案的牵连,被远谪万里之遥的岭南。在王定国落难之时,唯柔娘不离不弃,毅然随他前往贬所。


王定国返京,苏东坡设宴与他叙旧。苏东坡看着眼前娇弱的女子,“试问岭南应不好?”。不料,柔娘浅笑中透着岭南淡淡梅香,轻轻吐出了这句:“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闻言,大为感动,对柔娘赞赏有加,当即赋词一首。一句“此心安处是吾乡”,自此成了千古佳句。无论意境,还是哲理,都令古今文人骚客赞不绝口。

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苏轼

常羡人间琢玉郎,

天应乞与点酥娘。

自作清歌传皓齿,

风起,

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

微笑,

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

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此心安处是吾乡”,今天对我们依然有着启迪和鼓舞作用。随着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故土和亲人,身在异乡,难免孤独寂寞。心不定,愁苦即起。心若定,安之若素。若能悟透“此心安处是吾乡”,必会感到宠辱不惊,清旷自在,身心俱安。“此心安处是吾乡”,给了背井离乡的人,一丝安暖。为他们努力拼搏,增添了一份信心和力量。

苏轼被贬黄州,寓居定惠院。他孤寂凄清,时常深夜独自吟诗。每每此时,总有一位美丽神秘的女子,徘徊窗下。若苏东坡推窗探寻,女子便如缥缈孤鸿影,越墙而去。这夜夜临窗的女子,似乎就是为苏轼而生。在苏轼离开惠州后,女子便香消玉殒,葬于沙洲之畔。


苏轼回到惠州,与那女子已是天上人间两茫茫。面对一抔青冢,苏轼悲从心来,愤然提笔赋词。这篇极为深情凄凉的著名诗词《卜算子》,就此问世。

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苏轼

缺月挂疏桐,

漏断人初静。

谁见幽人独往来,

缥缈孤鸿影。

惊起无人觉,

有恨何人省。

拣尽寒枝不肯栖,

寂寞沙洲冷。

这首《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语意高妙,似非吃人间烟火语”、“非胸中有数万卷书,笔下无一点俗气”则不能。如今,很多人是通过周传雄的歌曲《寂寞沙洲冷》,了解并喜爱苏轼这句千古词句的。

“天涯何处无芳草”?常会听到人们用这句话宽慰失恋之人,劝当事人想开。或者劝人不要过分注重某事、某地,要懂得变通。其实,这句我们能脱口而出的词句,是出自苏轼的小令《蝶恋花·春景》。不过,当时苏轼所表达的情感和意境,与我们的借喻与表达的并不相同。

蝶恋花春景

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

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

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

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苏轼长于豪放,亦擅婉约。《蝶恋花·春景》,就是苏轼一首极婉约的伤春词。写于苏轼被贬密州太守,失意之时。人至晚年,远离故乡,又逢暮春,境遇如飘飞的柳棉,难免有淡淡的惆怅。


“天涯何处无芳草”,表达了苏轼乐观豁达的精神,他总能在逆境中看到希望。但苏轼意欲奋发有为,终究未能如愿。

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去世后,其散文集《人生最美是清欢》,再度畅销。人们对他的经典语录“身如流水,人生最美是清欢”赞不绝口。于丹也于2015年出版了《人间有味是清欢》的随笔集。但这句时下颇为流行的金句,实际上是从苏轼的《浣溪沙》中,摘录转化而来。

浣溪沙 苏轼

细雨斜风作晓寒,

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络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

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间至味是清欢。


这阙《浣溪沙》是苏轼经历了人生风雨起伏之后的体悟。苏轼与友人在斜风细雨小寒中,游南山。云渐淡,日渐晴。共饮雪沫乳花山茶,共食翡翠般山肴野蔌。苏轼不由兴致勃勃地赞叹言:“人间至味是清欢”。


这首词,有着闲雅的审美情趣,并寄托了作者遵循本心、回归清朗的人生态度。给人以美的享受和无尽遐思。一句“人间至味是清欢”的精妙绝句,流传至今,经久不衰。

苏轼,是中国诗词界熠熠生辉的一颗星。他的诗词名句,除了上面所列举的,还有:诗酒趁年华、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识庐山真面目等。这些经典名句,历时近千年依然流行。就连我们最为常用的 “呵呵”,也在苏词中有数十处之多。


苏轼的诗词之所以惊艳古今,是因为他的诗词,有着极高的审美价值。其丰富的精神内涵和生命活力,可以怡情遣怀。苏轼超凡的人格魅力,值得我们世世代代去认识、去喜爱,去体味,去研究,去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