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说:当我们回到生活的原点,还原到素朴之地的生活,无非是“轻罗小扇扑流萤”,无非是“薄薄酒,胜茶汤,粗粗衣,胜无裳”,或者是“短笛无腔信口吹”,或者是“小楼昨夜听春雨”,任雨落风惊,自静水流深


一个行者向老和尚学习“道”,于是问老和尚:“您得道前,做什么?”老和尚:“砍柴、挑水、做饭。”行者问:“那得道后呢?”老和尚:“砍柴、挑水、做饭。”行者又问:“那何谓得道?”老和尚:“得道前,砍柴时惦记着挑水,挑水时惦记着做饭;得道后,砍柴即砍柴,挑水即挑水,做饭即做饭。”,行者豁然开悟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莫过于静水流深。它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人生哲学。我们寄希望于更厉害的道理来过好一生,殊不知真理往往简单,只是需要用一生去领悟

最深刻的道理就如同静水流深,看上去没什么,但正是大智所在。“我用一生的努力,才明白朴素简单最有力量。” 这是大钢琴家霍洛维茨用整个音乐生涯得出的体会。做事的最高境界,无非如此:安静,直接,本质。生活最迷人的, 就是人心的简单与质朴。越是简单, 往往能发挥出最震撼人心的力量

陶渊明辞弃归隐,住在一个宁静的村庄,因此有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独立人格。周敦颐拒绝官场腐败,才有了出淤泥而不染的洁身自好。王冕淡泊名利,留下了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的佳话

当一个人能透过纷呈的世相,探知到内在的本源时,那种真正大彻大悟的心境,便是静水流深。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美不在于金钱多寡,也不在地位高低。正如苏轼所说:“江山本无主,闲者是主人”。放眼窗外,也许寂静的枯枝正在冒芽;停下脚步,审视周边,也许路旁的野花开得正艳。我们从未停止遇见,只是习惯让我们视而不见


真正的学者就像田野上的麦穗。麦穗空瘪时,它总是高傲地昂着头。麦穗饱满而成熟时,它总是低垂着脑袋。所以,往往越是道行深厚的人,越懂得沉静谦卑。叶圣陶成名后去教书,经历栏只写了四个字“小学教师”。季羡林一生自称教书匠,“我的工作主要是爬格子”。杨绛低调至极,面对出版社的力邀时,她风趣回绝:“我只是一滴清水,不是肥皂水,不能吹泡泡。”

真正的修养是静水流深,胸中有万千丘壑却从不张扬,低调处事谦和为人。静水流深并非乏善可陈,而是简朴之中蕴含着更为丰富的质素。正如最动荡的美是安静的,最深刻的道理是简单的,最动人的味道是朴素的。抛却浮华,对世界的领悟才能流深。真正的安宁来自沉静自足的专注,真正的艺术源于用心打磨的纯粹,真正的修养在于不显山露水的品格,远离浮躁,自我的造诣才能流深。因此,一个人最好的拥有,莫过于静水流深。以静水流深之心与这个世界相处,与他人相处,与自己相处