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家先生对笔者热衷于满世界游历闲逛颇不认同,时不时提出一些"悖论",且有理有据。特别是笔者嘴里经常念叨想去看看腾冲银杏村的景致,先生对此更是深不以为然,会经常提出一些"指导性"建议。


譬如说潭柘寺的千年古银杏,吸天地精华灵气,树高数十丈,枝叶繁茂; 雍和宫的银杏树林与寺院红墙的辉映,莫不叫人动心; 国子监与孔庙的古色古香与金黄杏叶的呼应,算不算美景; 什刹海的垂柳伴着银杏,又是怎样一种意境诗情。

先生的话不无道理。人往往偶尔会有些或多或少地好高骛远,眼光难免总是会往远处看得多些,常常会忽略掉身边的一些美好点点滴滴。再者,觉得家门口的景,总在那里,什么时候看都行,不着急; 而远方的景,有些虚无,要看得需费劲计划安排,要抓紧。再就是习惯问题,将有难度的先做起来,容易些的往后靠,还有趁着腿脚还算给力的时候,多走走远一些的地方,因而常常会舍近求远。


是的,古老的京城从来不缺少颜色,朱红的墙朱红的门,金黄璀璨的琉璃瓦,绿色的长廊画栋,红黄绿的建筑比比皆是,一直在那里,持之以恒地妝点着北京的四季。

既然认为先生的建议有道理,那就采纳建议,先看看身边的景与市,还有那些个叶叶草草吧。


十一月初的北京已然转凉,人们已着上冬衣,但户外有着暖阳的呵护,倒也不觉得十分寒冷。于是带上相机,出得门来,开始用镜头寻找定格那些来自自然的红绿黄。


行走之中,竟然发现城市里已种满了银杏树,街道两侧的银杏,看起来树龄不会太长,但是业已成为道道的美煞风景。那些叶儿呈现出三种好看的颜色,金黄或是黄绿相间,还有葱绿的几片。

这棵高大古老的银杏,枝繁叶茂地直插天际,能享受到更多的充沛阳光。在这深秋的季节里,它的茂盛期显然要绵长些,它的绿叶要比邻家多了许多。


这棵老翁級的银杏,约摸着往少里说,也得有几百年的高龄了。

信步溜溜达达,来到颇具人气的成贤街,这是一条东西向的胡同,是京城内现存不多的古老街道之一。成贤街也是条很有文化底蕴的街,占尽了京城的“文气”。


街上共有四座高大的过街牌楼,国子监与孔庙就座落在这条幽静的胡同里


始建于元朝的国子监是元、明、清三代时期的最高学府,地位尊贵。清代的每一位皇帝即位,都需到此讲学一次。与国子监毗邻的是孔庙,孔子誉为中国古代著名的大思想家、教育家、圣人。孔庙内先师门内,奉有数排高大闻名遐迩的元、明、清三代进士题名牌石碑。

在国子监牌楼两侧的路北,立有下马石碑,用满汉文镌刻 “文武官员到此下马” ,以示对文化的礼遇与尊崇。

这是条极富老北京味道的胡同,老北京街道的代表标识齐聚在同一胡同里: 高大的槐树,宏伟的牌楼,朱门红墙大户,砖楼木门殷实人家,好像在京城也仅此一处了。


这儿有老北京原汁原味的胡同生活,安逸幽静,一位老人抱着三枚狗宝宝在门口晒着太阳,满眼慈爱,那画面温馨得让人止步不前。本想为其拍张照片,老太执意不肯,只有作罢。行走其间,现代与传统相融合的闲适气息扑面而来,北京地方小吃驴打滚儿的甜香混合着现磨咖啡的醇香,将人们的胃蕾催动得快速运转起来。


金碧辉煌的牌楼将车水马龙大街的熙熙攘攘完全拦在了外面,进到里面的只有返璞归真的自己。进到这里,可以与历经沧桑年华的国子监开展心灵对话与对望凝视、深思。

在胡同里有这样一户人家,没有朱漆大门,院落里却有一株果实累累的甜柿树,伴随着这家几代人的好光景。

胡同里有一家极有情调的咖啡屋,法式的装饰,角落里静立的书架,是一处难得的休闲歇脚的好去处。老板是一位来自成都的年轻人,煮得一手好咖啡,在北京成贤胡同坚持了12年。生意做得不温不火,每年交了房租和除掉一切开销之后,余利并不可观。但小伙子就是喜欢这个氛围情调,所以就坚持了下来,一直没有放弃而去转行其它。


整个小店被浓浓的现磨咖香笼罩,让人放松惬意,小小的咖啡店在古色古香的胡同里,在本土文化氛围里融进了现代气息,全然没有违和感,一切显得那么协调交融。

逛完胡同,乘车来到北海后门,过马路便是什刹海了。什刹海也被写作“十刹海”,是因为海子的四周原有十座佛寺,因而得名。将细长的水面称作"海" 或 "海子",原本是蒙古族的习惯叫法,一直就沿用了下来。


什刹海由三个水域组成,分别为西海﹑后海﹑前海,三海水道相通,水岸边风景旖旎迷人,是休闲游玩的好所在。

什刹海历来就是游览风雅胜地,素有 "三绝" 之美誉。何为 "三绝" ? 即: : 雅观赏荷品: 品美味烤肉眺: 眺望西山。


三绝中的 "雅" 是观赏荷花,清代有诗吟唱道:

地安门外赏荷时,数里红莲映碧池,

好是天香楼上座,酒阑人醉雨丝丝。


以想像在艳阳高照或飘着雨丝的盛夏时节,正是那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花中君子竞相吐艳之时的盛况。十一月的北京,虽然赏荷早已过季,但在瑟瑟秋风中,荷梗仍然挺直了腰干,留下金黄。那一片一抹,灿烂了湖水一弘。

位于什刹海东面的火神庙,即 “敕建火德真君庙”,这座庙堂始建于唐朝贞观六年(公元 632年),至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 


长期以来,火神庙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民俗风尚,最有影响的要数六月二十二日的火祖圣诞盛况。早年间,皇帝每年都要派遣太常寺的官员前往祭祀,形成惯例。 清末及民国时期,火神庙内连年举行中元法会,由大户人家出资建造巨大的 “普渡船”,在庙外甬道上焚化,引来观礼的人潮将甬道挤得水泄不通,为京城的一大胜景。


现在庙中依然香火鼎盛,做法事修善德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

这座万宁桥位于鼓楼大街的主要干道上,每天车水马龙地熙熙攘攘。万宁桥是座有历史的古桥,建于元二十二年(1285),原为木桥,后改为汉白玉石拱桥,桥的两侧建有汉白玉石护栏,雕有莲花宝瓶等图案。桥的功能是跨在什刹海入玉河的河道入口处,建有水闸,是元代时期大运河漕运的始点。


明清两朝对万宁桥都进行过多次修葺,石桥的特点是东西石拱上方各有一石雕螭状吸水兽,桥两侧石砌护岸,四边各有一只鹿角分水兽,趴在岸沿边对视着桥孔。这分水兽头顶一对鹿角,瘪嘴翘鼻圆眼,四爪张开,浑身披满大片鳞甲,模样凶悍。


四只分水兽的姿态不一样,桥东的两只爬在岸沿,头伸出岸边,形成伏岸望水的姿势,东面是下水方,取通过桥孔望水势的寓意;桥西的两只分水兽,是将头外伸,两只有吸盘的爪抓着垂直的岸边墙面,身体的一侧挂在岸沿外,大有了解水势,保一方水运平安之意。 

什刹海三绝中的 "品" 便是品尝烤肉了,来过北京的都知道北京烤鸭,殊不知北京烤肉也是一绝呢。烤肉最早是由蒙古族传入北京的珍肴,京城烤肉之最,当属百年老字号季家的烤肉。有一幅对联是这样写的:

客旅京华,问道季家何处?

香浮什刹,引来银锭桥边。


对联告诉我们,距银锭桥数十步处,便是百年老字号“烤肉季”。初始时期,烤肉在露天烧烤制做,充满野趣。鲜嫩的肉块儿肉串儿在炙条上翻烤,燃烧着的松木泛着松烟的香味,与羊肉的香味混在一起,飘散开来。食者一手执壶抿酒,一手啖肉,一边观赏桥畔的荷花。


后来这种烤肉的吃法,移到店内,四季皆宜,更增加了许多雅兴乐趣。不少文化名人、外国贵宾都曾在这里品尝烤肉,临窗频览,品味民情、民俗、民风、美景、美文。来北京的游客,倘只品尝了烤鸭、涮羊肉,未曾品味烤肉,绝对是一件憾事。

惟妙惟肖的吹糖人,一根根虾须都清晰如生。

憨厚可爱的兔老爷,总是一脸懵懂天真。

自清代起,什刹海就成为游乐消夏之所。三海碧波荡漾,岸边垂柳毵毵,远山秀色如黛,风光绮丽,为燕京胜景之一。

喜欢这些老物件,透着厚重与美好寓意,等着我们去发现它们身后的故事。

占什刹海三绝之首的 "眺" ,便是站在银錠桥上眺望西山了。说来也怪,人们站在北京城内的任何一块平地上,都欣赏不到郊外的西山。唯独站在与地面等高的银锭桥上,却可引颈西望,领略西山浮烟晴翠的绰约丰姿。


银锭桥始建于明代,已有500多年的历史,此桥状似一枚银锭,因而取名 "银锭桥"。桥将什刹前海与后海连接起来,横跨在两海的细细的颈脖处。面对的后海宽阔颀长的水面,构成了一个扇面形的视角,新街口一带没有高大建筑,西山便呈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银锭观山” 的美景是旧燕京十六大美景观之一,明代史籍对此已有明确记载,明代文学家李东阳曾喻此处为 “北京第一山水”。

西山之美是令人惊艳的,乾隆皇帝也曾吟咏不已,留下众多诗篇。其中一首诗曰:

银屏重叠湛虚明,朗朗峰头对帝京。

万壑精光迎晓日,千林琼屑映朝晴。


特别是在雨过天晴的夏日,天空碧空如洗,放眼西眺,但见西山郁郁葱葱,层峦叠嶂,大有令人心旷神怡之悦。

什刹海实乃上佳休闲之地,这里有游览欣赏湖光山色的游客,还有悠然自得的垂钓者,大家各得其所,其乐融融。


这儿藕风轻,莲露冷,断虹收; 还有正红窗,初上帘钩; 更有田田翠盖,趁斜阳,鱼浪香浮……

胡同里的朱漆大门,成了人们怀旧恋旧之地,这对新人也选择了朱红门,来作为婚照的背景吉祥地。

走了一小圈儿,欣赏到了叶影变幻呈现的风景,陶醉于古建的色泽与胡同人文。那些自然的绿黄红光影与建筑辉映交融,演绎着京城秋韵; 诠释着京城的别样风情。


身边的美景不可忽略,远方的风景亦不容错过。

作者简介:  作者蘇蘇(微名/笔名)为资深商务管理人士,出访世界各地,足迹遍布五洲六十国度有余。退休后笔耕不止,将各地见闻经历以摄影游记散文诗歌形式呈现,与读者分享各地的精彩故事。作品均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刊发公众平台,请尊重作者创作,维护版权,谢绝文字图片复制粘贴,谢谢支持发扬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