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次到黄山?摊开双手,数不过来。


离我这么近,仿佛触手可及,与之每一寸,皆是欢喜。


每一帧影像,记录着我每一次凝神屏息,每一次心潮澎湃,每一次磅礴感动,每一次负重前行、翻山越岭,于风雪中的咬牙坚持。


一切,历历于心。

《千年古村之巾帼:令人敬重的宏村设计师胡重》


宏村是一座经过严谨规划的古村落,其选址、布局和美景都和水有着直接的关系。而水系的设计师,是一位叫胡重的女人,据介绍,这位女性知书达礼,对风水学很有研究。走进位于月沼的宏村祠堂,可以见到宏村水系设计者胡重的画像。画像供奉在正厅右侧,画像上的她温良贤淑。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远比男性低,女士的画像很少被放入祠堂祭拜。能与宗族男性祖先一起供奉在宗祠,可见她的地位。正是这位巾帼丈夫胡重,设计了宏村的水圳、月沼,引入活水,给后人留下了这美丽的、生活便利的、童话般的乡村。


宏村内外人工水系的规划设计相当精致巧妙,缠绕全村的水渠,始建于明永乐年间,至今已有600年的历史。水系按照牛的形象设计,恰似一头牛,所以,宏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牛形村” 。引清泉入村的渠道为“牛肠”,从一家一户门前流过,使得村民“浣汲未妨溪路远,家家门巷有清泉”。泉水在流入村中的“牛胃”月沼后,经过过滤,复又绕屋穿户,流向村外被称为“牛肚”的南湖。再次过滤后,最终流入河流。如此水系,堪称中国古代村落建筑艺术一绝。


800年前,正是明朝皇帝朱棣忙着将都城从南京迁往北京的时候,村中的族长汪辛要到山西去做运粟主簿,就将一切家族事务全部交给夫人胡重打理。这胡重也是出自附近西递村的胡氏大家闺秀,有文化,有魄力,犹如《红楼梦》中的王熙凤。胡重请来高级工匠,对宏村的水利工程进行了总体设计,并带领汪氏宗族老小,筹集资金,引水进村,开挖水塘,建起汪氏宗族祠堂,用了十年时间,将宏村建成现在的模样。那汪辛老年后,退休还乡,看见宏村在夫人主持下建成这样规模,十分感动,一改女人不进宗祠的规矩,破例把胡重的牌位摆进祠堂,创造了一个吉尼斯中国记录。“只要你功劳够大,是不是男人没关系!”这便是宏村的独特之处。


走进宏村,无论是水,还是门窗、横梁、楼栏板、斜撑,到处是精美的木雕,或历史典故,或神话故事,都令人无限遐想和流连忘返。

以上文字网摘。

女人努力,才有尊严和底气,有能力为自己喜欢的生活买单。

并且,有朝一日失去依靠后,自己有能力独当一面,撑起整个家。

因为胡重,方有数百年源远流长、生生不息之宏村。

信步宏村,几乎走遍每一条青石板路,观亭台楼榭、画梁雕栋,精美绝伦又恢宏巍峨。


细品光阴之味,一梁一柱一砖一瓦,乃至一沟一渠之间,皆蕴藏流淌着宋时古意、明清情怀。


赏晨曦微露时泼墨写意,落日熔金时浓墨重彩。逛每一爿小店,喝大杯的红糖姜茶,一日不落的干锅冬笋和野芹菜,品各家毛豆腐。


冰天雪地里,茶的暖,笋的鲜嫩,野芹的独特清香,和剁椒毛豆腐的酥辣,以及温热的甜酒酿,饮至微醺……


“别人都祝你快乐,

我只愿你,

遍历山河,

觉得人间值得。”


感恩大自然的馈赠。

感恩先人的勤劳和智慧。

每一处人间皆是风景,如何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