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北极圈内的挪威罗弗敦群岛,也称得上是北欧的最美之地,漂浮在辽阔大海中的高低错落的岛链里隐藏着一座座色彩斑澜、童话般的渔村。这里人烟稀少、鸟类繁多、 这里有绝美的峡湾、雄伟的山峰、梦幻的海滩,这里是摄影师的天堂。这次还是同北美著名风光摄影大师云漫老师一起开始一段迷人的行摄之旅。

罗弗敦群岛前几天一直有暴风雪,飞机无法降落。在奥斯陆蛰伏了一晚。现在天刚刚亮,暴风警报解除,一会出发飞罗弗敦,但愿有好天气等着我们。奥斯陆机场不是很大,地下有轻轨连接到市区,我就住在机场对面的酒店,非常方便。

从奥斯陆乘飞机一个半小时飞到罗弗敦的博德岛,再立即转乘另一架40座的小型飞机半个小时后飞到Leknes岛,整个罗弗敦群岛就在下面,美的令人发狂,接下来在机场租车行驶一个多小时抵达leknes西端,入住迷人的红房子。

这就是我们居住的红色木屋,景色是不是无敌。

“这个地方美到令人窒息”,《孤独星球》曾这样评价。几个世纪以来,这片远离喧嚣、几乎人迹罕至的北极圈地带,已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展现得淋漓尽致,绝无仅有的壮阔山河、瑰丽的峡湾及从未开拓的自然风光,都让人心神驰往。不要以为在北极圈内就会冷,罗弗敦虽然处于北极高纬地区,但由于受墨西哥湾流、北大西洋暖流和挪威洋流的影响,气温比同纬度地区要高,这里是leknes岛,这期间我们将一直在这里拍摄。

不要听到挪威就想到森林,这里也有上古的冰川,秘境的风景,绝美的自然。如果想要有北极圈生活的真实体验,一月中旬到二月下旬是个好时机,这时太阳还在地平线附近,一天中从日出到日落只有几小时。直到二月中旬,群岛开始丢掉极地的感觉,这些天开始像一个正常的冬日了。我们就是选择在这个时候前来拍摄。

在巍峨耸立的群山脚下,在鬼斧神工的礁石之上建设的小渔村在大雪过后显得极其明亮艳丽,人与自然的相互依存和高度融合,在罗弗敦达到了极致。

雷纳村被群山环绕,背靠远古冰川雕琢侵蚀而成的山峰,空气清冽而纯净,是名副其实的慢活之地,也被称作挪威最美的山村。

罗弗敦的夜像舒缓的音乐,雪山、建筑、桥梁在这个时候仿佛都变成了音符在琴弦上缓缓的流淌。

位于挪威罗弗敦群岛世界上字母最少的镇,只有一个字母A,也叫“哦”镇。这里是典型的渔村,这里的原住民维京人并不多,到了冬季,渔民们好多都到阳光充足的国家度假去了,村里显得有点冷清,只有三三两两路过的游客。

晒干鱼是leknes岛上的特色,四处可见一些木质的架子,晒鱼的同时也会招来一群群的海鸥过来偷食。游客也可以到古老的小木屋里品尝由鳕鱼晒制的鱼干。夏季可以乘船泛舟于各个小岛之间,或者在岸边垂钓。

同云漫一起出来行摄好多次了,这是第一次同老师合个影。

这几日一直雨雪不断,今天傍晚天空开始放晴,终于等到了极光,在罗弗敦的打卡机位先来一张。测试一下飞思IQ4 150MP,Alpa12Max hr32镜头。曝光合成。

这张是用尼康D850,适马1.4/20星空镜头拍摄,1.6秒曝光时间,ISO1600,地面已经曝的很亮了。

这是一组来之不易的照片,顶着寒风大雪在山顶漫长的等待黎明,冥冥之中感觉会等到云开雾散彩霞满天,果然在风雪停止的那一刻,身后的天空撕开一道天窗,暖阳顿时映红了山峦,染红了湖水,大地瞬间被罩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再次领略了大自然的神奇。机会都是留给等待和坚持的人

挪威之眼

这个季节的罗弗敦群岛是迷人的,太阳从早到晚就在海平线上方一点徘徊,气温不算很低,群山被白雪覆盖,遇到天气好可以拍到极光,这次主要就呆在Leknes岛,几个拍摄地离居住的房子车程都很近,日出的晚,日落的早,相对不是太疲劳,总之这里是个出片的好地方,这也是我2019的第一场行摄之旅,完美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